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官「情婦門」大報告

2012-01-29 23:37 作者:泰山道人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原鐵道部長劉志軍東窗事發,與山西晉城女商人丁書苗不無干係。據說丁書苗案牽連多位鐵路系統中高層人士,也正是這位女人成揭開鐵道部腐敗黑蓋子的突破口,繼而揪出了鐵道部運輸局原局長、副總工程師張曙光等人系列腐敗案。

細數中國近十幾年的腐敗大案,無不與權色交易有關,每一涉及官員的腐敗案件,不管當事人職務高低,背後總有一個或幾個乃至幾十個女人一併曝光。這些女人,是一個特殊的群體。她們或是支付寳貴的青春,或是拋棄原本幸福的家庭,將自己投資給一個前途不明的政客。

在最近十年,這個群體開始集中曝光於公眾視野,她們儘管年已不惑,仍風韻猶存。但於公眾而言,她們是千夫所指。辱罵原委,或為貪圖享樂,或為利益共沾,或是肌體蛀蟲,莫衷一是。

她們,就是若隱若現隱藏在各類官員府邸「屏風」後面的情婦們。

請看,高官「情婦門」報告(作者貴羅)

2008年10月15日,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情婦王建瑞,站上了被告席。

兩年前的那個夏天,兩人曾因一盤舉報至中央的性愛錄像雙雙被查,隱藏十幾年的風流韻事亦漸次公之於眾。而根據調查結果,劉志華近700萬元賄賂約八成通過王之手而得。

是次,上至奧運工程的尋租,下至「道德敗壞」的私秘,以「部級情婦」王建瑞為中心的一場討論,再一次席捲全國。討論並不止於單一個案,而是直指高官腐敗的監督難題。

本文截取了2000年以來案發的41名省部級高官樣本。包括黨委、政府、人大、政協、司法、軍隊等,同時亦考慮了中央地方、中西部不同發達地區的差別,按一定比例截取不同的樣本。

報告顯示,41名省部級高官中,有36名被曝擁有情婦,佔87.80%;高官平均案發年齡為62.58歲,其妻子平均年齡約60歲,而情婦則降至51.42歲。樣本中,高官與結髮妻子年齡相彷,均為困難年代相識,風雨中走過數十載。而與情婦平均年齡相差11歲多,最大差距為30餘歲。

就學歷與履歷而言,41名省部級高官中,有6人有高幹子弟背景,享受著無與倫比的政治優利;有12人受過良好教育,擁有正規本科學歷;其餘多數為「泥腿子」,從最基層發跡,奇蹟般一路攀升。

抽檢的樣本顯示,「問題高官」早在而立之末和不惑之初,熟識並與情婦們建立長期關係。他們多位居廳局級要津職務,極速的晉升使他們與結髮妻子產生多重不和。

對照41名省部級高官的近40名情婦(含一名多個),可將其分為三種類型:

——享樂型。如雙方因情感出軌,最後一起同流合污;亦有部分為情感型,如國家統計局局長邱曉華與其記者情婦,即為情感型。

——互利型。性慾其次,金錢關係才是主要。如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成克傑與李平。

——利益集團代言型。即與高官共謀,為某個利益集團尋求保護、謀取最大化利益。「公共情婦」李薇則為經典案例。

在上述約40名「部級情婦」中,僅14人在對應高官的起訴書或判決書中體現;被訴諸法律者僅8人,其中僅5人被另案處理,分別為成克傑—李平,王懷忠—張愛雲,李寳金—王小毛,劉志華—王建瑞,「公共情人」李薇。由此可見,作為部級高官的情婦,其所付出風險並不大。

但是,擁有特權袒護的她們,所獲回報卻是不可估量的。

本文例證,有3名部級情婦已將觸角伸到了舉世矚目的奧運工程上,她們來自北京、天津、青島,分別為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情婦王建瑞、原天津檢察院檢察長李寳金情婦王小毛、「公共情婦」李薇。

值得一提的是,王小毛依托於李寳金,已成長為津門著名的企業家,其名下的浩天集團更是資產突破30億元,涉足房地產、高速公路、醫療教育等多個領域,為著名的「企業家情婦」。

另案公訴的部級情婦

在落座被告席之前,身著黃色囚服的王建瑞掃了一眼旁聽席——那裡看不到自己的親人。

2008年10月15日,位於河北省東南部的衡水市,太陽始終未能撕開空中的陰霾。喜慶的禮炮聲從早上7時起未曾消停,但在城區勝利西路589號的衡水市中級法院,此時卻已高度戒備——幾十名警察待崗於法院大門內外,荷槍實彈的武警把持兩道關卡。

上午8時30分,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的情婦王建瑞案在此開庭。兩名執勤的警察按捺不住好奇,擅自離開崗位溜進了旁聽席,目睹這位部級「情婦」的風采。

照片中的王建瑞,盤著長發,臉龐清瘦,打著睫毛膏的雙眼一大一小。但法庭上,這位年屆50的婦人頭髮花白,精神卻相當地好,膚色亦白皙乾淨,「看上去就是個30多歲的少婦」。

法官念起訴書時,王建瑞摸了摸被告席護欄,深深地吸了口氣。

此前一天,就在同一被告席,她的情人劉志華,北京市原排名第四、主管城建的副市長,曾權傾一時的北京奧運工程總指揮,在此一審被指控涉嫌受賄696.59萬元,其中八成假手王建瑞獲得。同是兩鬢斑白的劉志華,當著妻子張淑蘭的面承認其與王「是情人關係」。他在法庭最後陳述中,曾三度禁不住落淚,並當庭請求妻子張淑蘭、兒子張偉原諒。

這一幕,王建瑞沒能看到,也不可能看到。2006年6月9日立案調查,到此次兩人一審開庭,她已與劉志華隔離28個月之久。在最初200天的調查中,劉志華的結髮妻子張淑蘭「零口供」,但情婦王建瑞提供了極不利於劉志華的供詞。

現年59歲的劉志華,祖籍遼寧盤錦,自幼在北京長大。他的父親是傅作義部隊的一名上校,這位「投誠」軍官曾將兒子送入北航附中就讀。「文革」期間,劉家屢次被抄,劉志華1968年離校進京西煤礦當起煤礦工人。在那裡,他與同在煤礦辦公室工作的張淑蘭認識並結婚。因早年多次遭遇礦難受傷,中年患有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症。

劉志華、張淑蘭膝下有一子,隨母姓,叫張名偉,現年30歲。按家屬的說法,劉志華喜好抽煙,但酒與諸如高爾夫球等從不沾染。由於張氏夫妻生活冷淡,且對張偉教育出現分歧,兩人一度關係不和。

1993年,劉志華在勞動部擔任計畫工資司司長,一次在風景秀麗的宜居城市珠海出差時,巧遇王建瑞。王1958年10月25日生,小劉整整8歲。但王向調查人員稱,「兩人一見鍾情,並長期同居。」

王建瑞曾是一位建築工程師,效力於國有企業北京天創公司。她為人和善,交際廣泛,但行事精幹,「是個厲害人物」。她的前夫在北京某設計院當工程師。1999年劉與王正式同居,2001年王為其離婚。

對於這位情婦,劉志華出手大方,兩次以審批大權要挾,向國企索要住房。起訴書說,劉志華與王建瑞為方便姘居,多次向北京天創公司索要住房,於2004年11月獲得復興門北大街11-808號房間,價值52.1萬元。

一年後,劉志華又借為北京房產大鱷劉曉光審批項目之機,向其索要了一套價值99.61萬元的房子,也就是位於北京東北方向「梵谷水郡」的D2-2-901室。

當然,「劉王配」的胃口遠不止於此,他們收受的最大一筆賄款為400餘萬元。早在1999年,兩人同居不久,劉志華為中融公司盤活了價值4億元的爛尾樓工程「三義大廈」,獲得該公司董事長回鐵勇現金400萬元,並全部用於為王建瑞註冊成立北京鵬森工程項目管理公司。

「鵬森」二字的來歷,即套用了劉的曾用名「易希森」,王建瑞則是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實際控制人。根據劉志華庭審中的表述,成立這家公司,是為兩人退休留條退路。

在劉志華的干預下,鵬森公司獲得北京市政府的重點工程「代管權」,承攬的標誌工程包括首都博物館新館、數字北京大廈。並將觸手伸至了萬人矚目的奧林匹克公園,包下了網球中心、曲棍球場、射箭場三大工程。此時,很難計算王建瑞獲得的真正利潤。

被調查之後,王建瑞通過律師與辦案人員打聽了其他高官情婦們的下場,她認為最壞的打算也就是與劉同庭受審,同獄服刑。但事實卻是,她被另案處理了,與劉同庭受審的唯一願望化為泡影。

10月18日,從調查至庭審歷時28個月的劉志華案一審宣判,34頁的判決書出爐只用了3天。一審宣判僅歷時30分鐘,劉志華被判決死緩。

10月23日,法院向關押於看守所的王建瑞送達了判決書。王被判刑8年,這其實意味著她與劉的關係亦被判處死刑,並永無機會再見。

「企業家」情婦

王建瑞的起家模式,符合絕大多數「高官情婦」發跡的不二法門——白手起家,通過收取大筆賄賂註冊成立公司,以挂靠大國企或合作運營的方式從事與高官職責相關的業務。

但在近40名高官情婦中,堪稱「企業家」的,當屬前天津檢察院檢察長李寳金情婦王小毛。王的另一身份是天津浩天集團董事長兼法定代表人。

同在王建瑞獲刑8年的金秋十月,王小毛亦因受賄罪、偷稅罪被天津市二中院一審領刑6年,並處罰金700萬元。

一個8年,一個6年,相對於王建瑞、王小毛的高額回報,她們付出的代價可謂不值一提。但頗有開拓意義的是,這是迄今為止高官情婦查辦案件中,並不多見的另案處理案例。

跟王建瑞的壟斷生意相比,46歲的王小毛早在1995年就成立了浩天房地產公司,趕上了中國大城市房改的第一浪潮;1999年涉足公路投資,成為內地試水該領域的先驅者,這無不體現其先知先覺的商業頭腦。

跟多數半路出家的情婦不同,王小毛終身未嫁。她曾用名王桂榮、王曉毛。兩度更名,正好對應她命運的兩次重大轉折。她的浩天集團總部,設在天津寸土寸金的老租界「五大道」,佔用兩棟獨立小洋樓,其中一棟建於外國租界時期,小院內有噴泉等設施。

如果不是16年前弟弟的一次犯法,或許王小毛並不會經歷這樣的人生。1992年,王小毛弟弟涉嫌詐騙被警方抓獲,王因此與時任天津市公安局黨委書記的李寳金相識,從此利益共沾。

王祖居河北滄州,生於天津南開,身高165厘米。記者曾探訪過她祖居的南開區金泉裡17門增1號201室,那裡烙滿了北方重工業印跡,粗大的管道在十幾幢紅色磚樓間穿行,舊宅擠滿了日益增多的家庭成員。鄰居們眼裡的王桂榮性格開朗、喜好玩樂,其他方面並無過人之處。

王桂榮亦無顯赫的家底與耀人的學歷,她於1983年中專畢業,兩年後自考獲得大專文憑。「交際廣泛,為人活絡」是她留給早年同事的記憶。

在1992年結識李寳金後,她獲得了夢寐以求的第一桶金——李寳金為副部級的原天津渤海化工集團董事長戴成文追回欠款1100餘萬元,與王小毛通謀索取165萬元的回扣。

有此賄賂活水,王開始了實業投資。她於1995年與人合夥成立了天津泰力房地產公司。次年4月,「泰力」更名為現用的「浩天」,「王桂榮」亦更名為「王曉毛」。

隨後,浩天地產增加「兩翼」——浩天典當行、浩天拍賣行,並拉攏了當地司法機關的國企或三產作為股東,還由此大規模承攬他們的大宗業務。尤其是房地產項目,王小毛的公司以不缺資金和土地而著稱津門,而這兩項正是一個地產公司發展或壯大的根本。

1998年起,李寳金兩度當選天津檢察院檢察長,浩天地產獲得「黃金八年」的發展期,並擴展為浩天集團,財富圖譜陸續向教育醫療、高速公路等暴利行業擴張,相繼控股的公司達到20家,資產達30億元。

在常人看來,王小毛身材矮小、相貌平平她,何以如此贏得李寳金的青睞?辦案人員介紹,這不外乎她過人的商業頭腦。「高官們並不缺女人,他們最需要的是真正的利益代言人。這一點,王建瑞與王小毛有著共同之處。」一位有識者說。

案發前的2006年,王小毛參建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配套工程——津汕(天津至汕頭)高速公路天津段,這個項目總投資40億元,全長52.54公里,連接北京奧運主會場與天津、青島兩個分會場。

在啟動這個奧運配套工程的2006年2月,王曉毛再度更名,將「拂曉」之「曉」改為「大小」之「小」,是為倍顯嬌嗔的「王小毛」。但僅兩個月後,2006年4月,王小毛與她的情夫被隔離審查。

審判時,律師為其辯稱,王小毛在與李寳金共同實施的受賄犯罪中,始終聽從李寳金的安排,沒有李寳金的身份和職權不能實現受賄目的,所處的地位是從屬的,是從犯。法院亦據此給予從輕、減輕處罰。

根據王小毛案發後的企業安排,以及餘下不過4年的刑期,王小毛的浩天集團仍可在4年後大展宏圖。只是褪卻了強大權力的保護,王小毛能否在險惡商海裡如魚得水,值得觀望。

「公共情人」魅力何在

在王建瑞、王小毛之後,還站著另一個超級高官情婦——李薇。她更因「公共情婦」這一別稱招致全國矚目。

李薇,不僅是繼王建瑞、王小毛之後又一個承攬了奧運工程的高官情婦,還因為她週旋於數個高官之間,並編織了一張迄今為止最為龐大、複雜的腐敗網路。

李薇,1963年9月24日生,年齡比王建瑞、王小毛小。她祖籍雲南省昆明市。記者接觸過她的早年鄰居,對方稱李薇為人開朗,長相周正,「是個賢惠顧家的好姑娘」。不過,這些粗淺的印象只停留在昆明市青年路12號,在經歷一番城市拆遷後,那裡已被一排嘈雜的商鋪代替。

李早年在深圳讀書,並獲得那裡的戶口。她與王建瑞類似,有過一段並不如意的婚姻。前夫曾是雲南某知名捲煙廠廠長,職權亦是顯赫一時,李依靠這層關係接觸到她的家門、原雲南省長李嘉延。此後,李嘉延案發,昆明捲煙廠廠長陳傳柏外逃,玉溪捲煙廠廠長褚時健和雲南省菸草公司副總經理魏劍相繼獲刑。

期間,李薇找到早年相識的一名財經大員在京避難。此後,又經此人介紹,認識了原中國石化董事長陳同海,又經陳引見與山東省委原副書記、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相識。這個異鄉女子,由此週旋於各個省部級高官之間,並一直與各方保持曖昧的關係。

李薇別稱「李姐」,這僅限於一個相對封閉的小圈子流傳。《財經》雜誌引述知情人士的話稱,「(李薇)給人印象頗好:長臉,大眼睛,中等個頭,身材勻稱。」

依其相貌來看,李薇並非絕色女子,但「在眾人中,她還是比較顯的」。更為關鍵的是,李薇「談吐舉止有度,話語和緩」,這具備一個溫柔女性的所有品質;但若遇大事決策,亦可「拍案定調,雷厲風行」。

相識者稱,難能可貴的是,李薇為人極其低調,不主動惹事,且從不過分依賴於某個高官,對後者所作所為言聽計從。如此性格及言行,確為「高官情婦」中罕見。

跟王建瑞、王小毛不同,李薇身上已具備了「影子地產寡頭」的雛形。她在境外註冊離岸公司NC國際有限公司,自任法定代表人。另派表妹李雲梅作為NC國際有限公司的財務經理,負責其在內地的項目運作;又以其妹妹李嫻作為臺麵人物在深圳註冊公司,並最終與李雲梅共同控股境內的公司及財務,以此達成雙保險。

2008年2月5日,原山東省委副書記、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案在廈門市中級法院以受賄罪一審宣判,杜因受賄罪獲刑無期。他被認定的626萬餘元賄款,大多牽涉兩個女人:幫其收錢者梁巧雲和行賄者李薇。

此時李薇的身份頗為微妙,因為以行賄者而非情婦的身份認定李薇的涉案性質,實際直接影響到杜世成的量刑輕重。但辦案人員稱,李薇對杜世成案發後供出原中國石化董事長陳同海頗有微詞,她在案發後亦拒絕承認其與杜世成的特殊關係。

但不能迴避的事實是,在青島地產市場游刃自如的李薇,若無杜世成援手,恐難輕易染指大煉油項目生活基地、奧運帆船賽事基地等重點工程的商業開發。

根據已查證的事實,李薇的NC國際有限公司進退泰山地產公司,即通過陳同海低賣、杜世成高收,淨賺1億余元。其後,李薇又獲得了杜世成提供的青島奧帆基地的壟斷性商業開發權力。

杜世成送給李薇的第二份大禮,是為2008奧帆賽重點配套項目——李村河污水處理廠二期擴建工程。這個青島「十一五」重點工程總投資1.83億元,股權幾經轉讓,最後落入李薇之手。

不過,李薇的生存空間遠比王建瑞、王小毛之流更殘酷,她不僅要迎合高官們的意向,還要仔細平衡他們其他情婦的私慾。跟李薇判若兩人,杜世成的另一情婦梁巧雲卻私毫沒有經商之念。她代杜世成收受來自黃島電廠的250萬元現金賄款,以及青島永盛集團董事長張永贈送的一套價值198萬元的高檔住宅。

比李薇小5歲的梁巧雲是福建廈門人,她自稱《人民日報》華南記者站記者,實際僅為受聘的編外經營人員。2002年她以記者身份專訪過時任青島市委書記的杜,從此形影不離。

一位知情者說,李薇與梁巧雲曾多次照面,相對於後者的跋扈專行,李薇則顯得內秀許多。如今,梁巧雲並未被追究,李薇則因行賄罪、受賄罪和偷稅漏稅罪,等待著山東檢方的起訴。

又一支反腐生力軍

一位調查人士說,倘若沒有情婦王建瑞,劉志華的案件查辦要更艱難些。

他仔細分析了劉志華被控受賄的696.59萬元,其中有592.61萬元是王建瑞代收的,扣除兒子張偉所收的禮金,真正由劉志華個人收受的賄賂並不多了。

據悉,劉志華、王建瑞的性愛錄像,是安裝在王建瑞家中的針孔攝像頭所拍。這一鐵證亦是中央直接拿下劉志華的導火索。

「情婦現在成了反腐陣營的生力軍與突破口。」這位調查人員說。

在剛剛終審宣判的原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案中,情婦反腐已成了一個絕佳的個案。

65歲的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在臨近退休兩年時突然出事,他是建國以來被查辦的最高級別的軍官之一。

2006年6月29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公告稱,中止王守業全國人大代表職務。當日新華社的英文電訊報導,王守業因「道德敗壞」、「利用職權索賄、受賄」,「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情婦揭發。報導稱,一個未婚女性早前向當局告發王守業,承認她與王有「長期的不正常關係」。

「道德敗壞」由來,是身為將軍的王守業與文工團情婦蔣雯(音)長達8年的私情。1996年王守業擔任解放軍總後基建營房部部長——俗稱軍中「建設部長」,與南京軍區某文工團演員蔣雯同居。不久,30多歲的蔣為其生下一子。

2001年,王守業晉升為海軍副司令員,在與蔣協議分手並索要孩子監護權時出現分歧。蔣在協商幾年未果後,從2005年起走上了狀告王守業的道路。

根據相熟者介紹,導致蔣雯上告的原因,一是其索賠500萬元未果,二是王蔣之子已至入學年齡,名分之求告吹。蔣氏最偏激的作法是,聯絡他人在海軍大院門口散發傳單,此事最終引起中央軍委的重視。此後,中央軍委免除王守業海軍副司令員職務,海軍當屆軍人代表大會決定接受其辭去人大代表職務請求。

記者曾於2006年造訪王守業河南老家,並獲得其家人接待。在河南省葉縣鄧李鄉廟李村,王守業雙親均健在。王家小院隱蔽於一個破舊的小村落,外觀不及周邊鄰戶,但院內乾淨整潔,傢俱一應俱全。在父親王順謙的客廳挂有王守業家的一張全家福——在一棟別墅旁的草地上,前排端坐王順謙夫婦,後排王守業夫婦居中,其已成年的一子兩女分居兩側。據家人介紹,王守業的妻子自開公司,夫妻長期分居兩地。其兩個女兒均年逾30,現已移居海外。

王守業雖出身貧寒,但少小學習成績甚好,1964年以河南省高考總分第六名的成績被天津大學錄取,就讀於工業與民用建築專業,畢業後應徵入伍。其後40年間,工科出身的王守業演繹了從一名普通工兵到將軍的故事。

家屬介紹,情婦蔣氏終身未嫁,王未直接為她謀利,她提出的賠償王也無法承受。

蔣氏身上表現出的勇氣,已非個案。情婦舉報一時已成為反腐生力軍。

2008年6月28日,原陝西省政協副主席因「受賄」和「玩忽職守」獲刑20年。「道德敗壞,與有夫之婦私通,性質惡劣」,這是官方通報中關於龐家鈺作風問題的隻言片語。而真正的事實,則是情婦聯合告狀扳倒龐家鈺。

最極端的案例,則是原濟南市人大主任段義和謀殺情婦案。段義和與其情婦柳海平相差整30歲,柳海平出生於河北館陶縣,長相漂亮,身材苗條。段義和在聊城挂職時與柳海平相識,「二人長期保持不正當兩性關係」。起訴書稱,2007年2月以後,段義和因不滿柳海平對其提出的各種要求,與其侄女婿、濟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隊三大隊副隊長陳志多次密謀,於2007年7月9日以爆炸方式將其殺死。

同年8月9日,段義和案一審在淄博市中級法院宣判,段義和因索賄、受賄折合人民幣169萬餘元,還有110萬餘元的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且因故意殺人等三項罪名,被判處死刑。該案的處理速度,開創了中國司法史的先河。自7月9日下午爆炸案發生,至8月9日一審宣判,歷時僅一個月。其中,警方刑事偵查總計11天;檢方審查起訴5天;法院從接到起訴書立案、開庭審理至作出一審宣判僅用15天。

段義和成為改革開放30年來第六位被判死刑的省部級官員。此前,原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成克傑、原安徽省副省長王懷忠、原國家藥監局局長鄭筱萸、原河南省副省長呂德彬先後被判極刑。

上述官員中,除鄭莜萸外,其他都涉及情婦門事件。其中段義和更是集經濟犯罪、社會犯罪於一身,堪稱「空前」。

「陽光法案」

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後往往有一個奉獻著的女人,而一個腐敗男人的背後也常常伴隨著一個貪婪的女人。正如山東省供銷社主任矯智仁在法庭上的那句名言:「我戴的手銬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

不過,記者接觸過多位腐敗高官家屬,他們的妻子則直言了自己的痛楚。

來自中西部的一位高官妻子,雖年已50,但一副江南女性溫婉柔和的形象,身材不高,略有一點發福,白皙的臉上只有少許皺紋,常有的微笑讓她頗顯氣質。她說自己所在的政府大院,如同一個寡婦村,平日幾乎沒有男人在家。

「夫人們在一起議論,發現最長的一個官員已長達8個月未回家睡覺。」她說。

上海社保案揭盅之時,一個「夫人俱樂部」映入公眾眼帘。這個以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夫人為主要中心的夫人集團,形成了一個獨特的圈子,並與腐敗力量利益共沾。

而官方針對陳良宇的通報稱,「道德敗壞,利用職權玩弄女性,搞權色交易」,「曾與多名女子發生性關係,有一人曾3次墮胎。」

與高官不歸家相對應的,是一些高官親屬的移居海外,亦即「裸官」現象。

龐家鈺獲刑時,民眾才發現她的妻兒已在2002年移居國外。這個全新的高官腐敗樣本,先因驕奢淫逸的生活被口誅筆伐,落馬後又因「裸官」意外成了網路紅人。龐家鈺引發的「裸體做官」現象的討論,更值得人們深思。

對照41名樣本高官,他們的妻子年齡相彷,但從事的工作多為輔助性的文秘、離退辦等清水單位的閑散職務。對應於高官們的學歷與出身,這些婦人多數為他們「落難」時相識,還有農家婦女,一起走過數十年,已無分家可能。

另一位高官夫人告訴記者,她為人活絡圓通,在年輕時擁有男人一般的剛強性格。在那些並太愉快的年代裡,她在丈夫身後始終一如既往地支持著,在丈夫勾心鬥角於官場的日子裡,更是發揮著無與倫比的作用,用獨有的智慧和魅力出謀劃策、衝鋒陷陣,甚至博得了「外交夫人」的美譽。但針對丈夫的情婦,她既不能舉報,又無法離婚,移居國外成了最合適的選擇。

在缺乏社會監督的環境下,個別官員手中的權力彷彿有了磁性,沾親帶故者都能受到權力磁場的磁化,分享特權的實惠。

在中國轉型期複雜的社會環境中,權力尋租極易通過裙帶路徑擴張,制度疏漏還相當嚴重。縱觀41名高官的「情婦門」現象,即是明證。這些官員一路扶搖升遷,尾隨其至少10年的情婦們亦雨露均沾,足見申報規章在此形同虛設。

有刪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