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德通過援希案 總理樂民調怨(圖)

2011-10-09 13:1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德國總理默克爾(中),在29日下議院對EFSF基金擴大方案進行表決時,終於一掃連日陰霾,在支持她的議員們的環繞中露出難得的笑容。(AFP)

【看中國記者萬厚德綜合報導】上週德國議會以壓倒性的多數,通過歐洲金融穩定機制(EFSF)擴大許可權方案,不但讓負債纍纍的希臘得以苟延,也讓德國總理默克爾重拾她於歐盟的威信。不過76%的德國民眾卻持反對態度,並對歐元區的未來感到悲觀;而信誓旦旦援歐,卻又無心購入歐債的中國,對體質良好的歐洲企事業,倒是趁勢搶進。至於歐盟的未來,專家認為,雖不致於全然崩解,但縮小規模與共同貨幣的取消或將成為可能。有分析認為,社會主義制度的根本問題,在這次歐盟債券危機上表露無遺,所有的成就,只是植基於先人勤奮建立的基礎上,寅吃卯糧的結果,勢將摧毀昔日的輝煌基業。

希臘寅吃卯糧財政惡習 以鄰為壑

爛戲拖棚的歐債危機,正進入關鍵時刻,目前17個歐盟國家已有14國通過將歐洲金融穩定基金規模從2,500億增加到4,400億歐元的方案,該方案將授予金融穩定機制新的許可權,包括:於各國事發之前,得以預警式的提供貸款;對於在次級市場掙扎的歐元區國家,則得以購買該國主權債。而最具關鍵的德國,在上週出人意表的以85%壓倒性多數通過此一方案,這意味著,德國將承擔為早先2.3倍有餘的2,900億歐元的穩定基金。

對此,德國民間反對聲浪高漲。在最新民調顯示,有超過76%的德國民眾反對此一方案。德國民眾普遍認為,希臘人自己捅出來的財政爛攤子,卻要推給歐盟,靠著歐元區穩定基金苟延殘喘,讓自己努力賺錢繳的稅金,拿去填補希臘的無底洞,導致政府必須緊縮預算,造成德國社會面臨教育資源不足、基層建設拖延及社會福利被裁減的惡質狀況。一位德國國會議員就明白的表示,金援希臘完全沒讓情況好轉,反而更惡化,「希臘征的稅更少、花得更多,金援一點用都沒有」。

同時,50%的受調人士寧可改回德國的貨幣馬克,40%的人認為加入歐盟弊多於利,顯示多數德國人對於歐元區財經問題仍然非常擔心,對歐元的穩定也不具信心。

不過,在不仰賴反對黨支持的情況下,總理默克爾使國會通過解救歐元區債務危機的紓困基金擴大案,贏得了她擔任總理以來最艱困一役,保住她未來因應歐元區危機時,主導各項新措施的威信與影響力。但是這也讓她必須面對選民在後續各項選舉中對她的嚴酷檢驗。

默克爾對歐債危機的立場十分清楚,當赤字削減符合德國所設的標準下,同意歐盟施予援手。而此一危及自身從政生涯的立場,則是著眼於西班牙、義大利、葡萄牙、愛爾蘭等等爆發或將一夕摧毀歐盟組織的骨牌效應。資料顯示,單義大利的債務,就達2兆歐元,相較之下,希臘2,400億歐元的債務要小得多了,但是若處理不慎,則足以崩解投資人信心,藉時歐洲所有龐大的債務均將面臨週轉失靈,導致政府破產。正如德國財經分析所說,歐債目前最大危機在於感染效應,而此一危機正向外擴散。雖然心中憎惡這些國家寅吃卯糧、以鄰為壑的財政惡習,但身為歐盟主倡國之一的德國,實難以見死不救,法國總統薩爾科齊甚至搬出「道德義務」說力勸德國上下全力援助度過希臘危機。

中國無意購買債券 積極並購歐企

溫家寶在9月中旬的達沃斯論壇上針對歐債危機表示,歐洲是中國的全面戰略合作夥伴,中國也一直關注歐洲經濟發展和遇到的困難,並多次表示願意伸出援手,繼續加大對歐洲的投資。不過中國人民銀行官員認為,中國不應盲目買進大量歐洲公債,有些中國學者也持同樣主張認為,歐洲市場風險日趨嚴峻,前景不明,雖然一些小國給出高利率,但他們未來經濟成長並不樂觀,除了償債能力隨著危機加深而急速下探外,歐元劇烈貶值,也讓此時不宜貿買債。換句話說,歐豬四國對於中國大量購買債券挽救歐市的期望恐將落空。不過中國對歐洲企業的收購態度就大不同了。

最近大陸多家央企正積極加速並購歐洲企業,去年大陸企業對歐洲投資年增率高達102%,達100億美元,佔到全年對外投資10%。中國商務部強調,未來對歐投資將著重在海洋重工、工程船舶的製造和研發領域,甚至採入股模式,藉此讓中交股份的整個產業鏈發展更為完整。目前大陸對歐美投資所佔比仍偏低,主要還是集中於亞洲,達70%,對外投資的前3大領域分別是租賃服務31%、金融17%、採礦14%。

歐元一幣兩制或可擺脫綑綁命運

隨著德國的表態支持,要獲得剩餘歐元區會員國對EFSF的支持只是早晚的事,不過從長遠來看,歐元區的問題並未解決,以債養債的決絕方案,徒然讓局勢更為嚴重,而唯有歐盟組織結構上的轉變,才有可能根本解決問題。

有分析師認為,未來的發展趨勢將可能朝向德法研議中的「歐元一幣兩制」方案,成立一個「超級歐元區」,將強勢北歐與弱勢南歐進行區分,讓經濟體制健全的北歐不致遭到弱勢南歐的波及,而問題叢生體制較弱的南歐亦不必脫離歐元區。

方案中擬由法國、德國、荷蘭、奧地利、丹麥及芬蘭形成第一級歐元區。而第二級的歐元國家則為希臘、西班牙、葡萄牙,甚至愛爾蘭等。兩區貨幣政策在一定程度下允許自主,如果成立,第二級歐元區將因此大幅貶值,但不致離開歐元區,依舊可獲得EFSF的支援,不過因為幣值大幅貶值,海外債務相對減輕,也相對減少了第一級歐元區的負擔。這個方案可說是擺脫了目前歐元區因財政與經濟分離的誤謬,進而導致「綑綁式生命共同體」的缺陷。

被譽為歐元之父的1999年諾獎得主孟德爾(Robert Mundell)則樂觀的提出「歐美元」(DOLLEURO)的概念。將目前匯率不穩定的歐元與美元兩個區域,在政策上予以協調合作,並納入人民幣,產生出未來世界通用貨幣的基準,就可保持國際貨幣體系基本穩定。他同時認為,當下歐元雖呈現下滑趨勢但比危機前升值了10∼15%,這代表歐洲最後可以走出危機,歐元體系將變得更加完善,各國之間的財政和貨幣政策會更加穩健。

比利時布魯塞爾「歐洲政策研究中心」(Centerfor European Policy Studies)負責人藍努(Karel Lannoo)則持相反的觀點,他認為,歐盟結構上仿效美國聯邦制,但卻缺乏中央與聯邦層級制度界定分明的紀律結構,這讓一些歐元區會員國不去遵守那些其無好感的規定,在欠缺可施以制裁的聯邦結構下,導致今日的局面。藍努表示,他對歐元的存續感到「相當悲觀」。但他並不認為歐元崩潰會使歐盟崩潰。他指出,屆時歐盟還是可以續存,也許會成為會員國較少的自由貿易區,同時不再有共同貨幣。

從目前的發展趨勢與氛圍觀察,成立一個17國聯合財政機構(如EFSF的架構),達成進一步的政經統合或許會是台面政治人物的一個選項,但是,這意味著德國必須像對待東德那般的無私奉獻,向歐盟輸血,而各國則必須實施經改與釋出部分財政權以為回饋。但是從目前希臘等歐豬四國人民對經濟改革的激烈抗拒,甚至義大利當局對削減赤字要求敷衍了事的行政態度,以及天文數字般龐大的債務觀察,這則選項似乎注定失敗。最後僅存的選擇,就只能是保有聯盟組織架構,排除若干會員國,縮小共同貨幣成員這個方向,而「歐元一幣兩制」或許就是當前最佳的解決方案。

觀察指出,歐債危機的解決過程充滿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矛盾情結,歐洲央行試圖以吃大鍋飯的心態解決希臘問題,德國民眾則以選票傳達物競天擇的觀念,東德出身的默克爾總理則試圖在兩方取其平衡。從全球的發展情勢來看,似乎資本主義下的產物──美元,會是當下比較穩當的持有對象。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