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蘇東坡堪稱「微博鼻祖」(圖)

2011-12-31 14:10 作者:葉開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千百年前,蘇東坡常隨手記下自己的感慨,寥寥數語,但那時的他卻不知道,他已進入了微博時代,堪稱一代鼻祖。

近讀《東坡志林》,屢為東坡的奇情逸志所嘆服。他隨手記下來的幾十個字,最多百十來字,都富有高情,瀟灑無以名狀。蘇東坡高徒黃山谷在《跋東坡〈敘英皇帖〉》談到《志林》的由來,云:「往嘗於東坡見手澤二囊……手澤袋蓋20餘,皆平生作字。」蘇東坡偶有所感,輒隨手記下來,就像如今的寫微博,寫完就發表在私人的微博上——「輒付諸郎入袋中」。這些內容,從朝廷政治到地方民生,從夢裡作詩到神仙鬼怪,從養生到樂死,無所不包無所不及。蘇東坡本豁達高人,即在顛沛流離、危困苦厄中,也不改其諧謔縱浪的妙情。

蘇東坡的「微博」《東坡志林》裡,有「記承天寺夜遊」云:「元豐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戶,欣然起行。念無以樂者,遂至承天寺尋張懷民,懷民亦未寢,相與步於庭中。庭下如積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橫,蓋竹柏影也。何夜無月?何處無柏?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耳。」這時,蘇東坡已被謫至黃州,困厄無著,卻仍能逸志如此。寥寥八十二字,寫盡灑脫情狀。今日之寫博文者,如有此高情,何愁不成美文?

我們老祖宗早就說過,「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微博寫好了,也是詩,起碼是美文。

蘇東坡到哪裡都愛寫一段。《游沙湖》,求醫於龐安常,疾愈,同游沙湖,作歌「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淨無泥,蕭蕭暮雨子規啼」,隨意驚艷。《記游廬山》五首,平白如話者——「如今不是夢,真個是廬山。」另有「橫看成嶺側成峰,到處看山了不同。」《苕溪魚隱叢話》傳下來第二句是「遠近高低各不同」,我記得教材裡是這句,平淡乏味,不及前者灑脫。

蘇東坡從江南被貶至嶺南,艱苦行走近一年至惠州。在惠州,他照樣吟詩作賦,真是「回也不改其樂」。他被政敵驅往海南儋州,在困厄之下幾死時,他照樣豁達,《儋耳夜書》:「己卯上元,余在儋耳,有老書生來過,曰:‘良月佳夜,先生能一出乎?’予欣然從之。步城西,入僧舍,歷小巷,民夷雜糅,屠酤紛然,歸舍已三鼓矣。」居常思憂,已是智者;蘇東坡卻能居憂處常,情懷真大。

東坡詩文,只要被人拿到,立即就會傳抄,一時遍及大江南北。他的字畫在當時就被人以高價收藏。據說,宋神宗進膳時舉箸如停住不動,那一定是在看東坡妙文。

按照林語堂先生說,蘇東坡是個「無可救藥的樂天派」。他的偉大人格和千古妙文,照亮了在他之前的1000年,也照亮了他之後的1000年。他的這些千奇百怪、妙語連珠的隨手記下來的短文,更是讓我對現在的口水微博備感羞慚。

来源:銀川晚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葉開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