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逃生者談高速驚魂:車漂浮將女孩撞水中

2012-07-24 19:55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兩天過去了,李晴的腦海中,依然瀰漫著瘋狂的大雨、湍急的水流以及曾經身臨絕境的無助和恐懼。電視新聞中一遍遍地播放著京港澳高速的救援情況,她看到如今雲朵倒映的水面,兩天前「是她活到現在,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18:00至19:00 歸途

雨水瘋狂灌高速路

「最開始堵車,不是因為積水。」張明說,前方一輛白色廂貨發生故障,停在路上打著雙閃,還放了三角警示牌。後面的車輛通行減緩,開始排隊等候。

7月21日傍晚,李晴像往常一樣坐公交下班。

「下著大雨,竟然還有座。」18時許,平日擁擠的616路公交車,人並不多。

公交車從六里橋駛向京港澳高速。

這條高速出京方向十幾公里處,張明正駕駛著滿載瓷磚的貨車,趕往河北送貨。

「最開始堵車,不是因為積水。」張明說,前方一輛白色廂貨發生故障,停在路上打著雙閃,還放了三角警示牌。後面的車輛通行減緩,開始排隊等候。

雨越下越大。

「險情是突然出現的。」張明說,高速道路兩側,3米高的樹林裡,洶湧奔流的潮水聲不斷傳來,突然間衝開了多道缺口,齊刷刷地向主路裡倒灌。

10厘米、20厘米……眼看著前面的小轎車車門的一半已經被沒過。

張明意識到情況緊急,「我的車雖然高些,但再不走,被淹是遲早的事。」

他推開車門,趕緊往地勢高的高速上坡路跑。身後陸續有其他司機逃生。

此時,李晴等公交車上的其他乘客還沒有意識到危險即將來臨。

616路在擁堵的路上行駛不動,藉著車燈的光芒,李晴看到路面上已出現積水。

19時許,一對夫婦帶著孩子鑽進616路避雨,「他們說自己的車堵在前面被淹了。」

「咱的車肯定不會有事兒,個兒大啊!」車上的乘客並不緊張。

但十幾分鐘後,公交車中門開始進水。

李晴回憶,公交車中門的台階離地面約二三十厘米,不到10分鐘「水一下子就上來了。」

公交司機付立新看到,翻著水花的激流越過綠化帶,瘋狂地灌向高速路,此時路面積水已超過50厘米,車內的水位不斷上漲。

李晴開始害怕了,付立新組織乘客從後門逃生。

而下車的李晴更害怕,路面根本辨別不出深淺,而且水流很急。

所幸公交車貼著路邊,李晴和不少乘客選擇直接從車窗往稍遠的地方跳。

20分鐘內,30餘名乘客先後下車,「你們手拉著手往高處走。」付立新告訴乘客。

20:00至21:00 驚魂

隔離帶上衝走女孩

前面不遠處一輛小轎車漂了起來,「跟煮熟的餃子一樣漂在水中。」此時,恐懼已在所有人心中瀰漫,哭喊聲未被大雨阻隔,像是子彈一樣衝進李晴的耳朵。

走在漫過大腿根兒的水裡,李晴回頭看見,肆虐的雨水仍在往616路公交車裡猛灌。

「就想快點往前走,但不知道往哪兒走。」腦袋一片空白的李晴跟著人流往高速路邊地勢較高的隔離帶走去。

前面不遠處一輛小轎車漂了起來,「跟煮熟的餃子一樣漂在水中。」

她一下子摟住同行的一名女孩的肩膀,「摟著她我才沒那麼怕。」

李晴問那個女孩兒「你不害怕呀?」

「怕也沒用啊。」女孩答。

20時許,李晴和其他乘客們緊貼著隔離帶避險,這裡聚集的逃生者越來越多。

雨沒有絲毫停的跡象,水已漫過李晴的腰身。

原本路旁有一輛甲殼蟲 轎車,四五個人想站到車頂避險,一個人大喊「車動啦!」

隔離帶邊一個女孩被這輛轎車剮倒,慘叫一聲被沖走了。

還沒等李晴喊出聲來,漂浮的甲殼蟲轎車滑過來,蹭到她的手指。

本能躲閃的李晴,手一鬆腳一滑,扎進水裡。

突然襲來的恐懼,讓她胡亂地抓了一把,正好被人拽到,「這是我活到現在,離死最近的一次。」

此時,恐懼已在所有人心中瀰漫,哭喊聲未被大雨阻隔,像是子彈一樣衝進李晴的耳朵。

洪水中的一輛被淹的大巴車,是附近所能找到的最高點。

人們開始往車頂爬,孤島一樣的大巴車頂站了100多號人。

119,110,122,佔線,佔線,佔線,一遍又一遍。車頂的人們瘋狂求救。

焦慮夾雜著恐懼,人群中開始出現罵聲。突然一個電話接通,大家一瞬間又安靜下來,屏住呼吸聽機主報告他們的具體方位,生怕出錯。

還有乘客在電話裡喊,「發微博啊,圈交通局圈消防隊!」

在所有能打的求救電話撥完後,人們轉而不斷地呼救,有人把手機的燈打開,胡亂地在雨中晃著,期望光線能刺穿雨夜。

22:00至凌晨求救

附近工人率先趕來

陸陸續續前來營救的工人達150人,他們帶著麻繩、救生圈、手電筒筒,沿著高速路分開救人。將近11點的時候,李晴被困的大巴車迎來救援人員。

「有沒有人,救救我們。」附近一建設公司的工人陳文堂聽到,暴雨聲與哭喊聲交織融合。

他拿著手電筒跑過去,看到往日高速路「成了一條河」,一個個「孤島」擠滿了求救的人。

隨後,附近更多的工人趕來,他們中間會游泳的都跳下水,負責托送被困人員,不會游泳的,將送上來的人,再轉送到工地,順便再喊上其他工友幫忙。陸陸續續前來營救的工人達150人,他們帶著麻繩、救生圈、手電筒筒,沿著高速路分開救人。

將近23點的時候,李晴被困的大巴車迎來救援人員。李晴趴在救生圈上一點點拽著繩子游到岸邊。

近百人獲救後,這個大巴車也漂了起來,「孤島」淪陷。

「有人還在懷疑我們的目的,問收不收費」參與救援的工人說。

還有被困人員就是不願意離開自己的汽車,「他們寧願在危險的地方守著,也不願意到別處去」。

水位仍在不斷升高,水流也愈發湍急。

原本不願意棄車的人,也嘴裡叼著錢,開始陸續上岸。

陳文堂救了很多被困人員,也有失手的時候。營救中,他親眼看到一名婦女被水沖走,自己卻無能為力。

看到全身濕透的獲救者,孫巧玲讓工人把廠服拿出來給他們換上。換衣服時,一個七八歲的孩子不願意換衣服,哭嚷著「找媽媽」。

陳文堂說,這名孩子是比較晚的獲救者。

凌晨3點半左右,工人們再次搜救時,聽到一聲喊叫,隨即陷入寂靜。間隔數十秒,又聽到相同的聲音。他們憑著聲音的方位開始搜救,最終找到了這個孩子。

這個孩子當時抓著高速路邊的防護網,聲音斷斷續續,時喊時停。

雨後的凌晨,空氣濕冷。

孫巧玲讓婦女和孩童睡在工人的宿舍裡,男人則在兩個會議室裡休息,「當時沒有人聊天,都驚呆了。」

據一份獲救者名單顯示,被救到工地的為170人。「加上回家的,還有拒絕來工地的,獲救者人數大概有190人。」工地負責人說。

6:00至10:00 脫險

工人拒收「救命錢」

十幾個人找到救援工人,手裡拿著獲救者湊的近萬元,準備用錢表達謝意,「還有幾個人下跪了。」當被困人員走出工地時,危險再次發生。

22日早晨6時,天空晴朗。

寄宿工地上的獲救者,有人一夜未眠,有人則短暫休息後醒來。

有人開始商量著,要報答這群救命的工人。

十幾個人找到昨晚的救援工人,手裡拿著獲救者湊的近萬元人民幣,準備用錢表達謝意。最後被工人婉拒。

「當時還有幾個人下跪了,哭的人更多。」孫巧玲說,「我們看見後也哭了。」

當被困人員走出工地時,危險再次發生。

這個工地已經是最高點,周圍的水起碼達到腰部的位置,有的地方還摸不清深淺。為保險起見,眾人不敢貿然走開,只好留在原地等待救援。

此時,豐臺警方、武警部隊人員正在緊急趕來。

由於交通嚴重堵塞無法到達現場,民警下車步行趕往現場。

武警支隊張隊長說,接到通知緊急趕往京港澳高速救援。他們並不知道有200餘名被困人員,以為是排水和搜救可能存在的生命。

到達現場後,前方如汪洋一片,隱約露出一兩個大客車的車頂。張隊長懂得水性,用游泳的方式游到露出的車頂。到達車頂時,附近的人告訴他,工地上有200餘名被困人員。

得知這個情況後,他邊匯報邊組織輸送被困人員。

同時,另有工人告訴他,「南邊發現死者。」

張隊長帶領隊員,劃衝鋒舟過去打撈遇難者。打撈的同時,「蛙人」潛入水下摸查情況,水下仍有80餘輛車。由於積水渾濁,「蛙人」前後多次靠近,也看不見車裡是否有被困人員。

至上午10時左右,200餘人全部疏散完畢。

臨走時,5名獲救者在紙上寫道:感謝救人的工人,我們是在公路上準備回家困在公路上的人員。

當日上午,李晴回到家中,驚魂未定的她才想起7月22日是自己的生日,「這天回家的路最長,一夜驚魂。」她還惦記著那位被洪水沖走的婦女。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