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余英時:共產黨是最不可信的談判對象

2012-05-17 16:45 作者:余英時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陳光誠最大的變化就是:第一次美國跟中共談好了、陳光誠自己也同意了,到中國另外一個城天津,陳光誠就送到北京的朝陽醫院。因為他的腿從逃出過程中摔壞了。所以到了醫院以後,忽然發生很大的變化,因為這個時候共產黨也把他的太太和孩子都從山東臨沂接到北京來了,所以他瞭解共產黨怎麼處理他,情況就更清楚了。

最大的一點變化就是陳光誠忽然決定要離開中國,他本來同意是在中國的,可是他覺得不安全,因為他離開的時候好像共產黨已經間接地向美國大使館傳達一個消息,就是如果他不出來,就要把他太太重新再送回山東,所以這是一種威脅。共產黨並沒有直接告訴陳光誠,而是通過大使館的一個人員。

不過無論如何從這一點看,他最初好像是完全願意離開,後來中間又起了變化。《紐約時報》指明了,美國使館表示說他們的幫忙只能到此為止。所以說他出來雖然說是他自己願意的,可是中間也有勉強的成分。

但是到醫院以後,這個就很清楚了,他是願意出來了。他不但通過電話跟其他他信任的人說過這個意思,而且最重要的在美國國會舉行聽證會的時候,這是很重要的,這個聽證會舉行了兩、三個鐘頭,有六位見證人,其中有中國來的、有在美國工作的。

聽證會非常令人感動,可以知道陳光誠05年、06年之後受到怎樣的迫害,尤其是在最近兩年軟禁在家之後,隨時挨打,這個是證據確鑿,所以感動了所有的人。這個聽證會在美國的影響也是非常之大,所以我們從這個聽證會就感覺到陳光誠在中國大陸是不能呆下去了,到了美國如果撒手不管以後,那共產黨保證、答應的事情是絕對不會算數的。

今天,美國人已經有了一個很清楚的認識,就是共產黨所謂的承諾是絕對不可信的,所以你不能從它那裡得到任何保證。在這一點上,聽證會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因為就在聽證會講完以後,陳光誠在醫院裡居然有人想辦法跟他打通電話,直接給美國的議會主席、議員史密斯談話,表明他是要出來的,但是他還是感謝大使館、還是感謝美國人最初幫他調解,得到一個結果就是留在中國。但是起了變化以後,發現他不能夠信任共產黨,所以他就要求出來了。

所以這很清楚地把他要出來的意思告訴了不但是國會聽證的議員,等於也告訴了全美國人,因為這個是在電視上直接播出來的,中間通過Bob Fu、這個教會上很重要的人的翻譯,所以我們都聽到了,中文的部分、英文的部分。

所以共產黨最後又跟美國人展開了第二次談判,這次談判是非常困難的,但是最後還是由國務卿克林頓出面,向戴秉國表明這件事情。雖然中方很憤怒、很不高興,因為中方始終要把這件事情掩飾掉,最初進了美國大使館也要跟美國人說你不要泄露,所以我們最初只能傳說在大使館,大使館不敢承認。這都是因為受中共的威脅,它說你要一公開,反而事情就不能辦了。

但是最後火不是紙能包得住的,全部案情最後終於明朗化了、透露出來了。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第二次談判是更費勁,談判的內容我們暫時不去管它,結果是決定由紐約大學法學院給他一個獎學金,讓他來做訪問的教授,先呆一、兩年,不說政治庇護,因為政治庇護有對共產黨面子下不來,所以現在只能說他來訪問。

據說在醫院裡面,中共現在已經決定給他辦,幾天之內就可以給他辦好。不過我必須加上一句,就是《紐約時報》的報導也常常強調這一點、美國的官員也強調這一點,雖然說共產黨有這個協議、有這個互相的理解,因為中間並沒有寫下真憑實據、沒有寫下保證書來,所以變卦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共產黨是一個最不可信的談判對象,你跟它談的話,對它有利,它可以執行它的諾言;對它稍有不利,它馬上就把諾言只當耳邊風了。所以到今天為止,我們只能說照現在的理解,共產黨是在讓他辦出國的手續,不過是不是能辦到、是不是能拿到護照,我們到現在為止還不能有保證。

所以在整個事件的過程我們可以看出來,中共的一切的打算,就是不要傷害它的政權,它怕這件事情漏光以後,在中國老百姓心裏失去了信用。其實這是多餘的,因為在中國老百姓的心裡面,共產黨早已沒有任何信用了,沒有任何人相信它的諾言,沒人相信它是為老百姓做任何努力的。因為它一切的作為就是只有一個目標,就是保持它的政權不會遺失。

所以現在網路的控制還是繼續在加緊,最近甚至於把阿拉伯電臺的訪問記者、美國籍的中國女孩子,把她趕出來了,不准她再訪問,因為她在阿拉伯的電台上報告了許多關於陳光誠案,也報了許多中國的這些醜聞,特別是有關薄熙來的一系列報導。

要特別提到一點,《時代》週刊這一期的雜誌就有很長的關於中國的各種報導,包括陳光誠案、包括薄熙來案。另外它稱中國不是稱「中國」了,而是稱它為「醜聞的共和國」,所以「醜聞」就代替了「中國」。這是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一個國家體制是最大的諷刺,而且也是最不能忍受的一種侮辱。這種侮辱是共產黨自己找的,而且是應該承受的,沒有辦法推卸的。

所以我覺得共產黨這一次事件,尤其是陳光誠案、以全國之力壓迫一個完全殘廢的鄉間的律師,這個事件暴露到全世界以後,簡直是超乎人的想像。

所以大家對共產黨的輕蔑、對共產黨統治的中國真相,這恐怕已經在中國傳遍了,在中國人心裏也要生根的。這就使得中國的老百姓對於共產黨是更鄙視,更看不起,更是認為是一個來日不多的一個危機的政權了。它政權已經進入一個非常危機的階段,所以我想陳光誠案是值得大家仔細想一想的。

不但如此,這件案子還沒有完,陳光誠還沒有到美國來,所以我希望在未來幾天,看看陳光誠這個案子最後是怎麼結束的。

(原標題:談陳光誠案)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