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鄭義:該如何評價三峽移民問題(圖)

2012-04-28 14:40 作者:鄭義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4月17號中國大陸媒體報導,三峽庫區地質災害非常嚴重,將有大約十萬人面臨新的搬遷。

三峽大壩坐落在一個自古以來就非常活躍的崩塌、滑坡地帶,本來地質災害就很嚴重,蓄水之後必然更加嚴重,而且誰也不敢擔保它不會像世界上許多大型水壩那樣誘發地震、滑坡,甚至影響到大壩自身的安全。

三峽2003年建成蓄水後不過三個月,四川、湖北好幾口廢棄的古鹽井爆發天然氣井噴;同年底,庫區發生地震。三天後,巴東發生舉國震驚的天然氣井噴,毒死244人。這最後一條消息,我一時沒有查到原始的出處,如果沒有誇張之詞,光是這一條——死了244個大活人,在一個民主社會,三峽的上馬派、那些御用的專家、學者,恐怕就要當著大家面說清楚,老百姓還會追究當政者的責任。但在中國,網上炒一炒,就過去了,反正每天都有層出不窮的各種各樣的新災難。

三峽移民分為兩種,一種是異地安置,就是完全搬走,背井離鄉到外地、甚至是外省去生活;另一種是後靠移民,就是搬遷到水淹不到的高處去。現在說地質災害嚴重又要搬遷十萬人,就是後靠移民。剛蓋好的房屋、新開墾的土地,又要再次放棄。

20年前也就是1992年,說服人大代表通過決議的時候,專家論證的移民數字是113萬。但是在15年後的2007年,官方公布移民總數已達140萬。現在,更加驚人的數字是為保證庫區水質,還將大量移民,預計在2020年移民總數將達到400萬。

不知道大家有何感覺,對於我,實在是有點兒麻木了。在其它國度,移民幾百幾千,就是一件大事;就連大壩開閘泄洪淹死了幾百裡地之外的一群野鹿,也是一件可以轟動全國的大事,這件事是在加拿大。在我們這裡,除了移民自己抱怨、抗議,得不到多少社會同情。

有人說移民的日子過得不好,遷到外省的,要想融入當地社會非常困難;可是返鄉後又一無所有,沒有工作、沒有土地、沒有房子。秭歸縣的移民說,又返回庫區的移民,恐怕有90%,這個估計可能誇大了,但是有10%、20%、30%,問題也是很嚴重了吧。

有人說移民也有發財致富的呀,比如秭歸縣有位叫袁立華的,就是利用長江水位上漲、旅遊景點擴大的機會致富的。他和妻子在九琬溪景點開了一家餐館,生意越做越紅火。他說:「水位漲起來了,船可以進來了,外地遊客特別多,夏天學生放暑假以後,一天有七、八千人,到我這吃飯,一般有幾百人。」我想,比這位餐館老闆更幸運的一定還有的是。

那麼,有人說好有人說壞,這個移民問題又該如何評價呢?我的看法是那要先定一個標準,我們說的是移一窩豬還是一家人。如果是豬,我無話可說,豬圈好一些、豬食充足些,自然是不能再好了;如果是人,那就要說到人權了。

大規模非自願性移民,是一個顯而易見的人權問題。因為非自願的移民方式,摧毀了家庭、家族與社會環境之間在漫長的歲月裡所形成的關係。人們經過若干世代調適才趨於完善的生產、生活體系,遭到了外來的破壞;人所賴以生存的熟悉的自然環境,也被無情地剝奪。頃刻之間,移民們經歷了社會解體的深刻痛苦,在種種壓力下,變成了一些孤獨無助的家庭或個人。

要知道,人並不僅僅是他(她)的身體,人還包括他(她)的家庭、社群以及房屋、土地、山河等早已人化了的自然環境。每一次搬遷、特別是非自願性搬遷,都意味著失去他(她)的一部分本質。

移民是人,不是豬,應該享有自由居住、自由遷徙的基本人權。這一點很重要,希望大家今後在談論三峽的時候,能夠記住。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根據錄音整理,未經作者審校)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