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觸手可及的死亡與絕望——真實京港澳經歷(圖)

2012-07-23 22:17 作者:民工民工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12/07/22/20120722230644828.jpg
(網路圖片/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編輯整理】(編者按:這是一個北京暴雨中逃生者的親身經歷,我們按她發信息的時間順序整理出來的)

剛剛從前天的大雨中緩過神來,因為在雨水中包都濕透了,根本跟家裡聯繫不上,還好沒讓爸媽著急,但是我真的是從鬼門關走了了回來,可惜還有很多人沒有走回來...那場景太可怕了....原諒我,即使我們得救了,但是腦中首先瀰漫的不是什麼慶幸、北京精神、感謝,而是黑色恐怖髒水與尖叫聲.....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到央視 航拍的 京港澳高速的積水情況,其實我也不知道有那麼長,開始我以為就我們一個橋下有積水大概也就100米,其實積水是那一段路好多橋洞,怎麼也得400米.....你就想想這中間淹沒了多少車,多少人.....

我們車所在的位置是在靠著杜家坎高速這側的橋下,我們後邊遠處的車在高處沒被淹水,但是我們前邊400米都是積水。

我們大概6點半到達出事的橋下,當時就是堵車,開始可能十分鐘能走,2、3米,後來就一個小時都不動了。

這期間有人在車頭就眼看著前邊的小車被泡,小車司機出來,大家幫忙推車。其實當時我們大車是可以過去的,但是因為被熄火的小車越來越多,也就走不了了,下面有人給幫忙推車。

可是被淹的車越來越多,來不及推了,而且水漲的特別快,大家就開始倒車,不想被淹,可是後面堵車追尾也很嚴重,就退不了多遠

其實這個時候我們應該有意識了,有人說路邊高地有泄洪,水漲的才這麼快的,我們有點著急了,但是司機和一些男的說,咱們車大沒事沒事!

這個時候我給家裡打了電話,確認家人都在家裡,沒在路上。

後來有人開始打救援電話,但是都沒用。

直到我們的公交車中門開始進水,大家有點害怕了

因為車在斜坡,前門進水還行,中門也開始進水,公交車熄火了。中門有個台階,很快就被漠過了。

於是司機組織我們從車後部跳窗出去,但是我們當時選擇也不對,我們車因為靠路邊,但是路邊水流急水可能深,我們就在車左右側的窗跳車。

我下車的時候水已經漠我大腿根,內褲要濕。

因為在車左側下車,就只能跟著人流往高速中間的隔離帶走去,而沒有繞過車尾往路邊走....

大家手拉手到隔離帶,隔離帶高點,開始水在腳踝,但是漲的也很快,大家都害怕了,要沿著隔離帶往高地走,但是一是因為人太多了,都扒著隔離帶走不過去,二是最慘的高處有小車飄起來了。

我下車後一直摟著一個女孩打一把傘,她沒帶傘,後來散了,到最後我找過她兩圈也沒找到。

大家扒著隔離帶走不動,人又越來越多,我們這個位置一共有3個旅遊大巴,兩個公交,還有N多小車。所以人真的不少。

水已經到腰了,後來上邊小車瞟了,有一個甲殼蟲,順著水流往下游,那些沒抓住隔離帶的,還站在車下游的女人孩子,就被車的衝力帶走了,那叫聲太慘了,我因為趕緊翻過隔離帶,才倖免,但是那車擦著隔離帶掩著我的手指頭了,我當時一鬆手,就躺下去了

水漫到我的脖子,頭髮濕了,這時候本能抓住旁邊的人,好人拽了我一把,我趕緊起來....

要是起不來肯定被水沖走了,那水流太急了,有個女的雙手抱著隔離帶,雙腳都飛起來了,大家插著她倆腿把他舉上一輛SUV的車頂

那輛SUV還比較穩當,因為我剛才一驚嚇,人的本能,我真的沒管那麼多,就自己趕緊也扒著上了SUV車頂。但是這個車頂上人越來越多,也不行啊。

電話都濕了,根本大不了電話,我們SUV旁邊是一個大巴車的車尾,我在央視航拍圖像裡還看到過這個救命的大巴車。這時有個男的已經進到大巴車裡了,大巴車頂也有一些人,不知道怎麼上去的,本能的我也想上去,大巴車裡那個男的就打碎後窗玻璃,在裡面接著我,這兒SUV車頂有個好心男的拉著我,我長 長的垮了一大步,進了大巴車。

然後我又開始協助那個男的接了一些人進入大巴車,可是那個男的腰閃了,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我問他怎麼辦,上了車頂也不一定能得救啊。我說要不咱們把窗簾繫起來,搭上前邊的橋,橋上有看熱鬧的人,讓塔門把咱們從車頂拉上去。他說行,你去車頂說,上面好像有繩子。

這個時候車前部有人敲窗戶,原來大巴車側面有兩個小車,都在往上輸送人,但是因為前方的玻璃沒碎,不要腳踩借力,我就跑到前邊,在裡邊拿錘子把玻璃打碎,我心想我這次可知道這個錘子怎麼用了,敲玻璃角,敲了好多下,終於碎了,外邊人開始鼓掌,然後都用手把玻璃扒下來。

就這樣,人們開始從前後兩個方向上大巴車頂。

後來我也上了大巴車頂,有人拉我。

然後在車尾部,有個女孩在打電話,我在旁邊互相安慰,她打了119,110.。。能打的都打了,但是電話裡能接通的就一直問,哪個位置哪個村,到底屬於哪個區,房山區還是豐臺區。。。沒完沒了重複話題,而且好像就是聽不懂我們在哪裡似的,特別著急。這個時候我也趕緊借他電話給老公打了個電話。

這個時候能上車頂的人,都上來了,一個車頂的人。後來曙光初現了,有人救我們。他們拉了一根長繩子,繫在大巴車窗棱上,那邊人在岸邊拉著繩子,有水性好的,來回運送救生圈。

那救生圈是特硬的那種,非常沉。車頂上的人開始被輸送,老人孩子婦女男人的順序,但是一開始老人孩子不敢下,耽誤了不少時間。等我下去的時候只剩8,9個人了,水已經漠過大巴車頂。繩子也在水下10厘米左右,就這樣趴在救生圈上自己捯繩子游到岸邊。最後那大巴車也瞟了....

救我們的是附近 河西再生水廠的工人,他們讓我們去廠子裡休息,老人孩子睡他們的床鋪,年輕人在會議室坐著,給我們找了不少衣服和吃的和水,還有一位金師傅把自己手機拿出來讓大家打電話

後來有個男的說是它認識市委的人,那邊人要求這個廠子協助救援的。

這些人都是我們的恩人。我們得救之後他又去救別人。

後來我想幸好我們的車沒有再開過去,因為前面400米都積水了,肯定更不好營救。

我打電話的時候我老公和公公也來就我了,但是半路就過不來特別危險,幸好我打了電話 讓他們放心。

剛寫的都沒了....

天亮後,有直升機,有武警,水漠過了橋面,有抽水車

8點左右武警把生病老人和我們轉移到了高速路上,我們又踩著泥濘踏著深水。

到了路邊看到大巴車,但是是拉武警的,有個穿GUANYI的人說現在就自己顧自己吧,這車是武警的車。

所以後來我就走到最近的高速出口自己走回了家。

到家後發現我老公去找我了,趕緊給他打電話。

他回來後說找了兩圈都沒找到我,他走的路更危險,還要跨鐵路橋,

說那裡的人也沒被轉移走,受傷老人還躺在路邊的床板上,發水發吃的就有記者拍照,

人們和武警起了衝突,說就知道拍領導,不說趕緊安置他們。而且拉了警戒線。水越來越淺,卻把人往遠處哄,肯定怕看見什麼

央視的皮划艇我也看見了,但估計是轉移特殊傷員用的,水上已經沒有活人可救援了吧

那4,5個小時的絕望,看不到ZF,打了電話就像是跟聽不懂中國話的人在說話。太冷漠了。回家看BJ、房山、cctv 等news,太想吐了,就這樣還說救援及時。

我爸說看說bj lingdao 王安*要來房山指揮,他自己就在新聞裡直接說  今天天黑雨大,明天天亮再過去.....難道這不是最需要最緊急的時候嗎?

是啊,天亮了,這些人都來了。

開始和我一起走的那個女孩我找了兩圈也沒看見她,我希望是我沒看清楚。因為她有點胖,我還問她是不是懷孕了,她說不是,我們一起打一把傘,後來一亂,我的傘和發圈都在她手裡去了.....希望她安全。。。。。

當然就我們的人我們非常萬分的感謝,但是我們也沉痛的感到死亡那麼近,自己是幸運的,那些車,那些逝去的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