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王維洛:中國的「電老虎」

壟斷、經濟低效是中國缺電的根本原因

2011-12-17 10:11 作者:王維洛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拉閘限電:「電老虎又回來了」

二○一一年春夏,中國長江三角洲地區、珠江三角洲地區、華中地區相繼出現拉閘限電,老百姓和中小企業叫苦連天。之後中國政府調高了工業用電電費,滿足了電力行業的部分要求。時過幾個月,中國媒體又傳出消息,預計二○一一年冬季到二○一二年春季中國部分省份將持續缺電,缺電高達二千六百萬千瓦。這就意味著電力供應部門將繼續採用拉閘限電的措施,當然被涉及的又是弱勢的小老百姓,弱勢的中小企業,弱勢的鄉村和小鎮。當今的社會是一個依賴電力的社會,沒有電,生活就亂了套。人們不敢想像,一個沒有電梯、冰箱、電視、電腦,空調、交通燈的日子該怎樣渡過。人們對拉閘限電可以說是談虎色變,「當年的電老虎又回來了」。

在記憶中,拉閘限電和憑糧票買米,憑布票買布,憑肉票買肉應該是同一年代的產物。那時電、糧、肉都是短缺商品,您看電視劇《老馬家的幸福往事》中的主人翁是個賣肉的,那時卻是一個讓人十分羨慕的職業。後來改革開放了,引入了市場機制,商品豐富了,當年糧票、布票和肉票如今已成為收藏品。只有拉閘限電仍然是不斷擾亂人們日常生活和生產的惡魔,而如今,電力公司的高管們成為中國收入最高的階層。

電力工業的超前發展

在「蘇維埃加電氣化等於共產主義」的信念指導下,中國電力工業一直得到優先超前的發展。一九四九年中國發電裝機容量只有一百八十五萬千瓦,到一九七八年發展到五千七百一十二萬千瓦,二十九年增加了二十九點八八倍,年增長速度為百分之十二點六;二○○五年發電裝機容量達五億一千七百一十八萬千瓦,二十七年間再增加了八點零五倍,年增長速度為百分之八點五;到二○一○年中期,電力裝機容量突破九億千瓦,年增長速度為百分之十三點一。中國理論界一直認為,電力工業必須超前發展,彈性指數以一點零五至一點一零為合理。但是六十多年來電力裝機容量以高於GDP發展速度的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三十持續超前發展。而國際上現行的理論,即使電力工業保持零發展,國民經濟依然能健康發展。伴隨著電力工業的超前發展,中國經濟結構越來越畸形,大耗電工業成為經濟主體。

經濟效益低:發電設備利用率低

眾所周知,中國的GDP發展速度比百姓的收入提高要快,而電力裝機容量的發展速度又遠高於GDP發展,那麼經過六十多年來高速發展,為什麼還會出現拉閘限電的怪象呢?這是由於電力工業的經濟效益低下所造成的。

電力工業的經濟效益低下的最主要表現是發電設備利用率低。一臺發電機組一年八千七百六十小時滿負荷發電,就是實現了百分之一百的最佳理想利用率,稱發電設備利用率為一點零。而中國的平均發電設備利用率為零點五,也就是說,九億千瓦發電機有一半時間是在休息,只有一半時間是在工作。

如果說,對發電設備利用率的最低要求是零點六二五的話,中國不是缺(發)電(設備)二千六百萬千瓦,而是多餘一億六千萬千瓦的發電設備,就是說一億六千萬千瓦的發電設備是過剩的生產能力。如果發電設備利用率達到零點七,就多餘二億四千萬千瓦的發電設備。這就是中國可以不拉閘限電的根本原因。

電力工業的利潤來自兩方面,一是投資發展發電和供電設備,一是生產和供應電力。前者的利潤大,來得快。因此超前發展發電設備,更符合它們的利益。而後者可以通過壟斷地位,不斷調高電價得到彌補。

中國電力工業生產能力過剩是一個內部皆知的事實,但是每次都是通過拉閘限電,製造人為電荒,而將問題掩蓋起來。

三峽工程的發電經濟效益

據說三峽工程有多項世界第一的記錄,其中一項就是世界上發電裝機容量最大。三峽工程以二十六臺七十萬千瓦共一千八百二十萬千瓦的發電裝機名列世界水電站的第一名。現在地下電站又增加六臺發電機組,一共二千二百四十萬千瓦,更是名列前茅。但是三峽工程發電設備利用率低,只達零點五。二○一○年發電八百八十億千瓦時,其發電量就不是世界第一名,而是世界第二名。

位於巴西和巴拉圭邊界的伊泰普工程,發電裝機容量為一千二百六十萬千瓦,為三峽工程的百分之六十九點二,但其二○○八年發電量就達九百四十六點八五億千瓦時,為三峽工程的百分之一百零七點六。伊泰普工程的發電設備利用率高達零點八六,為三峽工程的百分之一百五十六。

伊泰普工程造價一百五十三億美元(包括施工期利息,一九八三年底價),三峽工程的官方造價為二千億人民幣。由於時間和計算方法不同,兩者難以直接對比,但可以看出一個事實,三峽工程的單位發電能力的造價遠遠高於伊泰普工程,而發電效益又遠遠低於伊泰普工程。

為根本沒有生產出來的電能付費

為什麼中國的電力工業的經濟效益低下?這是因為電力工業是個壟斷行業。雖然為了參加世界貿易組織,中國政府也在表面上做了一些與世界接軌的改革,比如將發電和電網供電分割,發電工業又分割成幾大公司等等,但是國家完全控制電力工業,保持電力工業的壟斷地位的做法並沒有變。幾大電力公司之間沒有真正的市場競爭,只有勢力範圍的劃分;電力價格不受市場調節,完全被國家操控。

下面一個實例十分有力地說明,中國電力市場根本不遵守自由市場經濟的規矩。根據統計數據,二○○九年中國全年淨髮電量約為三萬四千四百九十二億千瓦時,而全社會用電量卻為三萬六千四百三十億千瓦時,全社會用電量為淨髮電量的百分之一百零五點六。電是一種特別商品,它必須即時消費,加上中國電力市場基本是個封閉的市場,電力略有出口,所以全社會用電量根本不可能超過淨髮電量。當全社會用電量超過淨髮電量時,需求者和供給者在市場中的地位不是平等的,需求者的地位低,必須為根本就沒有生產出來的電能支付費用。如果是自由市場經濟,有官方、民眾和媒體的三方監督,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發生的。萬一發生,錯誤也會得到修正,供給方必須退還多收的費用。

同樣,在自由市場經濟條件下,電力供應也不是一個完全相同的商品,而是質量不同的商品。經常拉閘限電的電力就是質量最差的商品,所得到價格也會是最低的。在中國,拉閘限電似乎就是電力部門的權利,和商品質量沒有關係,只是和使用者的社會地位有關係。這肯定違反自由市場經濟的原則。

中國電力工業的經濟效率低下,表現在發電設備利用率低,其深層原因是電力工業的壟斷地位所造成。拉閘限電是電老虎手中的王牌,既可以保持壟斷地位,又可以隨時提價,將經濟效率低的後果轉嫁到最終用戶身上。

中國發電設備超前發展,不是缺電二千六百萬千瓦,而是起碼剩餘一億六千萬千瓦的發電設備,因此中國完全可以不拉閘限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