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老人過年仍早出晚歸擺攤:只為找人說說話

2013-02-10 14:1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當普通家庭過著溫馨生活時,有這樣一些人因為各種原因長期缺少家人陪伴,成為失陪一族,他們有的是兒女忙於工作的空巢老人,有的是年幼的留守兒童,有的是敬老院裡的五保老人。新春佳節,記者走近這些群體傾聽他們的聲音。

空巢老人「一個人空房子呆不下去」

臘月裡,忙著置辦年貨的路人行色匆匆,在安徽省地質測繪技術院內,83歲的楊嬋老人仍然像鐘擺一樣每天上午9點準時「出攤」,賣著親手納的鞋墊。除去中午吃飯,她會一直呆到晚上6點多回家。

過年別家忙,我一個人沒啥可忙的。」自從2006年老伴去世後,老太太一直獨自住在技術院的家屬樓裡,3個兒子因為工作忙很少回來探望,偶爾會打個問候的電話。老人多年擺攤只是為了找個人陪自己說說話。

「兒子們很少給生活費,除夕回來吃完晚飯就走了。」老人並不抱怨,只是在說起早逝的女兒時,淚流不止,「女兒在的時候,經常回來啊,跟我說個不停,現在呢,一個人一個空房子呆不下去啊。」

老太太告訴記者,為了能遇到更多說話的人,自己一有時間就納鞋墊,然後選在大院門口人流量最大的地方擺攤,這樣一天下來能認識不少人,很充實。

採訪結束時,她站在二樓的陽台上不停地揮手道別,記者走出大院時,忽然聽到後面傳來「等一等」的聲音,一個瘦小佝僂的身影喘著氣趕來,手上拿著親手納的鞋墊,緊緊握著記者的手說:「這是給你的,春節後再來啊,多給你們講講我的事。」

留守女孩「電話裡媽媽說回不來」

「媽媽,你怎麼還不回來?」說完這一句,8歲女孩小董緊咬下唇,淚水在眼睛裡打轉,手握電話卻說不下去了。

小董是安徽省淮南市工農小學一年級的學生。從兩歲起她就跟著爺爺奶奶生活,平時只有暑假與春節才能見到父母。這兩年因為單位假日加班費提高,小董的媽媽春節沒再回來過年,只有爸爸會回來陪她幾天。

「別的同學有媽媽陪,家裡好熱鬧,可我媽媽卻回不來,我一點都不想過年了。」小董失望又難過地說。

小董奶奶告訴記者,孩子很早就在為媽媽回來做準備。她學習刻苦,期末語文考了100分,數學考了99分,想給媽媽個「驚喜」。放假不久,就歡天喜地把寒假作業寫完了,只等過年專心陪媽媽。可今天電話裡聽說媽媽不回來,半年來的期望瞬間沒有了,一下子變得很沉默。

小董的班主任介紹,沒有父母陪伴的留守兒童還有不少,多數像小董這樣內向、不愛說話,還有的非常調皮搗蛋,其實內心是想引起老師和家長的關注。「家長們也是為了家,想多掙點錢,所以春節才不回來。只是,這麼小的孩子太需要父母的陪伴了。」

敬老院老人「想要一張外孫現在照片」

春節的腳步近了,窗外震耳欲聾的爆竹聲在63歲的胡月英聽來並沒有什麼特別,她如往常一樣反覆擦拭著床頭的十張女兒及家人的舊照片,只是在這樣的日子,心中的想念更沈重了。

生活在安徽省岳西縣板舍敬老院的胡月英,唯一的女兒在10餘年前遠嫁他鄉,她帶進敬老院的最珍貴的物品,就是床頭的這些舊照片。

一寸的,七寸的,彩色的,黑白的,放在胡月英床前的有女兒不同年齡段照片,還有遠房親戚的照片,都是老太太儘可能收集的。不少照片因時間久遠已經泛黃,個別黑白照片甚至已經損壞得看不清楚了,但老太太仍然當成寶貝,小心翼翼地擦拭得一塵不染。即使是侄兒結婚時的請柬,她都珍藏著,掛在門邊,每次進出時瞅上一眼。

「都喜歡有小輩們陪著,有一年,志願者來陪過農曆小年,可把他們高興壞了。」敬老院裡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不僅僅是這裡,村中許多老人因為孩子常年在外打工,同樣缺少陪伴與關愛,擦照片和等電話是老人們的精神依靠。

如今,胡月英的外孫已經10歲了,老人每年只能見到兩次。她說:「孩子忙,來不了,我就想要一張外孫現在的照片,以後能天天看著就好。」

来源:新民網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