Quantcast

紐時:快速工業化 中國環境退化成本巨大(圖)

2013-03-31 06:30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工人們在北京東部拆除一道牆,旁邊是一家電廠的煙囪在冒煙。中國的國企阻礙了反污染的政策。(圖片:紐約時報)

【看中國記者李仲陵編譯報導】據《紐約時報》3月29日(週五)報導,中國官方新聞本週報導說,2010年中國環境退化的成本約為2300億美元,為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5% -  是2004年的3倍。

該統計數據來自隸屬環境保護部的中國環境規劃院的一項研究。

2300億美元或15400億元人民幣的這個數字是基於對生態系統的污染和破壞所產生的成本,也是中國支付其快速工業化的代價。

在「IHS環球透視」研究公司的中國經濟學家阿利斯泰爾·桑頓(Alistair Thornton)說:「這直指中國的經濟挑戰核心:如何從過去30年的爆炸性增長,轉換成未來30年的持續增長。挖個洞再填回去,會給你GDP的增長,但不會給你經濟價值。在過去幾年中,中國的很多活動都是如此,一直在挖洞,再填洞。」

桑頓還說,(中國環境退化的)成本可能比環境保護部估計的還高。 2300億美元的數字是不完整的,因為研究人員並沒有一套完整的數據。桑頓說,要做這樣的計算是「非常困難的」。

與該環境保護部有關聯的一家報紙週一報導了這個2010年的數據,到目前為止,只提供了部分的研究結果。環境保護部在2006年開始發布環境退化成本的估計。雖然其最初的目標是做年度計算-被稱作「綠色GDP」,但環境保護部只是間歇性地發布統計數據。

全國各地迅速侵蝕的環境已成為很多中國人最關心的問題。今年1月份,中國北方的空氣污染達到創記錄的水平,遠遠超出了西方環保機構認為的危險水平,造成民怨沸騰。公眾的憤怒迫使宣傳部門的官員允許中國官方新聞機構對污染報告坦率一些。

中國在石油、電力等行業的國營企業一直阻礙傾向環保的政府官員實施減輕污染的政策的努力。

對水和土壤的污染也一直引人關注。在給上海提供飲用水的河流上發現了至少有1.6萬頭死豬,這敲響了警鐘。本週,官方中央電視臺報導說,在河南省的一個村莊,農民們使用從一家造紙廠排出的污水來種植小麥。但是一位農民說,他們自己不敢吃這些小麥。那是銷售到村外去的,也許最後會賣進城市,而農民用井水種植自己吃的小麥。

北京政府週四發布了一項為期三年的計畫細目,旨在抑制各種形式的污染。官方報導援引北京市市長王安順的話說,污水處理、垃圾焚燒和林業發展將耗資至少160億美元。

環境保護部在2006年表示,2004年環境退化成本超過 620億美元,亦即GDP的3.05%。它於2010年公布了 2008年的部分結果,總額約為1850億美元,亦即GDP的3.9%。一些國外學者批評中國研究人員在得到這些數字的計算中,不包括一些環境退化的重要量測。

已有共識認為,中國幾十年來兩位數字的經濟增長付出了巨大的環境成本,但增長仍然是優先地位,共產黨的合法性主要基於經濟的迅速擴大。德意志銀行上個月發布的報告說,目前的增長政策會導致在未來十年環境的持續急劇下降,尤其是考慮到預期的煤炭消費和汽車銷售的繁榮。

(譯文略有刪節,點擊看原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