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反洗腦」運動 新的巨大訊號(二)(圖)

2012-10-03 23:09 作者:張正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喝停國民教育
港人抗議洗腦教育

【看中國記者張正採訪報導】今年香港政府擬在全港中小學推行國民教育課,最終引發全港民眾的「反洗腦」浪潮。這場反洗腦運動,引發了海內外華人關注和省思。《看中國》專訪了著名民運人士、美國民主大學校長唐柏橋先生,他從97回歸後的反23條立法、李旺陽事件至今,深入分析了香港的這場反洗腦運動帶來的意義。本文接續前篇他的講話內容:

大陸內地與香港對洗腦教育兩極態度

香港一百多年,一直是處於一種基本上是自由的社會。民主化程度不高,但是自由。有民間的報紙啊,工會啊,結社啊,各種自由,在西方有的自由它基本都有。是一種西方式的高度獨立的法治社會。

你要是美國政府搞一個洗腦教育,國民教育,做宣傳那種,美國人肯定不答應,因為它一看就看出來了。香港那個洗腦教材,香港人一看就看出來了,極為反感。因為明顯是不符合事實,明顯是說假話。所以香港人是不能接受的。而因為大陸人已長期被洗腦,所以香港人跟大陸人的反應就不一樣。

它裡面有些話,大陸人看著挺正常的,大陸人天天被洗腦。它說,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民主制度跟西方人的民主制度不太一樣,我們採取的是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他們是議會制,我們跟他們不一樣,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

這句話不仔細看的話可能覺得沒有什麼太大問題,他寫的很溫和,很中性的,但是香港人很清醒,他一看就覺得問題很大,第一你怎麼能說你是民主制度呢?而我們大陸人並沒有牴觸,我們在大學裡面說不是的話,可能會被開除,說你進行反革命宣傳煽動了。但是香港人認為你豈有此理,你竟然說中共是民主制度,你明明是專制獨裁政權。他們接受不了,他們知道真相。所以你說的那一套我們在大陸從小聽慣了,他們聽起來很不習慣,他們覺得太荒謬了,我們(大陸內地)認為很正常,他們(香港)認為很荒謬。

香港人無法接受的謊話:為人民服務的政府

第二,你說你們實行的是不像其他西方國家一樣,你們是為人民服務的。香港人更火了,他們認為你什麼為人民服務啊,西方民主政府才是為人民服務的。西方政府是選出來的,選出來當然是為人民服務了,不為人民服務給你選下去。所以美國政府當然是為人民服務的。但是它那個國民教育裡面寫的,不像西方社會,不像西方政治,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那言外之意就是西方不是為人民服務的。

它沒有直接說,西方是少數人的政治,因為在大陸我們學的教材,所謂三權分立,其實後面還有一個大老闆,就是錢老闆,他們都是為了有錢人服務的,不是表面上好像是為人民。那種話它在香港不敢說,它那麼說,香港人就更反感了。

它說我們跟西方不一樣,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那香港人就看出來了,肯定是說其他國家人不是為人民服務的。這裡僅是舉個例子,就是他們寫的跟大陸教材,已經根據香港的地區情況作了大幅度的調整了,很溫和了,用語用詞都是港澳語言,但是香港人還是接受不了。

所以在這點上我感觸很深,香港的抵制是很正確的。我們(大陸內地)洗腦多嚴重啊,被黨文化無形中洗腦的多嚴重啊。編國民教育的很多都是大陸的,北京師範大學的教授啊什麼的,都是國內的教授。香港的教授覺得豈有此理,國內的教授肯定是編出來洗腦的東西,所以他們就是反對這個東西。

中國很多老百姓難以理解,這個事情你也小題大做。其實不是。舉個例子吧,如果說你在一個社區裡面天天說髒話,而這個社區也不怎麼樣,其他人也這樣說,大家就習以為常。當你突然跑到一個高尚的好區,一個文明社會,教育程度很高的地方,這裡的人從來不說那種帶髒字的,你突然說句髒話,這裡的人會接受不了,會對你群起而攻之。

所以同樣的道理,你在大陸說謊話,給人們洗腦,大陸人已經習慣了,大陸文明程度不高。你跑到香港去,香港人一下受不了,就是這麼一回事,所以反差特別大。通過這件事情我也深有體會,香港和大陸的文明程度有多大的差距,香港人這麼反抗太天經地義了。

有一篇文章寫的很精彩,我們要求的是不允許洗腦,而不是允許不洗腦。話裡面有很大的內涵。一個是不允許洗腦,還一個是允許不洗腦。香港人說我不是在爭取允許不洗腦,我們爭取的是不允許洗腦。這句話就反映出一種奧妙,我們不允許你洗腦,意思就是沒有條件的。允許不洗腦這句話是針對梁振英說的一句話,說我們不強行要求每個學校必須開國民教育課,可以根據每個學校自己決定。香港的市民說,不能讓他自己決定,就不可以,沒有這個選擇。

比方10個學校有九個學校選擇不執行,有一個學校選擇要,意思就是香港政府還是同意的,那老百姓就是不能給他這個選擇,選擇洗腦教育也不可以!這個話就非常明確了。這個裡面中共玩一個花招,這麼做的話,很可能就大家都選擇,因為香港政府給學校有撥款的,比如你這個學校你選擇不搞國民教育,我給你少撥點款,慢慢給你顏色看,然後大家都選擇了。

海外華人被洗腦或更甚國內

在美國,我們仍然天天面對被洗腦,那個中央電視臺在各種超市各種餐館,都在放中央電視臺的CCTV的節目和中共出資的中文電視。然後這些電視臺天天播放一些給人洗腦的東西,他們請那些評論員,天天在法拉盛給這些已經離開中國的華人繼續洗腦。但是香港人抵制洗腦,其實美國法拉盛的人更應該抵制。因為你已經到了美國了,完全獨立了,跟中共一點關係都沒有了。法拉盛的人比香港人更有資格,更應該抵制這種洗腦教育。

所以紐約法拉盛的華人,全世界的華人,法國巴黎的華人,英國倫敦的華人,這些華人都應該站出來向香港人學習,反洗腦,抵制洗腦。我們也希望爭取美國政府和民間的支持。香港人反洗腦教育全世界都認為是正確的,我們華人也認為是正確的,香港人不接受共產黨的毒害。那我們法拉盛的人也應該不接受共產黨的毒害。

好不容易離開了中國了,能夠自由了,結果一天到晚又被共產黨洗腦,你看現在法拉盛很多人被洗腦洗成什麼樣子了,比大陸還要糟糕。在大陸還可以接受不同的信息,他可以通過翻牆軟體看到很多。大陸畢竟網路上還有一些東西,是挑戰政府的,民間有一些。

在法拉盛你看不到這些東西,看到的都是中共中央電視臺的,全是說中共好的,全是中共洗腦的東西。在大陸還有很多民間的東西,微博啊,很多東西。法拉盛有些人很忙,一天到晚哪有時間看微博啊,有時間只能看中央電視臺了。他們腦子被洗的歷害,所以,有的法拉盛人像神經病一樣。

洗完腦以後,這些人一天到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比如,法拉盛有一個律師,他的廣告裡面直接就寫我們不要跟美帝國主義配合。他說美帝國主義,他們經常這樣幹。他們在法拉盛社區直接這麼說的,這是他們在網站上的廣告。他就用的美帝國主義這個詞。用這個詞明顯的把美國當對立面,因為你用帝國主義這個詞的時候,你本身就是有譴責的口氣。而他們忘了,他們不願意生活在自己的祖國,是美國收留了他們,並給他們提供了發展的機會。所以這個,真的讓我非常感觸。

在香港反洗腦教育以前,我在公共場合看到洗腦的東西我沒有那麼厭惡。但現在就香港這次事情以後,我在法拉盛商場或者什麼商店,我看到中央電視臺那些解說以後,非常厭惡。因為我很抵制。我還有這個防禦能力,免疫能力,但大多數人沒有。他們看了以後無形中就慢慢中毒了。所以這些東西你看多了,真的腦子會壞掉的。

前幾天中央電視臺的張召忠又出來了,中文電視播的海峽兩岸的一個專題,中央電視臺的,那個張召忠是所謂的軍事專家,他評論釣魚島的事情。聽了讓人想砸電視機。一天到晚在那胡說八道,全在那胡說八道。那張召忠,這個被網民戲稱為挺誰誰死的人,現在直接挺中共了。很多人說他這次挺中共了,中共可能快完了。

中共洗腦有幾個方面。第一,關於愛國主義的,民族主義的洗腦,說美國日本這些國家,亡我之心不死,意思是要亡中國的感覺,要讓中國人過的不好,這個在許多中國人的腦海裡面都有這種思想的。

你可以說美國可能亡共之心不死,或者更準確一點說亡專制之心不死,但是美國沒想讓中國人過的不好,美國也沒有想要巴基斯坦人過的不好,美國人也沒有想讓俄羅斯人過的不好,美國只想讓那些獨裁者過的不好。所以說這個是兩回事。

美國人沒有想要日本國的不好,他在二戰的時候跟日本打了那麼大一場仗,原子彈都放了。但是二戰以後,美國人幫日本建起來了,強行要求日本實行民主化。現在獲益的不是日本人嘛?美國人有什麼理由想要中國人過的不好呢?是吧?美國人從來沒跟中國人打過仗,而且在二戰的時候是中國的盟友,在歷史上都有很深的淵源,應該是友軍。所以這個洗腦很害人。

他們這樣做的原因,就是把西方的民主社會都妖魔化,把歐洲啊,所有的民主社會,所以讓民主社會的價值觀也妖魔化了,他們主要目的是這個。這樣的話,中國民眾對民主制度就不會產生那麼強烈的渴望。

待續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