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菲律賓「鞋都」變「水城」(組圖)

2012-08-11 12:1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週二,馬里基納附近的帕西格河。預計馬尼拉周邊約有200萬人受災。

菲律賓馬里基納——馬里基納市因鞋匠而出名,他們手工製作的鞋子是當地的驕傲。馬里基納的鞋子博物館裡陳列著歷任菲律賓總統的鞋子,包括伊梅爾達·R·馬科斯(Imelda R. Marcos)收集的3000多雙鞋子中的800雙。馬里基納河中的一條駁船上,矗立著兩尊巨大的鞋子雕塑,而市政官員所稱的世界上最大的功能用鞋子——長達4.6米——也在當地的一家商場裡陳列著。

在旱季,遊人可以沿著河邊的人行道散步。但在眼下的時節,天一直下雨,看上去永遠不會停,馬里基納就因洪水出名了。


馬里基納河上一艘駁船證明鞋子對這座城市的重要,那裡已完全被水淹沒。

接連幾場暴雨加劇了本來就強勁的季風雨,目前,馬尼拉和周圍省區的部分區域已連續數日被淹沒。據估計,首都和周圍的15個省區有約2百萬民眾受到洪水的影響。自7月末洪水爆發以來,至少有72人在洪災中喪生。

馬里基納位於馬尼拉的東部邊界,所在山谷有一條大河和幾條小溪,這使得它成為了該地區洪水最多發的地方之一。坐在行駛於馬里基納河之上的市郊通勤列車俯瞰,洪水肆虐的程度便一目瞭然。

河岸已經消失,很多地方已全然看不出河流的模樣。清晰的河床線本來在高出水面的列車之下蜿蜒伸展,而現在,眼前只有一片廣闊的水域,棕褐色的湍流夾雜著碎屑洶湧奔流。在一些地區,通過諸如籃筐頂端之類的地標,我們可以知道哪些地方原本是陸地。而另一些地區,大水吞食了整個街區,把它們變成了水中城。

眼前有一排無人打理的修鞋鋪子,約60厘米高的棕褐色洪水已沒過了它們的地板。載有鞋子雕塑的駁船停在河面中央, 已經嚴重毀壞、覆滿淤泥,跟這座城市差不多。河岸人行道也被洪水淹沒,周邊全是被疏散的民眾,他們在學校、教堂和政府建築裡尋求庇護。

通往馬里基納河的一條道路現在變成了一條水深及腰的運河,週四下午,一行被疏散的民眾緩慢向前移動,正在從一個被淹沒的街區轉移到地勢較高的地方,景象堪稱怪異。一條彩色的大型充氣海灘救生艇上坐著一個12歲的小男孩,正在玩掌上遊戲機,而他10歲的妹妹抱著一個嬰兒,嬰兒穿著乾淨的白色連襪睡衣。

他們的家在馬里基納河附近,在家中二樓滯留數天後,他們的父母得出結論,搬到親戚家等洪水消退的時候已經到了。六個面容嚴峻的光膀子男人拉著這條碩大的玩具救生艇,艇裡的孩子們穿戴乾淨得體,一點兒也沒沾上水,周圍則是被洪水淹沒的棚屋和令人難以忍受的貧困 。孩子們旁邊放著碼放整齊的名牌行李箱和背包。

在水邊等著的是他們的父親,他坐在一輛新款的豐田蘭德酷路澤(Toyota Land Cruiser)裡,準備把孩子們送往地勢較高的親戚家。這個不願透露姓名的父親說,他和十幾歲的兒子會留下來看守被洪水圍困的家,繼續住在家裡的二樓。

週三,一名高級政府官員重複了許多被圍困的疏散民眾——他們中的大多數也遭遇了2009年的洪災——一直以來的說法:洪災在馬尼拉已成慣常之事。據政府救災機構透露,2009年,颱風「凱薩娜」(Ketsana,當地稱為Ondoy)和颱風「芭瑪」 (Parma) 在一個星期之內相繼來襲,致使超過9百萬的民眾受災,929人喪生。

菲律賓環境與自然資源部長拉蒙·帕赫(Ramon Paje)說,「應對氣候變化帶來的衝擊,唯一的辦法就是接受最近發生在我國的新情況,如劇烈的天氣變化、強降雨以及漫長的旱季,視它們為‘新常態’。」

埃莉諾·羅佩羅(Eleanor Ropero)說,對她和家人來說,逃離洪水已經成了惱人的常事,她的家鄰近洪水氾濫的馬里基納河河岸,至今仍在90厘米深的水下面。週四,羅佩羅有氣無力地待在一個悶熱的疏散中心,和三個子女以及兩個孫子女在一起。她說,他們之前都有過疏散經歷,那是在2009年,但這次情況更為嚴重——這已經是他們這個星期的第二次疏散了。

来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