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最大的「左」王:毛澤東的「四個最大」

2012-01-17 18:00 作者:凌鋒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今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是毛澤東的一百冥壽(按:此文寫於1993年),中國大陸各式人,以不同的心態舉辦紀念活動;有的想撈取經濟資本走發家致富的道路;有的則是想撈取政治資本,為極「左」路線招魂;還有些愚民則是人云亦云隨大流,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既然形成紀念活動的熱潮,包括出紀念幣、紀念表、紀念像、紀念……倒也使人想起毛澤東當年輝煌的日子。那時稱呼毛澤東是「四個偉大」,即「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這「四個偉大」到底是「群眾中來」,還是「群眾中去」,我也搞不太清楚。但是毛澤東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的林彪副統帥以他稱不上有任何特色的書法來題詞,卻是誰都看見了的。毛澤東當時也甘之如飴,走在林副統帥前面,接受群眾「四個偉大」的歡呼。只有到了感覺到林彪對他形成威脅,而且林的利用價值也已經完了的時候,才對「四個偉大」提出異議,而且是對外國人──美國記者斯諾說的,大概用他出口轉內銷,對林彪形成壓力,加上其他政治手段,表明林彪離天國近了。林彪後來也確實上天了,但最後還是落地,而且是粉身碎骨。那「四個偉大」同他一起,煙消雲散。

今時今日,我們去評價毛澤東,當然不能再用那「四個偉大」的老套了。經過時間的考驗,回顧毛澤東的所作所為,不妨也用和「四個偉大」近似的「四個最大」對他作一個初步的評價。

第一,最大的兩面派

和「階級敵人」作鬥爭,毛澤東的權術,可說集古今之大成,包括戰爭方面的運用。這種實則虛之、虛則實之,完全可以理解。但是他對自己的臣民,對自己的同袍也是如此,成了一個騙子。

「對別人馬列主義,對自己自由主義」,乃是他自己的寫照。什麼「為人民服務」,但他的所作所為,「為權服務」才是真的。例子不多說,五七年大鳴大放,動員人們鳴放,結果臨時加上「區別香花毒草六條標準」,把陰謀說成「陽謀」,不少中國的優秀知識份子就此中招,而他的「無產階級專政」也就此「鞏固」。

五九年八屆八中全會整了彭德懷以後,又和他說:「歷史可能證明你是對的。」可是背地裏又去組織「要害是‘罷官’」的《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把彭德懷往死裡打。一九六二年一月的七千人大會,毛澤東表面上作檢討,為「三面紅旗」造成的嚴重損失負責,背地裏卻指使江青和上海的柯慶施、張春橋、姚文元勾結,策劃發動文化大革命,打倒在第一線的劉少奇、鄧小平。一九六六年他和林彪打得火熱,讓林彪掌握軍隊和製造對他的個人崇拜,另一方面卻又在湖南滴水洞寫信給江青,表示他給林彪利用,因而對林彪不滿。而在利用紅衛兵打垮自己的政敵後,又把紅衛兵送到農村「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此後,一方面全力支持江青為他鞏固權力服務,又不時發出一些不痛不痒的批評江青的指示;一方面利用周恩來維持政府的運作,卻又支持江青搞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運動。

毛澤東是中共中央主席,這個兩面派,當然是全國最大的兩面派。

第二,最大的反革命家屬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高人民法院判處江青的「反革命罪」,死刑緩期執行。江青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經常代表毛澤東指手劃腳,不論形式還是實質,都是全國最大的反革命。毛澤東是江青的家屬,他的地位也是最高,權力最大。江青既然是反革命,毛澤東自然成了最大的反革命家屬了。

江青被捕後,中共費盡心思要將毛澤東和江青區別開來。能區別開來嗎?兩個不同的人,自然有區別,但本質上他們是一個人,因為他們是夫妻,有共同的「愛情基礎」,在政治上有共同的目標,所以毛澤東才提拔江青當文革小組的負責人,並且後來擔任政治局委員。

中共將毛、江區別開來的做法,包括說毛是被江利用,江青瞞著他幹壞事。毛澤東「英明神武」,江青做的那些事他不可能不知道,有些根本還是他指示的,怎麼可以賴掉呢?例如迫死劉少奇,毛澤東會不知道?又難道毛澤東不知道江青是「文化大革命的旗手」,並且坐上政治局委員的寶座?他連林彪念「政變經」都洞若觀火,對江青在床邊的所作所為又豈會不知?

在賴不掉的情況下,只好說毛和江早就分居。這更是欲蓋彌彰了。他們共同搞文化大革命,又是夫妻,有什麼理由要分居?如果因為理想不同,志向不合,又為什麼給江青擔任政治局委員?不過分居確實暴露了他們有「生活問題」,但是又因為政治上的相互需要而在黨中央裡沒有分手。所以說毛澤東是最大的反革命家屬,不但是夫妻關係上他逃不了「反革命家屬」的身份,從江青作惡來看,毛澤東也逃不了「家屬」共同作惡的身份。也就是說毛澤東不但是反革命家屬,而且是和江青沒有劃清界線的反革命家屬。在江青受到公審以後,毛澤東的罪行遲早也要受公審。

第三,最大的好色之徒

毛澤東的「生活問題」很多。他和江青的分居,也可能是為了方便各自找性伴侶。

就是比較公開的「愛人」,毛澤東少年時代還在鄉下時,家裡就給他娶了個羅姓的媳婦,是盲婚。難怪其後看上楊開慧,和她結婚。但二七年他上井岡山後,和賀子珍同居,就置楊開慧的安危於不顧。到三○年,國民黨得以從容捉殺楊開慧。這三年內毛澤東不去接楊開慧上井岡山,聽任國民黨屠殺,就是因為井岡山已經有了更加年輕漂亮的壓寨夫人。

紅軍「長征」前後,毛澤東不放過賀子珍,結果賀子珍為毛澤東懷孕多次。甚至賀子珍被敵機炸成重傷後,仍要成為毛澤東的泄欲機器。也難怪到延安後生下來的李敏,健康狀況一直不好。毛澤東說長征是「播種機」,這該是理由之一。

但是到了陝北後,好些國統區來的青年女人,使毛澤東越來越風流,毛和賀子珍的關係也就越來越差,賀子珍一怒之下離開陝北。最後還是上海來的電影明星藍蘋(江青)取代了賀子珍的地位。

全國「解放」後,毛澤東也更加解放了,他亂搞男女關係過程中「搞」了多少人,有多少孽種,是黨和國家的高度機密,有待以後批毛時公布出來。至少六十年代後,不少女青年被選中陪毛跳舞,有些就跳到床上了。

文革期間做毛澤東「貼身秘書」的張玉鳳,傳說最多,實際上從蛛絲馬跡中也可看出她「貼身」的程度。另外從其他不同渠道,包括翻譯,或者外巡時陪他的一些服務員等等,數也數不清。只要毛澤東有要求,就是革命的需要,哪一個革命婦女可以拒絕?

憑最大的權力玩弄女人,說他是中共領袖中最大的好色之徒,一點不假。

第四,最大的個人主義者

毛澤東做什麼事,首先是考慮他個人,一切為他服務。

青少年時期,他就提出「問蒼茫大地,誰主瀋浮」,表露了他的野心。以後的一生,就是不擇手段地來實現這個目標。

革命戰爭年代,他可以忍辱負重,但是一到他得勢,報復起來,自然也不手軟。

五九年八屆八中全會,本來是反「左」,但是他反「左」可以,別人反「左」就別有用心,擔心動搖他的地位。彭德懷上書反「左」,激怒了毛澤東,他偏偏就來個反右,使「三面紅旗」越高舉越「左」,老百姓受害也更大。

在資本主義陣營同社會主義陣營冷戰之際,毛澤東聲言不怕打核戰,「六億中國人,死了三億還有三億。」可謂豪言壯語,但不正暴露出他的冷血和殘暴嗎?甯願死三億人,也要保住他的權力和地位。

毛澤東和斯大林的矛盾,和赫魯曉夫的矛盾,根本不是「民族主義」的問題。斯大林的共產國際支持的王明、博古曾經整過毛澤東,所以毛澤東耿耿於懷。開始是逆來順受,到自己羽毛成長和豐滿後,就敢和斯大林討價還價了。後來同赫魯曉夫的爭執戰又是另一回事,那是爭奪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領導權的問題,所以後來「毛派」紛紛另起爐灶,和蘇聯的「修正主義」相對抗。

一九五○年爆發的韓戰,中共不顧後果,為了討好斯大林,也為了向斯大林示威,居然派軍隊去參與本來和中國不相幹的事,支持金日成的獨裁政權。毛澤東以極大的人命代價,甚至賠上自己的兒子毛岸英,為自己沽名釣譽。

「抗美援越」,又是一例,把幾百億的金錢加上人命,去支持越共的獨裁政權。

除此而外,以「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精神,將中國人民的大量血汗輸送給阿爾巴尼亞、古巴,以及非洲、亞洲、拉丁美洲那些獨裁政權,目的只是換取中共是「世界革命領袖」的「美名」,而最後也只是毛澤東要取得世界「革命導師」的虛名而已。而為了這些,中國人民要付出血的代價,並且付出大量的金錢和物質的代價。這就是毛澤東極端個人主義的表現。

毛澤東的這四個「最大」,歸根結底仍然可以歸結為一個,就是最大的「左」王。因為有這個「左」王包庇,沒有將「左」這個神主牌砸爛,所以時至今日有些「左」王還在活動,有的還甚為猖獗。這個「左」毒現在仍然深深毒害著中國,意識形態的僵化,特權階層的橫行,改革的重重阻力,皆拜毛澤東所賜。要紀念毛澤東的一百冥壽,我們要大呼:「毛毒不除,國難未已。」

来源:爭鳴雜誌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