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存中劍】一盤很大的棋(上)

——詭譎的西藏局勢背後的玄機

2012-02-08 18:57 作者:存中劍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火爆的西藏局勢成了近期國際媒體競相關注與報導的熱點,中共軍警屢屢開槍射殺藏族同胞的暴行也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為習近平的美國之行橫添了變數。

自從89年的六四大屠殺之後,中共的道德形象早已損失殆盡。這二十年來,無論是中共政權的合法性還是中共黨魁的政治地位都越來越依賴於美國這當今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的背書。所以我們看到從江澤民、胡錦濤到習近平,這三代黨的接班人無論是上臺還是謝幕,都要去美國老大哥那裡拜一拜碼頭,送幾個大禮包用來交換老美的外交辭令與微笑,以此作為自己在黨國內部極重要的政治籌碼,這些無一例外都是新老黨魁政治生涯中的重頭戲了。

正因如此,在習太子近平明年接掌大位前的這次重要的美國之行前夕,中共軍警在藏區開槍為習副主席送行的罕見熱烈之舉,在存中劍看來就非比尋常了。難道他們不知道藏人,尤其達賴喇嘛在西方社會的影響力有多大嗎?即使下面當兵的沒有講政治的頭腦,難道上面下令開槍的首長連這點政治常識都沒有嗎?這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為何這次軍方非要讓習副主席為難?

這個是是非非說起來牽扯的歷史淵源就很深,牽扯的面也很廣了。概括地說就是——這是一盤很大的,無論是施暴的軍警、抗暴的藏人、有苦說不出的習太子、背後放冷箭的「大內高手」,甚至「大內高手」的主子,都不由自主地被牽入這盤棋局之內,都是這盤很大的棋局內的一個個棋子而已。一入局中,人就已在江湖了,自然身不由己了。

如果讓我來說,自從49年「一口東來氣太驕」、「稱王只合在秦州」,這局棋的博弈就已經開始了。一方是馬克思主義的毛澤東,另一方是劉少奇、鄧小平、周恩來為代表的紅色權貴。博弈的焦點在於這家以幾千萬中國人的性命換來的紅朝公司究竟是不容外姓染指,非毛氏不得稱王的家族私營企業還是毛劉周鄧這些紅色權貴利益共沾的寡頭股份制企業。老毛既然以當皇自居,自然要搞二世、三世,以至於理論上無窮世的家天下,相當於現在的北朝鮮金家王朝,只有姓毛的才是東家,別人都是為毛家打工的,劉少奇、周恩來也無非就是大掌櫃、二掌櫃而已。

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陳雲等這些「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當然不幹了,畢竟人家提著腦袋為共產黨幹革命,打江山不是為了給你毛家打工,而是為了在黨天下分紅當股東的。在他們的設計中,老毛只是董事長,他們這些紅色權貴都是「人民政府」的股東,而且手裡的股份都是「革命火種」,要代代相傳的。這種體制在政治上更古老,是夏商週三代所用的封建制,而在商業領域卻很現代,被稱為股份制。

1949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究竟是家天下還是黨天下,這就是從「人民政府」成立的第一天起就存在的兩條路線。而家天下還是黨天下的路線之爭就是從1949年老毛在天安門揮手直到1976年老毛在水晶棺材裡安息,其遺孀及近臣在宮廷政變中被捕,紅色權貴宣告「粉碎四人幫」為止的政治主線,期間所有的政治運動與政治事件,皆是圍繞著這條政治主線展開的。

熟讀歷史的老毛始終堅持認為:郡縣制取代封建制是歷史的進步,封建制是歷史糟粕,郡縣制才是歷史的結晶。因為郡縣制大不了後代無能,朝廷腐敗,改朝換代,中國大一統的政治局面不會改變,只是換一家當皇帝而已。如果搞封建制,一旦中央弱勢,無力控制地方諸侯,必然內戰不休,天下分崩瓦解。因此無論是出於大權獨攬的慾望還是中央集權的觀念,老毛大力提拔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等布衣草根取代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等所謂「開國元勛」來執掌權力是必然的。這就相當於老闆起家後重用精英管理團隊來取代當初與自己一同打拼的老弟兄,這在商業領域是現代很通行的做法。

當然劉少奇、鄧小平、周恩來等那些紅色權貴就不幹了,為了維護自己與家族的利益,他們聯手抵制老毛的家天下,代之以黨天下的路線,這樣就勢必架空老毛,以黨委的名義號令天下。於是就有了老毛的強力反擊,發動文化大革命,踢開黨委鬧革命,把那些紅色貴族都打下去,代之以新提拔上來的布衣官吏。

當然過程不是一帆風順的,鬥爭都是你死我活的。其中最火爆的橋段是「二月逆流」,陳毅、葉劍英、譚震林等紅色權貴大鬧懷仁堂。當時老毛借近臣之手,利用草根群眾打擊紅色權貴及其黨天下路線,招致元老權貴的激烈反彈。在政治局碰頭會議上,副總理譚震林發飆,怒斥毛派的群眾路線:「什麼群眾?老是群眾群眾,還有黨的領導嗎?」他還說:「你們的目的就是要整掉我們這些老傢伙」。這一點他沒有說錯,不過有一點中共從來不敢承認,那就是真正要整掉那些老傢伙的是毛澤東本人,張春橋、姚文元等近臣只不過是按照老毛的意圖在做而已。因為只有整掉這夥執意要搞黨天下,在「人民政府」裡參股分紅的老傢伙,老毛的家天下才能搞起來。

在老毛死後,葉劍英等紅色權貴利用老毛的私生子華國鋒的低能和他與江青的矛盾,攛掇華國鋒逮捕了江青等「四人幫」,隨後將華國鋒趕下臺而重新掌握權力,中國也再次進入了黨天下的封建政治模式。那些曾經失去過權力的紅色權貴們一旦重新攫取了權力,就像吸毒者在長久的渴望之後終於再次得到海洛因一樣,至死都不肯再放手了。

老毛的近臣張春橋曾在法庭上告訴那些審判自己的紅色權貴,「在我有生之年,未必能看到你們的滅亡,但我可以看到你們的墮落,看到你們的子孫走向瘋狂!看到你們鎮壓群眾,看到你們在群眾中埋下另一次革命的火種!」

事實證明張春橋不是等閑之輩。他預見到了中共權貴對權力的迷戀,預見到了權貴們因為迷戀權力而墮落,預見到了中共權貴的子孫在驕奢淫逸中走向瘋狂,也預見到了對權力變態痴迷的中共權貴必然會對群眾舉起屠刀。(待續)

【存中劍】一盤很大的棋(中)

點擊與作者交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