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名列「揚州八怪」鄭板橋其實一點都不怪(圖)

2012-09-08 13:30 作者:顧農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揚州八怪」中鄭板橋(1693∼1765)詩書畫三項全能,水平甚高,名氣最大,但這個人其實並不怪。他既相當傳統,又有些地方比較超前,是個正兒八經的藝術家;倒是「八怪」中另有那麼一兩位確實有點怪怪的。

板橋雖是「康熙秀才雍正舉人乾隆進士」,卻一點不迂腐,甚至還有點現代人的氣息,例如他拋棄官職跑到揚州來賣畫,靠專業技能、知識產權過日子,這一點相當超前,因此也就很容易為二百多年後的現代人所理解。他賣畫時有自訂的「潤格」,明碼標價,並特別說明不收禮品,只要現錢,因為君之所贈未必僕之所好,還是用貨幣來交易為好。這也大有道理,合於現代人的思路。

先前板橋當過幾任縣太爺,他審理民事案件非常合於人情物理,大得人心。有一次一位公公跑到縣衙來控告兒媳婦,說她竟然私自跑回娘家不肯回來,請求法辦。不是丈夫而是公公來告,事情已經有點明白了,再一查問,更加清楚,於是板橋大筆一揮,判道:

婦必戀夫,爾子相待果好,焉肯私自歸家?應爾子以禮去喚。不必控。

以調解為主,既分清了責任,也沒有直接批評這位專橫的公公,給他留下了面子——如此處理比較便於問題的解決。處於弱勢的小媳婦鬧情緒應「以禮去喚」,何等有人情味!這樣的縣太爺自然很得人心。

板橋判案子的檔案現在還可以看到若干。人們太喜歡他的書法了,就千方百計把他那些隨手寫下的文牘弄出來加以珍藏——其中的字比他後來賣錢的那些寫得還要有味道,早已成為珍貴的文物。二十多年前出過一個影印本(《鄭板橋判牘》,文物出版社1987年版),讀來非常有意思。例如《判牘》中又有一則道:

爾有銀錢四?七錢,非貧士可知。束修應聽學生按季自送,何得借完糧名色橫索?不准。

看來此案的原告乃是一個勾結基層頭頭的財迷塾師,既搞亂收費而又惡人先告狀;為官正派的板橋毫不留情地予以揭露,正告他:學費「應聽學生按季自送」,不得非法橫索。板橋站在弱勢的窮學生及其家長這一邊。考慮到學生將來還要跟塾師讀書,所以沒有懲罰他,只是駁回其無理要求。

鄭板橋固然當過官,而人們更熟悉的是他作為一個藝術家。那麼他的文藝思想如何?應該說也是很正派的,毫不怪異,因此也很容易為今天的讀者所理解。試看其《賀新郎.述詩二首》其一:

詩法誰為準?統千秋姬公手筆,尼山定本。八斗才華曹子建,還讓老瞞蒼勁,更五柳先生澹永。聖哲姦雄兼曠逸,總自裁本色留深分。一快讀,分倫等。

唐家李杜雙峰並,笑紛紛詩奴詩丐,詩魔詩鴆。王孟高標清徹骨,未免規方略近,似顧步驊騮未騁。怪殺《韓碑》揚巨斧,學昌黎險語排生硬。便突過,昌黎頂。

最高的標桿乃是周公孔子;他又強調創作應當講究本色,才華是很好的東西,但一遇本色,便黯然失色。板橋早年有一首七古《偶然作》,開頭便道:

英雄何必讀書史,直攄血性為文章。
不仙不佛不聖賢,筆墨之外有主張。

值得注意的是,板橋既強調「直攄血性」,同時又很重視「經世」,講究作品的社會效益,這一點在《賀新郎.述詩二首》其二中說得最為分明,其上片云:

經世文章要,陋諸家裁雲鏤月,標花寵草。縱使風流誇一世,不過閑中自了,那識得周情孔調?《七月》《東山》千古在,恁描摹瑣細民情妙。畫不出,《豳風》稿。

標準還是「周情孔調」,要像《豳風》的作者一樣關心民情,同情下層,這才有益於天下之治。他反對一味風雅,「閑中自了」,就此還作過自我批評,說自己青年時代寫過一些閑花草,現在深感愧對杜甫(「回首少年遊冶習,採碧雲紅豆相思料。深愧殺,杜陵老。」)。在這些地方,鄭板橋崇高的社會責任感流露無餘。這樣的責任感其實是任何時代的文藝家都應該具備的;「閑中自了」,總歸意思不大。《板橋自序》說,杜甫的詩「皆絕妙,一首可值千金,板橋無不細讀」,又說「嘆老嗟卑,是一身一家之事;憂國憂民,是天地萬物之事,雖聖帝明王在上,無所可憂,而古往今來,何一不在胸次?嘆老嗟卑,迷花顧曲,偶一寓意可耳,何諄諄也!」他胸懷天下古今,關心民間疾苦,同情弱勢群體,在畫竹的題詩中曾明確提到;只是「憂國憂民」這樣的話不能說,那時文字獄正搞得很厲害。

鄭板橋在書畫藝術上敢於大膽創新,取得很大的成就,他的思想作風一如杜甫,大抵是典型的儒家人道主義,民胞物與,有一顆博大的愛心,遂能一身正氣。如果一味以「怪」取勝,或只是「迷花顧曲」,那就根本成不了什麼大氣候,更不可能成為鄭板橋這樣的大師。

来源:香港文匯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