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VOA:放緩的中國經濟是否面臨崩盤?

2011-12-25 00:2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政府為應付經濟過熱和頑固的高通脹採取的緊縮政策在過去一年顯現效果。二季度過後,許多經濟學家相信已經顯現增長放緩跡象的中國經濟還是能夠實現「軟著陸」。接近歲末,中國的經濟數據已經沒有那麼好看。糟糕的外部環境,加之製造業出現收縮,再度引發有關中國經濟能否撐得住的議論。

2001年,當章家敦在他的《中國即將崩潰》一書中預言,中國的一黨體制將在10年後倒臺時,曾引發強烈爭議。

此後的10年,中國經濟持續高速膨脹。即便在世界深陷危機期間,它仍然保持著任何一個主要經濟體都無法企及的高增速。章家敦的預言幾乎被人遺忘了。

章家敦仍然相信中國會在近期崩潰。章家敦前不久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說,通脹在10月份迅速降低;汽車銷售在下滑;房產銷售在下滑;中國經濟在衰落;而當經濟衰落之時,社會不滿情緒會愈發顯著。他說:「如果回到一年前,每個人都在說我是錯的。而現在,人們可不那麼確定了。因為我認為當前有關中國社會固有危機的談論日盛,大家感到擔心,他們看到經濟中存在的問題,看到社會存在的問題。」

智囊機構大西洋理事會的客席高級研究員、中國經濟問題學者蓋保德(Albert Keidel)則對他說的「媒體上的一些高調評論員」所持的中國崩潰論不以為然。他說:「他們並不很瞭解中國的體制,及其運作方式;特別是它的金融系統是為增長服務,而不是為了短期的盈利。所以說,如果你真正瞭解中國的體制,具有足夠廣泛的分析框架,你會瞭解它事實上處於一個良好的發展方向。

智囊機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經濟學家、前世界銀行中國業務局局長黃育川在談到中國增長放緩問題時說,中國的增長率從兩位數降到8%左右其實是件好事;從環境方面講也更具可持續性。再者,他指出,任何國家都不可能永遠維持那麼高的增速。

黃育川說,並非中國不存在風險,但中國特有的體制或有助於它更能有效應對危機。他說:「中國與其他國家不同之處是,政府事實上可以控制增長率。那些預言即將發生崩潰的人,你恐怕得看到情況極端惡化才會導致這樣的後果。不同的是,歐美經濟大部分依賴的是私營公司和個人,因此政府在作出支出決定時沒有多大靈活性。而中國卻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響開支。」

黃育川說,中國政府可以通過財政和貨幣體系,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投資水平。他說,美國投資佔GDP比例大約為12%,而中國高達45%;中國政府能夠控制的投資水平遠高於歐美,因此它也具有更高的靈活度。

此外,黃育川認為中國當局在利率手段,財政狀況方面也比歐美具有更大的操控空間。鑒於此,它認為中國有足夠的財政和貨幣空間以應付經濟放緩。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近日為紐約時報撰寫的一篇題為「中國是否會崩盤」(Will China Break?)的評論中說,一些評論人士認為中國強力且精明的領導人能夠採取一切必要手段應對衰退,但這在他聽起來更像是「著名的遺言」。

克魯格曼說,他很清楚地記得,1980年代也曾有過類似的寬慰之辭,說日本財政部精明能幹的官員應該已經控制住了危機;之後,人們也說過美國永遠不會重複日本失去的10年,而事實上美國當前的狀況比當初的日本更遭。

這位經濟學家在文章開篇描述了這樣一幅景象:近期的增長依賴的是高漲的房價帶動的巨大的建築熱潮,並且顯現出所有典型的泡沫化跡象;信貸一度迅速增長,而信貸增長很大程度上不是經由傳統的銀行,而是通過沒有政府監督和保障的「影子銀行」;而現在泡沫開始破裂,確實有理由擔心金融和經濟危機會發生。

克魯格曼說,這番描繪可以用於1980年代末的日本,或者2007年時的美國;但是,他指的是中國當前面臨的景象。

他說,中國正在成為世界經濟的另一個危險點;世界經濟已經在承受著歐洲這個爛攤子,絕對不能再有一個新的危機震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