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薄熙來打黑,搶錢買官

2012-01-04 12:38 作者:姜維平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現在,我越來越清晰地看出了門道,自2008年開始的重慶「唱紅打黑」運動,至今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唱紅」聲音變啞了,「打黑」變得「黑打」了,前者以6月10逼宮失敗劃線,已徹底宣告唱「傻」;後者以李俊案驚曝為標誌,已臭名昭著,但欲罷不能,其原因何在?一言概之︰搶錢買官,是薄熙來的命根子!

據新華網報導,近日,在中央政法委的組織下,15家中央新聞單位抵渝,對我市(重慶)社會管理創新工作進行為期4天的集中採訪。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劉光磊向媒體通報稱,至今年10月底,我市立案查辦涉黑涉惡團夥533個,抓獲涉黑涉惡人員5442人。同時,查處涉黑「保護傘」77人。

由此看出,在政治局委員中,力挺薄熙來「唱紅打黑」的人,只剩下週永康了,他為了扶他「十八大」上馬,不僅調動公檢法司,包括國安部,所有的下屬部門支持他,而且,在李長春近期去廣東慰問汪洋,態度有點轉變的情況下,急不可耐地直接插手宣傳工作,組織了如此眾多的新聞媒體給薄熙來捧臭腳,這是極其罕見的,它說明,薄熙來瞄準了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寳座,躍躍欲試,志在必得。

實際上,薄熙來心裏非常清楚,如果「十八大」入常落選,那些早己掏了他的「地溝子」的遼寧省地方官,立即會倒向團派,合盤托出他的貪腐證據,不用講別的,光是在大連第一個動用社保資金8億元,搞房地產開發之罪,就夠他喝一壺的,所以,他年過花甲,力不從心,名聲不佳,也要拼了老命爬上去!而周永康呢,為了保住以前在石油界的既得利益,取悅於江澤民,也急需薄熙來接班,做他的代理人。

因此,薄熙來大張旗鼓地以打黑為名,枉法追訴,排斥異己,不僅把重慶變成了中國最大的監獄,用200多億造60萬隻攝像頭,使人們鴉雀無聲,萬馬齊喑;而且,搶錢買官,財大氣粗,累積了上千億的所謂「涉黑」,「涉黃」資產,大都變成了包裝費,廣告費,公關費,禮品費,會議費,接待費,等等,還加上購買李嵐清字畫的「孝敬費」或「收藏費」。五花八門,不一而足,對所有與「十八大」有關的人和部門展開進攻收買之勢,既毫不掩飾,又嘆為觀止。

據重慶媒體披露,在情況通報會上,劉光磊介紹,近年來,我市在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工作方面取得了明顯成效,公眾安全感指數大幅度提升,據重慶市社情民意調查中心調查,2010年達95.89%,創歷史新高。綜治工作在全國的綜合考評中排位呈逐年上升趨勢,去年,各項指標均居全國前列,綜合得分達93.48分,在全國排名第一。這一數據標誌著重慶已成全國最安全、最穩定的地區之一。

顯然,由薄熙來操控的統計局提供的數字,像毛巾從河裡撈出,能擰出虛假的水,沒有什麼公信力!這些東西不過是煙幕彈,它要遮擋的是薄熙來真實的目的︰面對社會的貪腐之風,他要繼續高升,必得有錢,而靠地方稅收,不僅杯水車薪,而且積速太慢,薄熙來在太太谷開來等人的策劃下,找到了短平快,一舉多得,欺騙性最強的辦法︰「唱紅打黑」,前者把重慶人「唱」迷糊了,後者把國人「打」暈了,而白嘩嘩的銀子流入了地方財政和私人的小金庫,於是,警察成了主力軍,「打黑」成了印鈔機!

重慶媒體轉述劉光磊的話說,截至2011年10月底,我市立案查辦涉黑涉惡團夥533個,抓獲涉黑涉惡人員5442人,破獲公安部在帳命案1914起(其中,歷年命案積案616起),抓獲殺人犯1329人(其中,殺人逃犯658人),追逃3.71萬人,查封涉案資產61億元;一審判決涉黑案件107件1322人,查處「保護傘」77人,徹底摧毀了一批黑惡犯罪團夥,並挖出了文強、彭長健等一批「保護傘」。

由此我們可以找到鎖鑰,薄熙來打黑「黑打」,瞄準的大都是億萬富豪和千萬富翁,不信看看533個團夥裡,平均按每個團夥18人計算,一共就有9594人涉黑,還不包括近一個月判決的涉黑團夥,有幾個團夥的老大老二是窮光蛋?
重慶市公安局打了幾個真正的涉黑團夥?估計不到20%。用其來掩人耳目,瞞天過海,而他們真正的目標是那些有錢的民營企業,而且沒有一個國營企業。從黎強到彭治民,從陳明亮到王紫綺,從龔鋼模到李俊,從馬當到王天倫,從趙小平到王光成,沒有一個不是億萬富翁,有的身價甚至幾十億。至於那些「保護傘」不過是小點綴。再看他們的判決書,在李修武一審宣判前,所有人除了實刑,沒有財產方面的附加刑,在法院罰沒「涉黑」,「涉黃」資產的同時,都有一個意味深長的灰色辭句是「追繳」,前者的數額國家有明文規定,後者卻是模糊概念,並由王立軍所領導的公安局說了算。

而且,重慶還有兩個特點,一是把歷年的地痞,無賴,社會小混混,倒蛋鬼等等,都找出來,和某一個有錢的老闆,拉郎配似地硬是拼湊起來,把他們包裝成「黑社會」,這樣才能理直氣壯地沒收財產;二是實在找不到故事,就索性把民企框架直接等同於「黑社會」組織,把一些老闆打成黑老大,用這種最簡單方便的辦法,既滿足了下層老百姓仇富心理,又可以名正言順地「打土豪」「分田地」。真是名利雙收。

這就藏下了伏筆,薄熙來可以冠冕堂皇地使用這部分錢,打通上升的途徑,雖然,支付了2700億唱紅,把重慶財政掏空了,但他一點也不怕,據重慶新聞界消息人士稱,打黑累積的錢多達1000多億元,光彭治民的財產就有90多億,還不包括被公安硬拉進團夥的曾智強的兩個億,為什麼重慶媒體沒報這麼多?

正如上述的數字61億是「造假」和「藏姦」一樣,薄熙來是故意叫它「縮水」,比如,李俊的淨資產是40多億,他們卻低報20億,這樣就悄悄地藏起來了20億多億,以便下一步沙坪壩邁瑞公司暗渡陳倉,或以私下串投標方式拍賣,或以國企「吞鯊|」「今普」模式公開搶奪,前者指定送給利益集團的人,後者委任一個死黨當老總,總之,都在薄熙來和地方財政的手心裏,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所以,薄熙來可以邀請海外媒體老總,香港主流媒體老闆,國內各省市媒體記者,還有雞零狗碎的網路媒體總監,「版主」,「博主」,等等,以至上述15家中央媒體的記者,形成了海陸空,全方位,廣領域,多層次的公關輿論宣傳,大把花錢,洋洋灑灑,謊言的聲音蓋遍了全球,據透露,薄熙來為了收買各種媒體,已向海內外報刊,網站提供了多達80億的廣告費,其中有的是少數的「硬性廣告」,而大多數是「軟性廣告」,即以專版費,專刊費,撰稿費,宣傳費,策劃費,勞務費,印刷費,購書費,等等,各種名義列支結賬。總之,把重慶的民脂民膏和民企老闆幾十年的勞動成果,全部變成了一股花錢買官的浪潮。

重慶的「唱紅打黑」變成了為薄熙來十八大謀求上位的文革式的政治運動。其中薄熙來圈定「打黑」黑打搶錢的總目標,市委辦公廳負責公關、策劃,王立軍操縱公、檢、法、司負責搶錢(主要是民企),由宣傳口何事忠等人為其負責「燒錢」。可見,薄熙來為博上位,重慶市各級分工明確,其「重慶模式」全世界獨一無二。

此外,薄熙來還用這筆錢雇佣了李希光,「孔叫獸」,「狼險評」,等等,一大批新的「梁效」文人,組成了建國以來規模最大的「吹鼓手」「合唱團」,一方面佔據了國內的所有官方媒體,連《人民日報》也不甘寂寞;一方面收買數以千計的「五毛黨」,藏在海外媒體的夾縫裡,以跟帖,留言,博客,電郵等各種形式,為薄熙來唱頌歌,對批評他的人打棍子,扣帽子,除了誹謗,造謠,漫罵,就是恐嚇,誣陷,沒有一言是以事實說話的。

如果以為薄熙來搶錢買官,僅限用於媒體宣傳,就是「只見其一,不見其二」,他更厲害的一手,還是盤活上述「涉黑」,「涉黃」資產,以公開招標拍賣的方式,送足人情,表面上是平等競爭,卻圈定範圍,預謀指向,恐嚇它人,盡收私囊,這就是為什麼一定要殺死陳明亮,不得不「二次拍賣」他的財產的真實原因,不論怎樣,這些財產既然「涉黑」「涉黃」,家屬不敢計較,圈外人不敢涉足,只能低價賣給三種人︰第一,中南海高官的親友;第二,各省市十八大上有投票權的基層官員及其親友;第三,過去大連或鐵嶺等地的薄熙來,王立軍的鐵哥們。

薄熙來搶錢買官,非重慶一時之舉,已積累豐富經驗,並飽嘗甜頭,早在90年代初期,他下令成立了大連站前綜合治理辦公室,表面上看,是為了在大連火車站前維持秩序,淨化環境,他重用彭某等一批打手,繞過站前派出所民警而野蠻執法,把小商小販和殘疾人摩托車主趨趕得四處逃竄,而實際上,是利用零星罰款,不開發票的方式,索賄受賄,籌款買官。

那時,一年的罰款,經彭某之手多達三千萬元,全市的處級幹部中,只有彭某可以直接向薄熙來匯報,連他的下屬骨幹「九子」打死人都不償命,其奧妙就在這裡。1999年,彭某對法院的人說,我的弟兄打死人咋的了,與我們給薄市長的貢獻比,這算個啥?大連市西崗區法院院長周某說,沒辦法,薄熙來親自下令,從寬處理,打死人的三個幹部,只象徵性地判了兩三年,早就放了!……….

由此看來,薄熙來重慶「打黑」運動,是大連枉法追訴的升級版,但目的都是如出一轍,他是一個官迷,也是一個既要名又要利的大貪官,正因為他知道家人以權謀私,罪惡纍纍,故才瘋狂地再賭一把︰做為外來戶,一身輕地來到重慶,手裡沒錢但有權,可以指鹿為馬,點石成金。

於是,在季鉦瀚提供的線索裡,在王立軍的蠻幹下,終於找到了「聚寳盆」,盆裡是銀,盆裡是金,他要「真金白銀」買下常委,回師中南海。但他忘了︰現在,盆裡是血,盆裡是淚,不要以為陳明亮,樊奇航等死人,真相就永遠消失了;盆裡是火,盆裡是浪,薄熙來打黑搶錢買官,天怒人怨,必將葬身火海,粉身碎骨!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附:

薄熙來、王立軍、李劍銘、郭維國以涉黑名義

搶劫重慶俊峰集團財產一覽表

項目

面積

市值單價(人民幣)

市值價格

(人民幣)

備註

1

俊峰香格里拉

未開發麵積約420畝土地;

700萬/畝土地

420×700萬/畝=29.4億

總面積665畝土地。可開發規劃淨面積520畝土地,已開發100畝土地,剩餘420畝土地。

2

俊峰香格里拉可售房源

100套商住房×150平方米

1.1萬/平方米

1.5萬平方米×1.1萬/平方米=1.65億

3

龍鳳雲州地鐵商業用房

約4萬平方米

2萬/平方米

4萬平方米×2萬/平方米=8億

該物業在楊公橋地鐵站內,是沙坪壩最優質的商業用房,2萬/平方米是最保守的市場價格。

4

龍鳳雲州車庫

約1000個車位

10萬/個

1000×10萬/個=1億

龍鳳雲州車庫也是位於楊公橋地鐵站內,10萬/個車位也是保守市場價格。

5

金龍玉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所屬金龍玉鳳國際俱樂部商業房

約5000平方米

2萬/平方米

5000平方米×2萬/平方米=1億

金龍玉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是俊峰集糰子公司,金龍玉鳳國際俱樂部是金龍玉鳳管理有限公司子公司。

6

金龍玉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所屬單位金龍玉鳳大酒樓和龍鳳茶樓商業用房

約3000平方米

2萬/平方米

3000平方米×2萬/平方米=6000萬

金龍玉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是俊峰集團的子公司,金龍玉鳳大酒樓和龍鳳茶樓是金龍玉鳳管理有限公司的子公司。

7

解放碑金融街味宛項目土地

5452平方米

約5萬多/平方米

市值約3億(不含拆遷費)

解放碑金融街味宛項目所屬俊峰集團金鵬超投資有限公司,現已被重慶市政府指派重慶市公安局專案組強行逼迫以5000萬價格賣給渝中區政府。該項目是重慶市解放碑最繁華核心地段,升值潛力無限。原規劃建設65層集金融、商業、酒店、寫字樓為一體的解放碑標誌性建築,該項目是俊峰集團金鵬超投資有限公司在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拍賣所得。

8

俊峰香格里拉售房應收款(客戶在銀行按揭應付我公司款項)

說明:重慶市工商銀行北碚支行、重慶市農業銀行沙坪壩支行、重慶華夏銀行沙坪壩支行應支付我公司約1億多人民幣。因重慶市公安局控制銀行,不同意將該收入的(俊峰香格里拉項目)款項,支付給俊峰集團,用於支付重慶市公安局沒收、追繳所謂的涉黑資金和面臨的巨額罰款,強行扣押俊峰集團現金3億多並劃到重慶市沙坪壩區財政賬戶,累計已全面控制的現金4億多人民幣。重慶市公安局也由此全面控制了整個俊峰集團,包括人事、行政、財務權利等。

9

俊峰集團辦公樓和售樓部

約5000平方米

約2萬/平方米(含精裝修、辦公設施、設備)

約1億人民幣

附辦公大樓和售樓部圖

負債說明:

1

負債在重慶市工商銀行北碚支行、重慶市農業銀行沙坪壩支行、重慶華夏銀行沙坪壩支行的總貸款約三億。

2

應支付建築款項,約一億。     

3

總計債務不超過四億人民幣。

俊峰集團和俊峰置業總淨資產說明:

俊峰集團公司總資產約49.65億-負債銀行貸款約3億-應支付建築款項約1億=俊峰集團公司總淨資產保守市值約45.65億。

以下是李俊、李修武所謂涉黑案,經過薄熙來重慶當局拼湊、包裝後的庭審以及資產縮水報導(部分):

20成員被控七宗罪,庭審預計持續4天

「請帶李修武等20名被告人上法庭。」昨日上午9時10分,沙區法院大法庭,主審法官趙詠梅敲響法槌後,沙區金龍玉鳳國際俱樂部(簡稱「金龍玉鳳」)大股東李修武等人身著黃色號服,在全副武裝的法警押解下進入法庭受審。該團夥自去年10月12日被警方搗毀後,目前除黑老大李俊潛逃他國外,李修武等20名主要成員悉數歸案。據悉,李俊團夥靠200萬元起家,在不到20年的時間裏,資產增值20多億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