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保安煤柱「合法」開採?湖南村民將繼續維權

2012-10-24 21:59 作者:楊蓉真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記者楊蓉真/王蕾採訪報導】湖南省漣源市青樹二礦違法開採「保安煤柱」導致青樹村生態環境嚴重惡化,當地居民的財產和健康權利遭到嚴重破壞。日前,漣源市政府工作人員稱青樹二礦開採「保安煤柱」得到了漣源市政府、市煤炭局批准,屬於「合法開採」的行為,對此,青樹村村民要求漣源市政府、市煤炭局出示正式的文字依據。

「保安煤柱」系「合法」開採?

10月12日,青樹村村民代表前往漣源市政府約見相關工作人員,因為信訪處理期限已過,村民們要求漣源市政府方面拿出解決問題的實際方案,但漣源市政府工作人員竟稱青樹二礦開採「保安煤柱」得到了漣源市政府、市煤炭局的批准,屬於「合法開採」的行為。有村民事後表示,要求漣源市政府、市煤炭局出具正式的文字依據,證明青樹二礦開採「保安煤柱」的行為是經由市政府、市煤炭局授權進行開採的。

村民代表謝冬青表示,如果青樹二礦違法開採「保安煤柱」的行為是漣源市政府、市煤炭局批准的,那我們這些村民由此造成的損失就應當由漣源市政府進行賠償。謝冬青說:「‘保安煤柱’是法律嚴格禁止開採的,如果要開採,必須事先徵求礦場所在地受影響地區的居民同意,將當地居地全部移民,才能進行開採。」

長期關注湖南漣源青樹村村民環境維權的作家馬蕭表示:所謂的「保安煤柱」是一個專業的法律名詞,是指維護地面居民正常生產、生活和生態環境的靠近地表的煤層。「保安煤柱」一旦遭到破壞,將不可避免地影響到受影響地區的地下淡水資源流失、地面表層的陷落,水田、水井、池塘、河流的乾涸,以及地面居民的房屋及其附著物、地面企業等建築物、橋樑、公路的沉陷等等,並且這種影響是永久性的,無法恢復,社會危害特別大,因此大陸的法律規定「保安煤柱」是嚴格禁止開採的。

針對漣源市政府工作人員稱開採「保安煤柱」系「合法」一事,《看中國》記者致電漣源市政府詢問有關工作人員的態度,市政府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你是媒體,應當與宣傳部門聯繫。記者致電漣源市宣傳部門,但電話始無人接聽。記者致電漣源市煤炭局局長吳兆龍,先是沒人接聽,再打過去,手機顯示已關機。

縱容煤礦違法開採 地方政府責任重大

對於家鄉的環境破壞和污染狀況,已經定居湖南省會長沙的青樹村村民、長沙高橋大市場漣源商會會長梁連前表示:「我對家鄉因為煤礦開採造成的污染和破壞感到非常痛心,這個社會太黑暗、太不公平了。」梁連前表示對地方政府及其官員已經失去信心。

梁連前認為,之所以造成目前這種局面,是國企私有化以後,地方政府及當地的礦場主瘋狂追求財富造成的惡果。梁連前說:「地方政府的官員說青樹二礦是一家鄉鎮企業,他們的意思是說鄉政府承包了這個煤礦的開採權。現在我們家鄉的村民喝的都是黑水,也就是受到煤礦污染的污水,這個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村民的稻田現在也已經完全不能耕種了,礦場雖然賠了一點錢給村民,但是都是按照煤礦老闆的意思,他願意賠多少就賠多少,去找地方政府,也沒有什麼用,政府官員從來不會承諾一個具體的時間,也不會解決實際問題。」

村民謝冬青表示,地方政府及其官員的態度和工作作風是一貫的,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謝冬青說:「我們現在準備在十八大之前赴北京進行投訴,絕大多數村民都支持我們的維權行動。」據悉,當地政府已有所耳聞,放出風聲,威脅村民要將準備赴北京環境維權的村民全部拘留起來,直到十八大結束。因此,村民們此次維權行動能否得以成行尚且是個未知數。

村民生活用水困難 政府承諾永不兌現

目前,青樹村受影響村民的生活用水問題是一件大事,但當地政府和青樹二礦連這些最基本的生存問題都未能解決,謝冬青說:「以前的楓坪鎮黨委書記李正祥在2009年3月份就當著村民們的面拍著胸脯說將在年內一定解決村民的生活用水問題,但是,李正祥在當年下半年就調離了楓坪,而現任的楓坪鎮黨委書記曠慶賢在今年上半年說在10月份之前將自來水安裝到青樹村的每家每戶,現在10月份已經過了一大半,到現在為止連一滴水的影子都沒看到。不久前,我們的村民去找曠慶賢,他們又說在2013年春節之前解決村民們的飲水問題。」

謝冬青認為現在的政府官員官僚主義作風太嚴重,已經很難得到群眾的信任,他說:「他們總是在畫餅,吊群眾的胃口,拖到他們上調高升了,又由繼任的官員繼續畫餅,總之,群眾的需要他們從來都不會去考慮,現在的官員都是這樣搞的。」「不過,現在的群眾也不太那麼好騙了。」謝冬青說。

對此,梁連前也指出,沒有水是村民生存的很大問題,他說:「這也是我不想再在家鄉居住的很大原因,因為沒有水喝,都是黑水,二是水田也無法耕種了。」據村民講,過去青樹是青山綠水的,環境非常好,很適合宜居的。對於目前地方的實際狀況,梁連前意有所指的說:「過去有一句俗話,叫‘衙門八字開,有理沒錢莫進來’,現在處於弱勢的村民根本無法和地方政府官員、礦場老闆去講道理,我對家鄉是徹底失去信心了。」

利益均佔成官場共識 制度改革勢在必行

為什麼青樹二礦違法開採這麼年,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加以制約?梁連前認為官商勾結、利益共享是根本原因。「根據我的分析,當地政府及其官員在其中佔有利益和股份是極有可能的,為什麼呢?如果地方政府及其官員不佔有股份,沒有利益衝突,他們肯定會為群眾說話,至少會站在比較客觀、公正的立場上,但他們在其中佔了好處,有了利益,就不會為群眾說話了,因為這實際上就是在損害他們自已的利益,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的。」

梁連前表示,漣源市委常委謝永東的弟弟曾經託人找過他,要他到青樹二礦入股,梁連前說:「我曾經也考慮過,但我已經在省城定居,不想再回去,我已經出來了,所以我沒有答應。」對老家村民的維權行為,梁連前表示完全支持,他也因此受到了來自各方的壓力,他說:「有人向我做工作,說我已經出來了,這個礦場的污染和破壞對我個人的影響不大,叫我不要再管家鄉的事情。」

但梁連前同樣也表示了自已的憂慮,他說:「這個事情其實涉及的利益並不太大,但是拖了這麼久地方政府都沒有給一個明確的答覆,所以我估計很難得到解決。」他認為,這樣一級一級向上面反映也不會有太大的結果,「因為這個社會太黑暗了。」

據悉,今年3、4月間,青樹二礦的老闆謝建業找過謝冬青,要求和他私下解決問題,像以往所做的那樣,被謝冬青拒絕了,謝冬青給出自已的理由:「我沒有答應他,因為以前我找你(礦場)的時候你們從來不給我解決問題,現在我要向上面反映問題了,你就要來和我解決問題了,這不可能,因為這樣群眾會有意見。」

老家湖南、現居北京的獨立作家馬蕭認為,這個礦場從違法開採、礦藏資源收入的分配、無法彌補的環境污染和破壞、政府公權力的強勢介入、當地無權居民艱辛的維權歷程、公平正義的制度性缺席,正是近二十年以來中國大陸所謂的「經濟改革」整個過程的一個微觀縮影。馬蕭說:「‘經濟改革’如果不是以人權作為著眼著點和出發點,最終都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從某種意義上講,中國大陸近20年來的所謂‘經濟改革’在政治方面進行評估應當是被基本否定的,現在的人們已經開始為過去20年來的所謂‘經濟高速發展’承擔代價,而這僅僅才是一個開始。」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