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另外空間奇異交會:現世現報(圖)

2011-11-05 16:52 作者:新蓮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現世現報

本篇沒有涉及另外空間的生靈,完全是我小時候一場親身經驗的記載;這件「殘忍的」事情發生近半世紀,與我上文告訴大家的我家族房產讓給外人無條件居住的事情有關。

故事來到四、五十年前的臺灣,當時我爺爺已經去世,我們這邊的家族交給我一樣低調、老實的爸爸掌管,至於我自己,約莫是小學低年級七、八歲的時候吧!當時有一戶已經「借住」在我家那批原始的老房子二十年以上的住戶,那時他發達了自己買了地蓋了一棟新屋,印象中他是一位大我父親十幾歲的歐伊桑(老先生),在村莊上大家都認識他,我的曾祖父跟爺爺也都對他們那一家非常的照顧。

當時他們家的新屋剛建好,距離我家路程不到兩分鐘,就在他們請客賀新居落成的前兩天,發生了這件事情。那個午後我跟村上其他的小朋友玩抓迷藏,玩了一會兒我們不知不覺來到那位老伯的新家附近,一時情急的躲避讓我未經思考就由路邊窗戶跳入那位老伯的新家裡去了,結果跳進去之後嚇了我一大跳,因為裡面的地面比外面路面要低漥,任憑我在窗邊怎麼跳都跳不出去。而且糟糕的是……在屋外有人發現我跳入了他們的新房,我還沒來得及走出去,那個發現我的人已經走進屋來把門關上了。

我看到裡面的大門是反鎖的,慢慢看清楚進來屋內找我的人就是那位歐伊桑,接下來沒想到,招待我的竟然是我終生難忘的一頓「毒打」;那位老伯沒有打開大門讓我出去,相反的他抄起一根竹掃把,用結實的竹棍部分接二連三的痛打我,我驚嚇過度大聲哭嚎,躲入房中又被打到客廳,我跪地求饒一直道歉,對方都沒有鬆手,打到竹棍裂開,掃地的細竹籤散了一地,我全身都體無完膚的,被竹刺勾破血流斑斑的連連挨打,連腿都快被打斷了,他還是持續暴打著那麼幼小的我。

當時在屋外聽到我哭叫聲的玩伴每個都傻住了,嚇呆的他們想不到突然會有這麼殘忍的暴打發生,個個驚駭的「鳥獸散」也不敢去通知我爸爸(都怕自己有錯被牽連),我真的被打到已經口齒不清滿地亂爬了,頭臉嘴都腫了起來,哭號的聲音也漸漸弱了,最後才撐著一口氣看到他把大門打開,我自己嗚咽的一拐一拐瘸著腿,歪歪倒倒的慢慢走了出去。

這樣滿身是傷的回家後,爸爸媽媽很心疼,都說怎麼這麼殘忍,下手這麼重,就算是怕其他的小孩跑進他新家所以要對我「殺雞儆猴」好了,這樣下手都未免太重了!尤其對方白住了我家產業二十年,也受我家長輩提攜,今天卻對我們家族中這麼小的孩子完全沒有顧念,實在是太不應該了!雖然爸爸嘴上這麼說,但或許是他礙於情面卻沒有去處理,甚至兩天後我還臥病在床時,他仍然包了紅包去參加對方在村莊上邀請的新居落成慶賀。

而更不可思議的是,對方見我家的慶賀紅包過來也來者不拒的收了,可是那一間我曾祖父當初為他們外來家庭搭建的老房子,卻沒有在他們新屋喬遷的同時歸還給我們!這位歐伊桑雖然搬出來了,可是他的親哥哥一家還續住其中,似乎當做沒有這回事兒一樣!

我爸爸顯然不會應付這種事情,他總是息事寧人的「算了,算了!」可是我的身體卻沒有這樣就「算了!」從此每逢天氣不好,我的後背兩邊的側面整片都會酸痛,持續近半世紀我都留下這樣內傷的後遺症。但是留下後遺症的不僅僅是我,這位完全不感恩也不體念舊情的歐伊桑,開始在遷入新居之後,面對了命運對他「現世現報」的長期懲罰。

很奇異的,在這位老伯遷進新居過了幾天,他就開始病了,而且愈病癒嚴重,到最後藥石枉顧的拖了幾年就死了;然後老伯死後沒幾天,他的太太接著開始病,一樣是拖了幾年後也撒手人世了;接下來好像沒完沒了,他們家繼續住在其中的長子就接著開始病,一直到現在,他們那一棟屋子的住戶都下場不好。也許您會說這是因為他們新家的「風水」不好,但是我想,一個人的「心」不好,才是他對應於自身之外萬事萬物都好不了的「泉源」,天理昭昭,遲早有報;追根究底,人生在世,為人處事都必須要歸正自心、心存善念,您說是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