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長江生態到了最危險時候 院士:禁漁十年(圖)

2013-03-29 20:28 作者:章若琳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曹文宣院士
著名的魚類學家曹文宣院士

【看中國記者章若琳綜合報導】4月1日起長江宜昌段葛洲壩以下水域將禁漁三個月, 這是長江流域第10年實行禁漁制度。相關數據表明,長江水生生態資源衰退趨勢仍未得到遏制。著名魚類生物學家再次提出長江全面禁漁10年、讓部分漁民轉產轉業上岸的建議。然在污染日益嚴重下,漁民上岸就能遏制長江水生生態資源衰退的趨勢嗎?

禁漁10年 資源衰退未得到遏制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導,從4月1日開始,長江宜昌段葛洲壩以下水域將開始為期3個月的春季禁漁,涉及水域的漁船將全面停止捕撈作業。禁漁範圍涉及沿江雲南、貴州、四川、重慶、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蘇、上海等10個省(市)。
  
儘管長江流域採取春季禁漁制度已經十年了,但相關數據表明,受多重因素影響,長江水生生態資源衰退趨勢一直都未得到遏制。是什麼原因造成目前長江流域魚類資源下降如此嚴重呢?中科院院士、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所長趙進東認為:除了水利設施,江河的污染,濫捕濫撈是很大的原因。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的魚類學家曹文宣也再次呼籲實現長江全面禁漁10年。

全面禁漁,意味著不僅僅是春季,而是全年禁漁,禁漁10年。曹文宣接受《東方早報》記者專訪時表示,「長江漁業資源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一年365天天天禁漁,而不是一年三個月禁漁。」曹文宣指出,長江中下游漁業資源已受到嚴重損害,酷漁濫捕是損害資源的最直接、最重要因素。

但不少民眾反應,長江水生生態資源衰退主要的原因是政府常年忽視長江沿岸嚴重的環境污染,為了政績,官商勾結,對污染企業不作為,罔顧民眾營生,造成大量魚類死亡滅種,以致無魚蝦可補,不治理污染,即便全年禁捕魚,滿江毒水何奈?

《楊子晚報》曾報導,南京市區60公里處的棲霞區龍潭街道靖安鎮聯盟村周圍有七家污染企業,每天偷偷排放工業廢水到附近的河中,導致大量污水直接流進長江。為了測試河水被污染的程度,該報記者買了兩條活蹦亂跳的大鯽魚放入裝滿污水的桶裡,不到十分鐘兩條魚就漂浮在水面上死掉了。

世界自然基金會中國分會漁業項目負責人王利民表示,人類活動令水環境變差,其表現很多,雖然沒有證據表明哪個是禍首,但污染無疑是主因之一。

全面禁漁,漁民生存問題何解?

那麼,全面禁漁對於生活在長江沿岸的14萬漁民來說意味著什麼呢?曹文宣對早報記者稱:就是不禁漁,漁民們的生活也難以為繼了。漁業資源如此快速地衰減,從漁人口也必然在減少。實際上有很多漁民的生活是十分困難的,像洞庭湖的「天吊族」,祖孫三代同住一條小船,完全「以船為生」,我們叫「一船的文盲、一船的血吸蟲病患者、一船的超生戶、一船的貧困戶」,他們大約有8000戶,兩萬人,生活極其貧困。這樣的漁民,早該上岸定居、轉產轉業、移民安置了。

曹文宣院士坦言,長江漁業資源及生態環境已經供養不起如此眾多的捕撈漁民,迫切需要讓部分漁民轉產轉業上岸。

據《東方早報》3月26日報導:2009年長江流域污水排放總量為333.2億噸,比2003年增加21.9%,排污主要集中在太湖水系,洞庭湖水系,長江湖口以下干流,宜昌至湖口、鄱陽湖水系,宜賓至宜昌和漢江地區,佔2009年排放總量的80.1%。據統計,長江沿岸約有40餘萬家化工企業,此外還分布著五大鋼鐵基地、七大煉油廠,以及上海、南京、儀征等石油化工基地。化工產業對於長江岸線的侵佔,在下游尤其明顯。近年來的調查表明,長江已形成600公里的岸邊污染帶,其中包括300餘種有毒污染物。

網民質疑道,洞庭湖的「天吊族」以捕魚維生世代生存了那麼久,難道讓漁民都上岸轉業到各地污染企業工作,就能解決魚類資源枯竭的社會問題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