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負心男「逼死」痴情女:引發熱議的遺書(組圖)

2012-01-01 09:48 桌面版 简体 8
    小字
中國編輯按:2011年12月間,浙江一微博名為「赤hero兔」的已婚男子和「小三」逼死原配的事件在微博上炒的沸沸揚揚。2011年12月25日是西方聖誕節,也是肖艷琴與她的前夫姜宏登記結婚的紀念日。據說,就在這很多人會歡慶的節日裡,肖艷琴卻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她遺書中記錄了自己生前的這段遭遇,原文被放到網上,並在網路以爆炸性的速度傳播。2012年的第一天,天涯論壇有消息說肖艷琴並沒有死,不少網友紛紛表示欣慰。事情的具體經過看中國無法核實,單就這封遺書而言,刺痛的絕不僅是肖艷琴與她的朋友家人。
 
【很多人都說,尤其是在男人看來,在現在這個社會男人出軌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在我這裡,我永遠都沒有辦法接受這種事情,哪怕真的有一天連法律都規定男人可以養小三,哪怕所有人都因為看多了這樣的事情而變得麻木和不以為然,我也永遠不會接受自己的丈夫這麼做。違背道德和原則的錯誤永遠都是錯誤,無論這個錯誤變得有多普遍,就像流行感冒無論它發生的概率有多頻繁,它始終都是種病,是不正常和不應該被接受的。姜宏總說這是個道德感和責任感缺失的年代,可我卻覺得這不過是那些違背了道德和責任的人為了安慰和欺騙自己而找的藉口罷了。而對於那個女人俞佳做出的這些事情,更令我對這個社會感覺混亂、迷惘,我真不知道這時代的男人女人都怎麼了。】
                                                                                                         ——摘自《肖艷琴的遺書》
 
肖艷琴與前夫(網路圖片)
 
肖艷琴與前夫(網路圖片)
 

網上流傳的第三者(右)的照片
 
遺書原文:
 
親愛的姐姐、姐夫:
 
對不起,我實在撐下去了。當我看到姜宏和俞佳國慶期間去酒店的開房記錄那一刻,我就已經知道自己是活不下去了。我們五月份剛辦的婚禮,他十月份就跟別的女人去酒店開房,家裡的大紅喜字還鮮艷的貼在那裡,我真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多麼希望自己在那個時刻就已經死去,也免受了之後這許多日子裡地獄般的煎熬之苦。只是想著你們說的,我輕易結束自己的生命已經是非常自私和不負責任的選擇了,假如什麼都沒留下給年邁的父母就這麼死了,那對辛苦養育我長大的父母來說,更是不孝之極。所以,我才答應了你們跟他協議離婚,苦苦的捱著這段生不如死的日子,雖然我心裏萬分的不願意和他離婚,但我想如果這樣在我死後至少能留些東西給父母養老,儘管不多,但也算是盡了我做人子女的最後一份心力。
 
姐,可是我真的好累好厭倦了,現在到珠海見到了媽媽和你可愛的寶貝兒子,我已經沒有什麼可牽掛的了。明天就是聖誕節了,是我和他結婚2週年的紀念日,我實在沒法再煎熬下去,哪怕一分一秒都堅持不住了。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事,耗盡了我所有的生命力,我從來不知道噩夢可以延續這麼長,這麼痛苦。在我離開杭州前的那些日子,我整天一個人窩在房間裡,反反覆覆沒日沒夜的想著發生的這一切,每一個場景每一句對白每一個細節都那麼清晰的在我腦子裡不停的翻滾浮現,我想控制自己不去想都不行。而即使到現在我也沒有想明白,我究竟是做錯什麼了才淪落到這樣一個結局?難道說我再三地選擇相信自己的丈夫反而成了我悲劇的最大根源?
 
從2010年底我第一次在姜宏辦公室看到他和俞佳曖昧的聊天記錄以及雪天他們出去拍的親密照片,當時我震驚和傷心的感覺以及在他公司樓下十字路口我不停哭泣的情景,此刻我依然清晰的記得。然而在他發誓和保證他跟俞佳絕對沒有什麼後,在他懺悔是他沒恰當的劃清朋友界限的誠懇表情下和他再三的承諾下,我選擇了相信他。
 
而後來他們雖然一直都有聯繫,但我看到姜宏積極的把自己的兄弟們介紹給俞佳作男朋友,並且我們的婚禮上俞佳也來幫忙了,天真的我心裏還暗想自己錯怪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在婚禮後不久我就看到俞佳給姜宏發信息讓他買香奈兒的粉餅送她當生日禮物,而姜宏在參加俞佳的生日聚會那晚直到凌晨4點多才回家,當時他明知道我一個人生病在家。沒過兩天,我就在姜宏的電腦上再次看到他跟俞佳更為曖昧的聊天記錄,當我情緒崩潰的哭著問他時,他卻再次發誓說俞佳只是他過去的一個普通同事,說他對俞佳完全沒意思,他說我才是他的生活必需品,而俞佳對他來說什麼都不是。他的誓言和擁抱還有眼淚令我再次相信了他,同時他再三保證他會跟俞佳說清楚,以後沒事情不要再聯繫,因為我會介意。而當時的我還傻乎乎的替他著想,對他說你們還是不要絕交,免得你們朋友問起來,你會尷尬和沒面子,只要你們保持適當的距離就好了。
 
而後來他學聰明瞭,他開始給手機設置開機密碼圖案,並且每次都把QQ聊天記錄刪除,只是他卻忘記在最近聯繫人列表裡把俞佳給刪除了。於是我一直都知道他們還有聯繫,但我總勸我自己要相信他,因為我婆婆說他是你丈夫,只要他說沒有你就要相信他,我覺得她說的有道理,所以雖然我對他們一直有聯繫覺得心裏很不舒服,但我一直忍著沒再去問姜宏什麼。
 
9月份,姜宏用我們的婚假跟他同學去西藏旅遊,在他走的前幾天,我再次在他電腦上看到他跟俞佳的一段聊天記錄,他當時沒來得及刪除,上面記載著他們約好一起吃飯碰面。我裝作若無其事的問姜宏最近有沒跟俞佳聯繫,他非常肯定的說沒有,說自從他跟俞佳說過後,兩個人基本上就沒聯繫了。我當時沒拆穿他,等第二天再看他電腦,那段聊天記錄已經被刪除了。於是等他去西藏後,9月中旬我直接去俞佳公司新世紀期貨樓下找她,我要問她究竟是出於什麼心理非要一直跟我丈夫保持這種曖昧不清的關係。我清楚的記得她當時義正言辭的表情說她對姜宏完全沒有那種意思,說姜宏不是她喜歡的類型。她說他們家是很傳統的,堅決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說就算我和姜宏離婚了,她也絕對不會跟姜宏在一起。她承認是她強迫姜宏一定要叫她「天仙妹妹」的,雖然她年紀比姜宏還大,她坦誠的說是因為她很「千」。她說她保證以後不會再這樣了,說只要我開口她馬上跟姜宏絕交。我看她說得那麼誠懇,便真的相信了她,我還傻傻的告訴她我國慶要去韓國,問她喜歡什麼我給她和陳楠帶禮物回來,以感謝她們在我們婚禮上出力幫忙。我怎麼也沒有想到才沒過幾天,她就跟我丈夫出去開房,而我還真的從韓國給她帶禮物回來,還是讓我丈夫親手交給她的!
 
直到11月11日,我再次打開姜宏電腦,看到他跟俞佳這一段時間以來的聊天內容,看到他給她買情趣內衣褲,看到他們每天一起吃飯碰面的記錄,我才徹底懵了。然而,即使在這個時候,他依然能發誓他沒有出軌沒有背叛我和我們的婚姻。他在他父母還有謝苗夫婦面前將所有的責任都推給俞佳,說是俞佳勾引他,他只是在調戲她而已,並且當著我們所有人的面給俞佳打電話,說他只是調戲她而已,對她沒有什麼意思,讓她別誤會。他的誓言和謊言再次贏得了我們所有人的信任,哪怕這份齷齪的聊天記錄就擺在我面前,我依然選擇了相信他是被引誘的,相信他內心依然是愛著我的。
 
當晚他使勁的抱著我哭了又哭,一個勁地發誓他絕對沒有欺騙和背叛我,發誓他只愛我一個人,他發誓他絕對不會跟俞佳在一起,在場的人都可以作證。而第二天他到紹興謝苗這裡來的時候,他依然是深情款款地跟我追憶當初我們在一起的美好,發誓他從來沒有欺騙和背叛過我和我們的感情,他說我們的婚姻是最神聖最純潔的,因為我們的婚姻完全是憑著對彼此那份深深的愛情和信任結合到一起,沒有任何別的什麼物質呀現實呀或者是奉子成婚之類的因素在裡面。他的眼淚和表情連謝苗姐妹都感動了,我又怎能不信他?
 
可是11月15日下午,當我在公司收到朋友發來的公安系統上登記的他和俞佳國慶期間出去酒店開房的詳細記錄時,那一瞬間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了,我的人生、世界被完全的顛覆了,那一刻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心整個死了,再沒有辦法活下去。
 
2011 年10月2日 ,杭州必思酒店425房;
 
2011 年10月3日 ,千島湖天清島酒店5509房;
 
2011 年10月4日 ,千島湖天清島酒店9312房;
 
2011 年10月5日沒有開房記錄,因為那天是俞佳的小姐妹微博名叫「餅乾花花」的女人生日,他們從千島湖回到了杭州,當晚估計玩通宵或者在人家裡過夜;
 
2011 年10月6日 ,他們繼續在杭州的莫干山路691號漢庭快捷酒店開房,房號8905房。
 
我一個字一個字的看著這份開房記錄,我也很想懷疑它的真實性,可公安系統裡的記錄清清楚楚的擺在那裡,沒有人會平白無故的編出這麼份記錄來冤枉我丈夫呀,而且我也記得很清楚俞佳的微博上確實發了她10月3日那幾天去千島湖拍的照片。只是我當時怎麼也沒想到她是跟我的丈夫在一起,沒想到那些照片是我丈夫用我送他的生日禮物那只單反相機給她拍的!千島湖是當年我和姜宏還有他最好的兄弟陳傑以及謝苗一起去遊玩過的地方吶,他怎麼有臉帶別的女人去那開房玩得不亦樂乎??我更無法理解他在跟別的女人開過房之後,居然還能若無其事的照常跟我親熱,他怎麼一點都不覺得害臊呢??當年是他和我承諾併發誓我們倆永遠都只可以屬於對方的呀!
 
姐,自知道他們國慶就已經去酒店開房後,我整個人以及我的整個世界就崩潰了,一切都變得那麼虛幻,沒有一點真實感。之後你們轉告我的那些關於姜宏已經撕破臉面,他請了律師,轉移了我們的共同財產,並將家里門鎖都換掉以阻止我回家,他把他家裡和公司電腦上跟俞佳的聊天記錄都刪除得干乾淨淨,他以為這樣我就沒有證據了,他還揚言說我敢走法律途徑宣揚這件事情他就讓我一分錢都拿不到。多麼可笑,又多麼可悲。他以為他自己怕窮怕的要命,別人便都會像他一樣把錢看得比命還重,我清晰的記得他曾經那麼真心的讚揚我不愛財不貪便宜不像一般世俗的女人。姐,你知道麼,這個時候我甚至已經感覺不到更多的心痛了,我只是害怕,我恐懼得渾身發抖,我想到他之前一次又一次的眼淚和誓言,想到他那麼深情和難過的表情,我的世界混亂了,我不知道究竟什麼才是真,什麼又是假?我沒法接受我自己的丈夫竟然是個那麼出色的「影帝」,我不知道我自己究竟是嫁了個什麼樣的人,現在的他,變得那麼的陌生可怕,比所有噩夢中的魔鬼更恐怖,魔鬼至少不會這麼處心積慮的撒謊和欺騙,不會用誓言和眼淚再三地欺騙我。
 
後來,我就變成行屍走肉了,我聽從你們的安排跟他協議離婚,我聽你們的不跟他鬧,我看著你們為我奔波來奔波去,聽著你們跟他爭論我今後的生活和財務分配,我就像個局外人在看一場跟自己毫不相關的話劇。姐,我這樣說你們一定很傷心,因為你們完全是為了我今後的生活考慮才大老遠從珠海跑到杭州來跟他談這個什麼離婚協議書,可是你們卻不知道我早就沒有以後了,也沒有什麼未來的生活,我的一生到此為止了。我唯一也是一直揪著放不下的只有那一個問題,他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要做出這樣的事情之後還假惺惺地演出那麼多眼淚和深情來欺騙我?他怎麼能這樣對我?怎麼做得出來呢?
 
我曾多次想,他要是坦誠的說出他做的這些事,他如果能當面承認他確實變心了承認他喜歡上別人了,我會很生氣很傷心會罵他不負責任不信守承諾,但我至少會覺得他敢作敢當是個勇敢的男人,可他偏偏死活不承認,非要再三當著他父母以及朋友的面發誓和保證他沒有出軌沒有背叛我。哪怕是在簽離婚協議書那天,當著他最要好的兄弟章明明的面,當初也是章明明夫婦陪著我們一起去登記結婚的,是我們婚姻的見證人,我都把他跟俞佳的開房記錄背下來了,他卻依然裝傻依然發誓他沒有出軌,說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和俞佳的身份證會登記在千島湖的酒店,他發誓他無論是心靈上還是肉體上都沒有背叛我沒有背叛我們的婚姻。所以後來我什麼也不說了,我就一直盯著他看,我死死的看著這張我曾經深愛過並且到現在都放不下的臉,我看著他眼睛都不眨的發著假誓言,看著他滿臉深情的保證他真的沒有外遇沒有出軌。我看著這個人,我想著這是我深愛的丈夫呀,這是我選中要伴我度過一生的男人呢,我曾經那麼真摯的信任他,相信他說過的每一句話每一個承諾,我是真的認為他是上天派來守護我的天使,我將自己後半生的幸福放心的交給了他,全心全意地期待著與他共度幸福的一生,我怎麼也無法接受,轉眼之間他卻變成了現在這個滿口謊言和滿腹心計的「影帝」!我真的沒有辦法去面對這一切。
 
直到11月18日我們辦好離婚手續後,他才含糊地承認他是一時衝動所以做了那樣的事,可一時衝動能衝動五天嗎?他說他是考慮到如果他承認了怕我會去告他,怕打官司,所以他的理智告訴他堅決不能承認。我真的很想跟他說,難道你的理智就沒告訴你,你這樣對自己的父母、妻子和最好的朋友撒謊,再三地發假誓,你失去的是遠比那些你所看重的所謂利益和名聲更重要的東西嗎?我親愛的丈夫,你失去了人與人之間最珍貴的信任,你對我們這些最親的人都可以滿口謊言,面對著擺在眼前的事實都依然輕鬆的發著毒誓,推卸所有的責任,以後還有誰會敢再相信你?你失去的是你用再多的金錢和利益都無法挽回的最珍貴的品質,你明白嗎?
 
姐,我以前聽說過人翻臉無情後有多可怕,但我真的沒有想到這樣的事情會那麼真實殘酷地驗證到我身上。原本我以為,我當初為了他的幸福承諾而辭掉上海安穩的工作來到杭州重新開始,而現在又為了他的背叛不得不辭掉在杭州好不容易發展起來的事業,我再三地拒絕了領導的挽留和好意,我放棄即將到手的年終獎和事業前途,只為早日離開杭州這個傷心地以成全他和俞佳。連我的領導都知道我已經失去了家庭,假如再失去事業會對我的生活造成致命的打擊,他們都會擔心我今後的日子要怎麼支撐下去。而我不奢望姜宏會有多感激,但我想是因為他的背叛和不負責任才逼得我失去了所有甚至已經決定把命都舍去給他,他多少心裏會覺得有些內疚和不安吧?可我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反而在他朋友面前譭謗我對他家暴,把離婚的責任全部推在我身上!當他同事以聽笑話的語氣告知我這些時,我真的呆住了,我不斷地問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了,這個男人怎能如此無恥可怕?我知道他是為了保全他自己的名聲而四處找藉口對別人解釋他今年五月份剛辦的婚禮卻在十一月就離婚了的荒唐事,可那麼精明的他怎麼會找出這麼爛的藉口來呢?真是可悲可笑呀,姐,我實在無法想像我這個身高僅160cm 大半年來還一直在不停吃藥看病的病弱小女子究竟要怎樣才能對他這個身高 185cm 的籃球健將施家庭暴力??
 
而關於他說的我們家人貪錢的話,我只想說蒼天可鑒,當年我選擇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他還只是一個被人呼來喝去什麼都沒有的小職員,他自己很清楚的知道他是我所有追求者當中收入最低的,他每個月工資只有一千多尚不如我,可我從來沒有說過任何一句什麼。我總記得奶奶生前對我說,選男人千萬不要只看經濟條件,只要他人品好肯積極向上,物質條件遲早會好起來的。我和姜宏結婚的時候,家裡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我們所有的傢俱家電還有車子都是我們結婚以後一件一件慢慢添置起來的。和他在一起的這三年,我從來沒有讓他給我買過任何一件首飾,哪怕是一條手鏈,即便後來我們經濟條件變好了,我也從未要求他給我買什麼奢侈品或者名貴衣物。反而因他媽媽讓我們存錢買房子,我開始變得很節約捨不得花錢,比當年我自己在上海生活時更不如。連我們的婚戒,我都讓他選的最便宜的一千多塊的,而為了他一定要給我買個價值過萬的鑽戒我還跟他生氣鬧情緒,責怪他亂花錢,姐你應該還記得當天我和他選鑽戒的時候我給你發簡訊是這麼說的吧。而我們的婚禮,也是一切從簡,收到的所有禮金和長輩的贈予全都存在了姜宏的賬戶裡,我是那麼地信任他,當初我婆婆建議我管他的財務時我還跟她說我對姜宏很放心,他不是個會亂花錢的人。我怎麼也想不到會有這麼一天他竟然會用財產轉移這樣的手段來威脅我,我更想不到他會開我們的車花我們的錢帶別的女人去開房,還給那個女人買手機、買內衣褲等一大堆情趣物品,當我看到他淘寶上的買給俞佳的各種購物記錄時,我簡直要瘋了,我不斷的問自己,做出這種事情的這個男人真的是那個和我結婚並誓言相守一生的丈夫嗎?姜宏真的是這樣一個平時道貌岸然背面卻如此下流無恥的男人嗎?我想起不久前他還跟他同事祝勤偉一起鄙視他們公司某個帶著小三到處露面的同事,我真的無法理解為什麼轉眼間他就變成了他自己口中鄙視的那種人了?姜宏曾經對我感慨他大學時候很窮沒有錢買衣服打扮自己,說連帶女朋友去開房的錢都沒有,所以他還笑著說我必須對他負責一輩子。我當時怎麼也不會聯想到有一天他收入上去了,他居然就會帶別的女人去酒店開房,而他現在的年收入也不過20多萬,比當年是翻了十倍不止,但他那些收入比他高多了的朋友和兄弟也沒見都去做這樣的事吧?
 
更荒謬的是,他有小三陽,我們原本計畫生個龍寶寶,為了我們的小孩能健康出生,原本身體就很虛弱的我依然選擇了接受注射乙肝疫苗,婚檢的醫生說只要我體內有抗體,我們的孩子就不會遺傳他的病毒了。我是敏感體質,又一直生病,注射乙肝疫苗時我都瞞著醫生說我沒有在生病的,我一直想只要能保護我們的孩子健康,這些都是值得的。我怎麼也沒想到,乙肝疫苗才注射到第二針,他就已經背著我跟別的女人上床了,這是多冷的笑話呀。而我又是為什麼會從一個健康活力的狀態變成現在這樣整日病怏怏的虛弱得不行的模樣,他心裏比誰都清楚。後來,我依然在臨走前去醫院注射了最後一針乙肝疫苗,雖然那時候我們已經離婚了,他已經跟別的女人親熱的在一起,但我仍然堅持完成了這件事情,姐,也許在你們看來我特別的傻特別的愚蠢,但你能理解我那時的心情嗎?
 
在我們簽離婚協議書那天,他當著他兄弟章明明的面承諾,他在我離開杭州之前絕對不會和俞佳在一起,他承諾會把他媽媽拿走的我的鑽戒等結婚時的首飾還給我,可是才過了2天我就那麼不幸地在中河路上撞見他跟俞佳在一起,而姐夫也氣呼呼地給我打來電話說姜宏賴著我的首飾不肯歸還了,他大罵這世上怎麼有這麼無恥的男人。而知道內情的朋友們也不間斷的告訴我關於他如何跟朋友們說我的不是,編造各種譭謗我的言語。姐,當我看著聽著這些時,我幾乎感覺不到憤怒了,只覺得冷和恐懼,冷得我在太陽底下也渾身顫抖不停地哆嗦。而更痛苦的是,每次你們或者朋友們說姜宏怎麼糟糕怎麼陰險時,我都覺得這樣比罵我更讓我難過,這些話就像是一個個耳光抽在我自己臉上,他是我當初心甘情願親自選擇的男人呀,是和我夫妻一體約定要風雨同舟共同承受一切的那個男人,他表現的越卑劣只能說明我自己當年的選擇越荒唐,他所犯的任何錯誤都有我的一半!
 
你們大家都說,這個男人這麼無恥卑鄙這麼虛偽可怕,你們都說還好發現得早,假如等我們有了孩子或者是我已近中年再發生這種事情,我會更慘。你們都說我還年輕可以好好再找一個真心愛我對我好的男人,把姜宏和這些事情都忘掉,重新生活。對你們來說,姜宏或許只是一個名字或者不相干的人可以輕易從記憶中抹去,然而姐你們忘了,這個男人對我來說卻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個人呀,他是我全心全意地信任和守護的愛人,是約定了要呵護我一輩子要給我一生幸福的丈夫。過去三年多的日日夜夜,他已經成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是我靈魂組成的一部分,我沒有辦法那麼輕易地將他從我生命中抽離,更沒有辦法將他從我的靈魂裡面驅逐出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選擇結束這一切,結束我這悲哀的生命和靈魂,結束掉所有的痛苦和折磨。
 
我清楚的知道,我自己已經不可能還有未來了,因為我再也不可能像從前那樣去相信和愛別人,我已經喪失了所有的信心和勇氣。假如連自己最親密的丈夫都不能相信,假如一個人可以眼睛都不眨的對自己的父母妻子還有朋友發假誓言,做虛偽的承諾,那麼我們還可以相信誰?姐,當年姜宏何嘗不是那麼真誠那麼執著地追求著我,他對我的好對我的包容和寵愛連你和媽媽都被感動了,當年親眼見證過他對我的愛的所有的朋友們,你們又怎能想到如今這樣的結局?而我更知道,假若真的可以重新來過,當他再次帶著他的真摯和深情出現在我面前時,我依然會選擇相信他,選擇和他在一起,把自己一生的幸福托付給他。所以,姐、姐夫,你們明白了麼,我不可能再有其他的路了,我的所有幸福和未來在發現姜宏真的背叛了我和我們的婚姻那一刻就已經徹底終止了。
 
我想起他曾經說我就像是住在一個童話城堡的公主,而他要當我與外界世俗社會溝通的唯一橋樑,這樣他就可以成為我的全部和唯一的依靠了。是的,他確實成為了我唯一的依靠,成為了我童話城堡的大門。只是我從來也沒有想到過有一天這扇大門會如此絕情如此迅速的關閉,關的死死的,不留一點光和縫隙,於是我的世界從此暗無天日漆黑一片。因為我全身心的信賴和愛著這扇門,我從沒想過還要給自己留一扇窗,所以這扇大門關上之後,我注定只能在寒冷黑暗中死去,再沒有出路。
 
很多人都說,尤其是在男人看來,在現在這個社會男人出軌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在我這裡,我永遠都沒有辦法接受這種事情,哪怕真的有一天連法律都規定男人可以養小三,哪怕所有人都因為看多了這樣的事情而變得麻木和不以為然,我也永遠不會接受自己的丈夫這麼做。違背道德和原則的錯誤永遠都是錯誤,無論這個錯誤變得有多普遍,就像流行感冒無論它發生的概率有多頻繁,它始終都是種病,是不正常和不應該被接受的。姜宏總說這是個道德感和責任感缺失的年代,可我卻覺得這不過是那些違背了道德和責任的人為了安慰和欺騙自己而找的藉口罷了。而對於那個女人俞佳做出的這些事情,更令我對這個社會感覺混亂、迷惘,我真不知道這時代的男人女人都怎麼了。
 
我好想當面問問俞佳,她也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為什麼明知道我和姜宏是夫妻,卻依然要跟我的丈夫長期保持曖昧不清的關係,而且趁我出國期間跟我丈夫去酒店開房做出這樣不知羞恥的事情?明明在這不久之前她剛滿臉正經的發誓她對我丈夫絕對沒有那種意思,說就算我們離婚了她也絕對不會跟姜宏在一起,她口口聲聲說著她們家是很傳統的,我真的不明白怎麼幾天後她就傳統得這樣跟我丈夫上了床?難道她家的傳統就是當小三或者是跟有婦之夫上床麼?我好想問問她,當她坐在我的車上我的位置,跟我丈夫去我和我丈夫曾經旅遊過的千島湖開房時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她竟然還能將在千島湖玩的照片發到她微博上顯擺?羞恥這兩個字她沒學過嗎?我更想問她,當她跟我丈夫上完床之後,還收到我從國外給她帶回來的禮物時她又是什麼樣的心情和表情??而她的那些小姐妹,她們明知道俞佳在做小三,在拆散別人的家庭,她們不但沒有勸阻反而是支持和慫恿她,我真的不知道這個社會是怎麼了,這些女人們心裏究竟是想些什麼呢?她們的心靈得有多扭曲和變態呀,而她們也遲早都要結婚,都會有家庭,當她們的丈夫在外面出軌包小三時,她們又會怎麼想?不是說,女人不應傷害女人麼,怎麼這個世界轉眼就變成小三大行其道還大獲支持了?一直以來,我都堅信人性本善,相信真善美的存在,可現在發生的這一切,徹底顛覆了我的精神和信仰,我真的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了。我不明白我究竟是選錯了男人?還是生錯了社會?
 
姐,麻煩你轉告弟弟還有其他家人朋友,千萬不要有為我報仇之類的想法,這個男人和這樁婚姻都是我自己選擇的,我受盡痛苦和折磨甚至付出自己的生命都是我應該承擔的代價,我們家為了他失去一條生命就夠了,你們千萬不要再被這件事情困擾,不要再讓這件事情影響了你們的生活。姐,假若可以,你就把我的事情當故事講給你的朋友們聽吧,你幫我問問他們,我究竟是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我親愛的丈夫會突然變成另外一個完全陌生而且很可怕的人?不是說夫妻最重要的是忠誠和坦誠麼?為什麼他先是不忠,然後又可以編出那麼多謊言和假的誓言來欺騙我?假如可以,你幫我問問那些智慧的人們,這個社會到底是怎麼了?這個時代的人心怎麼變得如此浮躁如此沒有道德底線?難道說物質進步了,精神文明反而要不斷退步?
 
從11月18日和他辦完離婚手續到今天,我已經煎熬得夠久了,你們誰都不知道我這些天是怎樣辛苦才堅持下來的。對於他和你們來說,都覺得我和他已經毫無關係了,可是在我心裏他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半分,哪怕他做了這麼多令人可怕恐懼的事情,哪怕我和他已經辦了離婚手續,在我的感覺裡他卻依然是我的丈夫,是發誓要守護我一生的男人,我一閉上眼就清晰的看見他的臉。我每一天的每分每秒都在想著他,一想到他現在是如何跟別的女人親熱的在一起,我就忍不住情緒失控抓狂發瘋,我也拚命強迫自己不要去想這些,我拚命告訴自己他們能做的能說的無非都是當年他跟我做過的那些,可即使這樣我依然控制不住的悲痛難過。我每天都害怕出門,我走在馬路上一看到黑色的馬自達汽車就忍不住惶恐,我真的很害怕會遇到他,但心裏又在期望遇見他。我連QQ都不再敢上,就怕有人來問我什麼或者是聽到看到什麼與我們有關聯的事物,我強迫自己不要去想以前不要去想他,但我真的做不到。
 
那些日子我一個人偷偷走遍了杭州所有他曾經帶我去過的地方,我好多次偷偷去他公司樓下想要看看他,但最終還是選擇了離開。我每天食不知味睡不成眠,每天夜裡都會醒來,我想著他曾經再三要求我半夜睡不著覺時一定要叫醒他,然後他陪我聊天講故事唱歌哄我睡覺,我想著現在的他卻對我如此殘忍冷漠,想著他再也不會管我是否有乖乖吃飯,再也不會要求我飯後半小時才可以吃水果,他再也不會對我含虛問暖,我就忍不住哭,哭著哭著睡了醒來又哭,有時候直接哭到天亮。我每天都對你們說我沒事我很好別擔心,可我其實真的過得很不好很有問題,我真的煎熬得很辛苦很難受,每一分鐘都變得那麼痛苦那麼漫長,有無數次我恨不得自己已經死了,恨不得這一切都已經結束掉。
 
我總是一遍遍地回想起當年我們相識的情景,我清晰的記得在鄭州他第一次見到我的情景,我想起考察的第一天他就在通訊錄上查到我電話給我發簡訊,並且在晚上故意把電腦借給我以獲得我的QQ號跟我聊天,之後的每一天裡他都緊緊的跟著我,不停的叫我「花兒」說要做我的護花使者;我想起在考察結束的晚上,他喝醉了在KTV裡當著大夥的面獻歌給我,還有他堅持送我回酒店的時候滿臉酒氣的將我圍在電梯裡;我記得他跟我說他還是個小處男時羞答答的表情,記得他每個週五不顧奔波了一天業務的勞累再坐幾個小時的火車再坐段地鐵來上海找我時的幸福表情,我想起他每次都傻乎乎的看著我就快樂的逕自在那傻笑的模樣,他總是說「只要一想到能見到你,我就覺得特別的幸福和滿足」,他叫我琴兒叫我水兒叫我天使,他總是喜歡每天老婆老婆的叫個不停,他說「老婆只要你開心我做什麼都願意」,他說「老婆你就是我的天使」;我想起他媽媽不讚同他和我在一起時,他發誓他會用十倍百倍的努力讓我們過得幸福,給我一個溫暖幸福的家,他誠懇的表情和深情將他媽媽都感動得當場哭泣;他說要帶我吃遍杭州所有的美食,要每天陪我鍛練身體幫我按摩調理身體,他說他願意為了我離開父母陪我去浪跡天涯看遍世間風景;我想起我們一起幸福的討論我們孩子的模樣,他興奮的說著將來他要怎樣建立他在孩子心中的威信,如果是女兒他要怎麼寵溺,是兒子他又要怎麼嚴格要求;我想著我們騎著小紅車走遍杭州的大街小巷,想著每天下班了我們手拉手蹦蹦跳跳的唱著兒歌一起回家;我想起他總是喜歡孩子氣的鑽到我懷裡叫我「麻麻」,他每天晚上都賴著要老婆抱抱,他總是喜歡親吻我的眼睛說這樣能看到永恆;我想起他背著我快樂的在杭州花圃裡四處晃悠,被路邊的大媽們笑話也不管不顧,我又想起10月底我們還手拉著手去花圃重遊故地;就在不久前他還說要帶我去吃海底撈,要叫上他朋友一起帶我去吃扇貝皇,他說老婆等你駕照考好了我給你車車,他說他對我的愛是最真摯最純潔的,他從來沒有為誰這麼努力和付出過;我想起我和他那麼多的美好時光,想著我們曾經那麼相愛相守,姐,我每天就這麼不停的想呀想,我懷念著當初那個如此深愛我的丈夫,我怎麼也無法將他同現在這個男人聯繫起來。所以我想,這段時間發生的這些事情,一定是我在做噩夢,因為人家都說夢是相反的,對吧?這個噩夢馬上就要結束啦,我親愛的丈夫很快就會回到我身邊的。
 
姐,關於我留下的所有遺物及債權關係我都已經寫好了書面授權委託書,放在你床頭櫃的抽屜裡了。只是要難為你們了,還要麻煩你們跟噩夢中的姜宏聯繫,讓他把剩下的錢打到你們的銀行賬戶上。我原本想讓他在我死去之前將錢全部還我的,這樣就免得你們再和他有什麼瓜葛了。但他堅決不肯,所以只好麻煩你再跟他聯繫了,我想有離婚協議書在他應該不至於賴賬,然而考慮到他竟然能為了那點不值錢的首飾而寧願跟他最要好的兄弟絕交,也不知道他還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那些首飾,就別跟他爭了,當初我是想帶著這枚刻著我們愛情誓言的信物一起回歸大海的,沒想到他會這樣。算了,就讓他留著送給別的女人吧,我的家、我的丈夫都已經送給那女人了,這些首飾就當是我最後的贈予吧。
 
姐姐,今後爸媽還有弟弟,就麻煩你和姐夫多費心了。真的很對不起你,姐,一直以來我總是把所有的爛攤子和責任都推給你,一遇到問題就往你身後躲,我心裏總覺得你就像是可以讓我放心依靠的父母,而實際上你不過僅僅比我大了2歲而已。我的銀行卡及密碼還有用過的淘寶、QQ、郵箱還有微博等賬號密碼都寫好了,也不知道你是否用的著,和我的手機還有委託書一起放在你床頭櫃抽屜。我的手機已經關機,等我死後麻煩你打開我手機,給我的朋友們發個信息感謝和祝福他們吧,這段時間多虧幾個朋友陪著我才能支撐到珠海見你們。還有我和姜宏婚禮時收到的禮單及需要回禮的朋友們的詳細情況,都存在我U盤裡,你盡量跟我的朋友們聯繫一下,讓他們辦喜事時通知你一聲,代我給他們回禮,我的朋友你大多認識,如果有不清楚的可以問問謝苗,她基本上都知道的。千萬千萬不要給我葬禮,也不要墓地和墓碑,請求你們將我的骨灰撒到我深愛的大海裡就好了。生命本是從水中而來,就讓我回歸到水裡去。今後你們見到大海,就能想起我,這何嘗不是一件聊以安慰的事?還有,讓謝苗他們千萬不要跑到珠海來,來了也是徒增他們的麻煩和痛苦,死者已矣,生著的你們更重要。
 
多勸勸爸媽不要為我傷心難過,我是個自私自利不孝順的女兒,告訴他們我是帶著美好的希望和快樂離開的。我是真的相信這一切只是一場噩夢,而這個噩夢馬上要結束了,我再也不會覺得痛苦和悲傷了。也許我能像小王子一樣,回到屬於自己的星球。我真心的相信當我再次醒來,迎接我的必然是一個美好純潔的世界,而我親愛的他依然會像當初那樣真摯深情的守候在我身邊,不離不棄。
 
妹    琴琴遺筆
来源:看中國編輯整理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