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式英語不可怕 日本英語才鬧心(組圖)

2012-01-16 18:22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中式英語不可怕 日本英語才鬧心:大操賣 操特麼賣!

日本商店詭異廣告:大操賣!操特麼賣!

中式英語不可怕 日本英語才鬧心

日本大阪這家百貨公司的廣告負責人要麼就是不會講英語,要麼就是想玩玩兒惡作劇,惡搞一下不知情的顧客吧。

這家商店挂了好些個十分顯著的廣告牌,上面不是寫「大甩賣」,而是寫「大操賣」(Fuckin' Sale)——或更準確講,這英文更接近中文「操特麼賣」的意思——估計消費者們應該不想錯過這麼個好優惠吧?(其實只打了八折而已……)

日前,在日美國記者傑克·艾德斯坦(Jake Adelstein)就這家商店的低俗廣告寫了一篇文章,發布在自己的博客——「日本亞文化研究中心」,並附上了他朋友拍下的照片。

中式英語不可怕 日本英語才鬧心

他在博客裡面寫道:

「當時我倆正想去喝杯咖啡敘敘舊,我走進這家店裡看東西。老實講,我壓根兒就沒注意到那海報。然後突然,我環顧四周,這才發現店裡犄角旮旯兒全都貼著‘大操賣’海報。我當時茫然了,不知所措,但更讓我大吃一驚的是,我周圍那些人好像都看不懂這髒話呢?我跟朋友莎拉兩人都有日本血統,都是英文、日文雙語背景。我倆都只能痛苦地把臉扭向一邊……」

如此誤人子弟的廣告牌兒到底是怎麼蹦出來的?果客網(Gawker)介紹了「大操賣」這帖子以後,有個叫榮恩·西爾維(Ron Silver)的人寄給果客網一封電子郵件。西爾維在紐約經營一家叫「小弟弟家」(Buddy's)的餐廳,生意很火。他在郵件中說他感覺「‘大操賣’這事兒他得負責任」,因為在他的幫助下,這些髒話2009年隨著「小弟弟家」日本橫濱分店的開幕,被引介帶入了日本主流文化。果客網寫道:

因為新鮮水果在日本貴得離譜,所以當西爾維告訴員工無論如何也必須要用新鮮檸檬榨汁時,店員似乎異常猶豫,不斷問他「為瀋魔呢?為瀋魔呢?」

西爾維在電話採訪中告訴我們:「話說我訓練店裡這幫傢伙,我就教啊教啊,後來他們打電話問我,‘老闆你說新鮮,那意思是要冷凍嗎?’然後我就‘我操特麼……新!鮮!那意思就是特麼洗陰新,洗一安鮮!操你們丫別特麼跟我這兒亂整。’」電話中西爾維的聲音仍然透露出一種絕望。然而,這幫人還是沒搞懂——

「第二天,他們又‘老闆你說新鮮,你的意思是罐頭?’然後我就‘你特麼哪兒有問題???!?!?!?我操特麼真(想抽你丫挺的)……新!鮮!!操!!!」

後來,他日本的員工就將「操特麼真新鮮」作為至高無上的座右銘,直接給印到廣告上了。這髒話用來當廣告,有些誤打誤撞的味道,雖然低俗,但挺好笑,西爾維也就忍了。這句三俗英文本來是fucking fresh,有時也寫作fuckin' fresh或fuckin fresh,沒什麼太大區別。這一句不太乾淨的廣告語甚至成為了「小弟弟家」日本分號的非官方口號,該店後來甚至還推出了紀念體恤衫,見下圖,左為店門口廣告語「真特麼新鮮又好吃」,右為體恤衫圖案配文「操特麼真新鮮」。

中式英語不可怕 日本英語才鬧心

下圖為「小弟弟家」的廣告:粉紅檸檬水,本店自製,外賣OK!操特麼真新鮮!小杯24塊,中杯32塊。

中式英語不可怕 日本英語才鬧心

話說回來,確實就是因為這樣,「操」、「特麼」這些髒話才開始在日本流行嗎?操,這特麼永遠都說不清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