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奧運金牌姚麗國際撒謊被母揭穿:黑幕彌天?(圖)

2012-08-03 09:42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為哈薩克斯坦奪得倫敦奧運會第三金——女子舉重63公斤級金牌的馬內扎原本也是一位中國姑娘,中文名姚麗。這位新科奧運冠軍來自阜新蒙古族自治縣務歡池鎮大營子村。為了避開馬內扎,中國女舉這次沒報63公斤級這個項目。為什麼中共要討好中亞小國,這葫蘆裡賣的又是什麼藥?事實上,中共討好前蘇聯和後來的俄羅斯及其它中亞小國由來已久,從毛時代就已開始,到了江澤民那兒,更是登峰造極。

昨日中午,遼瀋晚報記者來到姚麗在阜新蒙古族自治縣務歡池鎮大營子村的家中,見到了姚麗51歲的母親顏世香,和姚麗20歲的妹妹姚敏,姚麗母親講了好多關於姚麗小時候的事情。在記者採訪過程中,姚麗從倫敦給家人打來電話,記者也趁機聊了幾句,在一些敏感問題上,姚麗表示:「還是等我回去以後再說吧。」

10歲時腿綁沙袋練跑

遼瀋晚報報導,記者剛一提起姚麗獲獎的事,媽媽顏世香就忍不住哭著說:「我看著這孩子上臺領獎時說這些年訓練的苦我就想哭。」顏世香說:「姚麗從小就是一個愛吃苦的孩子,什麼活她都干,拔苗、鋤地、收割的活,這孩子樣樣都會,而且都幹得很像樣。」

顏世香說,姚麗從小就愛好體育,記得姚麗10歲那年,媽媽顏世香回娘家了,兩天後回家一看,姚麗用舊的紡織袋子做了五六個沙袋子綁在腿上練習跑步,把腿都磨破了。「你這是幹什麼?」「媽,我在練習快跑呢,聽說綁上沙袋能練習腿勁。」姚麗笑著說。顏世香心疼地說:「你這孩子不要命了,別練了!」

在2000年阜新蒙古自治縣中學生運動會上,姚麗參加4×400米接力,被到賽場選才的市體校舉重教練孫振啟看中,孫振啟從姚麗的「馬腿型」看出潛質,當場收她為徒。在孫振啟的調教下,姚麗進步很快,不到一年時間,體重為51公斤的她就舉起了92.5公斤的槓鈴。

2012/08/02/20120802214101174.jpg

2003年,姚麗被輸送到省舉重隊,並多次參加過53公斤、58公斤和63公斤級的省級比賽,成績一直保持全省前三名。

她在電視上說的都是假話

說起姚麗曾在電視裡說,她出生在吉爾吉斯斯坦,小時候在中國居住過,顏世香說:「都是假話,沒影的事,她15歲才從這個村子走出去,鄉里鄉親的都能證明,她怎麼就出生在外國了?」

顏世香還說:「當時她看著電視中的‘兒子’,有記者問她為什麼中文說的這麼好時,她竟然說,在北京住過很多年,說這話時她都不自然了,我就跟小女兒姚敏說:姐說假話不自然,看她那個假笑吧。」

至於姚麗為什麼那麼說?又是誰讓她那麼說的?顏世香說她什麼也不知道,姚麗自從15歲到阜新市體校後,就很少回家,後來到瀋陽了回家就更少了,這4年中她只回家兩次,還都是打完比賽。目前,姚麗已經加入了哈薩克斯坦國籍,她讓媽媽和妹妹一起到國外生活,媽媽說,家裡的生活已經習慣了,到那邊一是聽不懂說話,二也沒有那麼多的鄉親說話。

有很多話還是回去再說吧

在記者採訪姚麗家人過程中,在倫敦的姚麗給媽媽打來了電話,並與本報記者通過電話進行了交談。「兒子,怎麼樣了?累不累?」媽媽還是用她習慣的稱唿,問姚麗有沒有傷著什麼的。隨後,記者與姚麗通了越洋電話,記者說大家都說姚麗孝順、善良時,姚麗說:「我就這點優點,他們總說。」當記者問能不能與遼瀋的讀者說幾句話時,姚麗說:「一句話兩句話也說不清楚,還是等我回去以後再說吧。」整個交談過程中,姚麗滿嘴是明顯阜新味的普通話。特派阜新記者蔡紅鑫

馬內扎們的國籍疑雲

作為「養狼計畫」的一部分,公派出國為什麼還能改國籍?

姚麗為什麼面對採訪謊話連篇,矢口否認與中國有關?

為什麼姚麗與之前的趙常玲都是從湖南交流到哈薩克斯坦的?

1/

國際舉聯的運動員資料上,祖爾菲亞被登記為東干人,屬於被稱為東干族的一個少數民族。而東干族屬於清朝同治年間的動亂年代出走的少數民族。而馬內扎出生於吉爾吉斯斯坦,但在2007年遷到哈薩克斯坦前在北京居住過很長時間。

祖爾菲亞和馬內紮在公開場合,都從沒有說過自己是中國人。她們每次出場也頗為神秘,基本上新聞發布會一結束,就會被哈薩克斯坦代表團的保鏢保護起來,而其舉重隊總教練也無影可尋。這讓很多媒體都大唿「哈薩克斯坦舉重隊是最神秘的隊伍」。

「舉重一直是我國的優勢項目,輸出運動員並不是奇怪的事情。」重慶市體育局一位官員7月30日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在前三屆奧運會中,中國舉重隊獲得了11枚金牌,1枚銀牌,但另一個數字是,每屆奧運會,中國舉重隊只能派出四名選手,也就是說,在12名選手中我們獲得了11金1銀的成績。 

上述重慶市體育局官員解釋說,要輸出運動員,按照規定,各省體育局必須報備舉重協會,並得到國家體育局的同意。

「如果兩方溝通好的話,國籍並不是問題。這跟我國運動員戶籍從這個省轉到那個省沒什麼兩樣。」他認為,趙常玲、馬內扎她們當年被交流出國,按理應該是經過了國家體育總局同意和備案的。

2/

奪金後的趙常玲和姚麗都是唱著哈薩克斯坦國歌淚流滿面,同時,兩位姑娘都還接到了總統的祝賀電話。

但對於回答國籍問題時,兩位選手都顯得很顧忌。特別是姚麗,在接受採訪時甚至矢口否認與中國有關係。

體育局的官員對她們連經歷都改變表示了疑惑,「我們的確有‘養狼計畫’一說,畢竟如果中國隊在某些項目一直保持領先,並不是好事情。」這位官員說,但即使通過養狼計畫交流出去的運動員,也很少有更改經歷的事情。他表示,哈薩克斯坦舉重隊並非只有她們兩個是更改國籍的例子,在廣州亞運會時拿到女子75公斤舉重冠軍的波多別多娃就曾經是代表俄羅斯隊,但她從沒諱言過這一經歷。

這位官員個人推測,更改經歷有可能是為了規避《奧林匹克憲章》上述「必須在改變國籍或取得新國籍3年後方可代表新的國家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規定以參加奧運會,「當然,也有可能是為了方便未來回中國參加比賽。」

昨日,記者就此疑問致電湖南省體育總局,但對方拒絕接受採訪。而中國舉重隊領隊龐高興則表示,因為這個趙常玲和姚麗沒有進入過國家隊,所以他們也並不瞭解詳情。

3/

為了避開馬內扎,中國女舉這次沒報63公斤級這個項目。聯想到之前祖爾菲婭奪冠,中國女舉的「養狼計畫」雖然無可指責,但並非沒有可以改進之處。

湖南省體育局官員周均甫曾在中國隊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祖爾菲亞和馬內扎,也就是趙常玲和姚麗,是湖南省體育局在2008年向哈薩克斯坦輸出的運動員。

周均甫回憶說,2007年3月,哈薩克斯坦舉重隊來長沙轉訓,他們提出希望趙常玲和鄧建英兩位運動員到哈薩克斯坦生活,代表哈隊比賽。湖南省體育局按照要求向中國舉重協會報告,但是得到批復是不同意當時已經小有成績的鄧建英出國。於是在2008年初,趙常玲和另一位女子舉重運動員姚麗被交流到哈薩克斯坦。

周均甫說:「中國舉重協會把此事也上報給國家體育總局了,趙常玲和姚麗可以代表哈薩克斯坦參加所有國際比賽。」

根據本報記者查詢的公開記錄,馬內扎交換到哈薩克斯坦當年,就代表哈薩克斯坦隊參加了北京奧運會,但很快,她就宣布因傷退賽。如今看來,她當時的退賽更多可能是因為國籍爭議。

中共討好中亞小國為哪般?

人民報發表黃天辰說,有人根據中國隊參賽人選得出結論,中國可能故意將冠軍讓給哈薩克斯坦。會有這樣的想法也不稀奇,畢竟中共在這方面前科太多。但為什麼中共要討好中亞小國,這葫蘆裡賣的又是什麼藥?

事實上,中共討好前蘇聯和後來的俄羅斯及其它中亞小國由來已久,從毛時代就已開始,到了江澤民那兒,更是登峰造極。

1999年12月9日,在50年代初加入克格勃遠東情報局的江澤民與俄羅斯簽訂了被學者稱之為喪權辱國的《中俄邊界新約》,使中國永遠喪失了約160萬平方公里的2,444個島嶼歸屬問題,將俄國人都承認的中國領土拱手相讓。

到了2002年12月18日,在俄羅斯新聞社軍事評論員維克多•利托夫金髮表文章,暴露了江澤民從1992年開始,10年來在中國和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塔吉克、吉爾吉斯斯坦等國軍事領域的部分賣國勾當,尤其高度讚揚了江在賣國方面所做出的突出貢獻。

古往今來,出賣國家利益向來被視為最不可饒恕的罪行,而其中尤以出賣領土和主權為甚。本文暫且不提賣國一事,單看中共對運動員的肆虐。

中共為了自身利益,國土可賣、金牌可讓、運動員可輸出。作為中國運動員,從小接受一場艱苦的封閉式訓練,可被黨出讓,可因內鬥成為犧牲品,必要時,還要上演禮讓鬧劇,使多年「魔鬼」訓練付之東流,前途毀於一旦。

根據協定,這次是趙常玲最後一次代表哈薩克斯坦參加國際賽事,如無意外,她將回到中國並參加一系列國內比賽。以便掙夠積分能參加全運會。至於她是否還有機會再參加國際比賽,那就得聽中共的安排。也因此,當記者問她是否回國時,她的回答是「不知道」。

說白了,中國運動員充其量就是中共手中的棋子,想怎麼擺佈就怎麼擺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