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揭當局黑幕被判 從陳光誠看臨沂和中國

2011-10-06 11:31 作者:橫河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在「十一」之前,中國的一些網友發起了一個「十一」長假期間到臨沂去探望陳光誠的活動。並且還發出了邀請,邀請美國新任駐華大使駱家輝同行。這個「十一」的探望活動再一次把陳光誠的處境,推到了國際媒體和全世界面前。

山東臨沂盲人律師陳光誠為當地計畫生育政策的受害婦女維權,揭露了山東臨沂當局的黑幕,被臨沂當局判了4年零3個月。期滿以後立即被當局嚴控在家,全家都失去了自由,女兒甚至都不能上學。最近就連續有多名維權人士分幾批前去探望,包括8月底劉沙沙和王雪臻到臨沂的教育部門為陳光誠的女兒爭取讀書的權利。到9月18日佛教維權人士妙覺法師和劉沙沙再一次去東師古村。9月21日有4位維權人士劉沙沙、鄧傳斌、黃賓和王雪臻再加上一位以色列的記者蕊霞(Rachel)再次前往東師古村。這幾次維權人士大部分都受到了暴力毆打。

臨沂當地人民是誰

我們現在回顧一下,我覺得這已經是第二次維權人士去探望陳光誠的高峰了,我們說的是陳光誠釋放以後。第一個高峰是在今年的1、2月份。最先的時候,女網友珍珠1月10日自己開車去東師古村探望陳光誠,結果遭到暴力襲擊,車窗也被打碎。到了2月10日陳光誠設法帶出的錄像由對華援助協會公布以後,引起了廣泛的國際關注。在這以後的一週當中,就是2月10日以後的一週當中,先後就有多個國際媒體,包括《法國世界報》、《法國新觀察家報》、《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的記者,還有美國《紐約時報》的記者,以及美國《CNN》的記者,分三批前往東師古村,都被那些看守便衣阻擋,推搡還搶走了手機、錄像機、錄音機、照相機、記者證等等,外國記者也受到了威脅。

就在這個錄像公布以後的一週,在17日這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在北京的例行記者會上,由於被外國記者多次問到了到山東去採訪陳光誠受阻的這件事情,馬朝旭就表示,他說外交部知道這個情況以後,就向山東當地政府瞭解情況,並及時作了妥善處理。同時還有說希望外國記者能夠遵守中國的法律法規,還說在中國報導要尊重中國國情,特別要尊重當地人民的意願,以免發生任何不快。

這個就讓我非常吃驚,外交部居然知道中國有法律和法規!就在這次例會以後的半個月,就是3月3日那天,同樣是外交部發言人的姜瑜,由於外國記者追問,說是外國記者在北京的繁華商業區採訪違反了中國的哪條法律哪個條款時,他斬釘截鐵、擲地有聲的說出後來成為名言的那句話「不要拿法律當擋箭牌」。所以我一直認為外交部是不懂法律的,也不知道中國有法律的。馬朝旭說希望外國記者遵守中國法律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但是他又說要尊重當地人民的意願,所以顯然他是把當地人民的意願放在法律之上,就說如果你去發生不快的話,那麼你可能會被打或者是失蹤。「以免發生任何不快」是一句威脅的話。

從這個外交部發言人的講話我們可以看出來,其實山東臨沂地方當局對陳光誠從非法判刑到非法拘禁,最高當局是知道的,已經牽涉到外國記者了,外交部一定會向最高當局作匯報。所以最高當局是知情的、是鼓勵的,甚至可能受到最高當局的操縱。這個最高當局指的至少是在政治局常委這個層面上。國際上呼籲不斷,這麼多外國記者多次試圖前往東師古村,如果說政治局常委不知道的話,只能說明中共的極權統治已經結束了,各地勢力已經形成了事實上的割據。不過目前更多的證據表明,這是在山東省以上,由高層協調的,所以還沒有證據表明在這個問題上,地方勢力已經能夠擺脫中央而自行其事了。

現在國內外一般都認為今年從2月份開始,對中國大陸維權人士、律師,甚至是藝術家的打壓,有系統的打壓是起源於中共最高當局對阿拉伯之春的恐懼。當然這很可能是一個事實,儘管中共不一定會承認這一點。

但是如果說注意到這次打壓,就是2月份開始的那場打壓,它的直接誘因卻是和陳光誠有關的,知道這點的人好像並不是很多的。如果大家注意到的話,最先被抓的3位律師是滕彪,江天勇和唐吉田。他們是在什麼時候被抓的呢?就是在2月份,我們剛才講的2月10日到2月17日這一個星期,有很多外國記者去探訪陳光誠被連續驅趕。就是在這個星期的2月16日的中午,這3位被抓的律師是在和10幾位律師和維權人士午餐會餐以後,3位律師被抓的。就在這次午餐當中,還特別討論到了是如何幫助陳光誠的事情。這個午餐被北京國保全程監控。

2月16日中午的時候,他們被抓的時候,並沒有發生後來所謂的號召茉莉花集會,或者是茉莉花散步這一類的消息。因此可以認為這3位律師當時被抓,是由於北京的國保企圖幫助臨沂地方當局阻止任何旨在幫助陳光誠的努力。

然而臨沂當局由於級別太低,它是一個地級市,它不可能直接去命令北京國保,因為北京是直轄市,級別要比它高好幾級。如果真正要它們聯合去做一件事情,必須是在這兩個組織以上的才能夠去協調它們。那就是要嘛就是公安部,要就是中共中央,以及中共中央的維穩機制。這個維穩機制裡面就包括中共中央政法委,綜治委和維穩辦等等。

所以這個最早的對於所謂阿拉伯之春可能對中國影響所進行的打壓,開始於這些律師在討論如何幫助陳光誠的那一天。

回過頭來看這幾位律師被抓、被失蹤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是在剛剛被抓的時候,就有一個短暫的釋放。然後就出現了網上茉莉花集會的第一次號召,這些律師就再次被抓。這次被抓就有很多其他的人也一起被抓了,這個持續時間就長達幾個月。我一直認為第一次茉莉花集會的號召,它的時間上和維權律師討論幫助陳光誠太巧合,所以實在覺得有點詭異,當然這件事情可能後來弄假成真,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其實在一個遍地乾柴的地方,任何很小的火星都可能點燃大火,而不在乎是誰點的火。大家知道在山火或者是在草原上燒火的時候,有的人會有控制的主動在火頭沒有到的地方,預先燒出一個防火帶來,防止大火。但是在遍地乾柴的時候,那個主動有控制的點火,也可能造成失控。

至於說這個外交部所說的尊重當地人民的意願,這個不得不說臨沂當地的人民非常悲劇,又被代表了一回。這個計畫生育政策,全國的婦女絕大多數都是受害者,只有什麼人不會受到計畫生育的影響呢?一個是不生孩子的人,不管她是不願意生還是不會生;第二個是主動只生一個的。但是要知道中國的絕大部分人口,仍然在農村,主動只生一個的在農村並不多見。我在農村裡面下放當知青很多年,我在農村的時候就看到那些民兵挨家挨戶去抓已經有了一個孩子的婦女結紮去。農民就把這個民兵去抓婦女,比做當年日本鬼子下鄉掃蕩。那時候日本鬼子下鄉掃蕩都沒有這麼徹底。日本人掃蕩他畢竟是侷限在有限的地區,不像這種全國農村幾乎沒有一個地方例外,沒有一個地方漏網的抓去結紮、計畫生育的。

陳光誠他是為了幫助那些農民,幫助那些受害的婦女而被判刑被監禁。難道說當地人民的意願就是去支持那些欺壓自己、欺壓自己的妻子、殺害超生的孩子的那個計畫生育的政策?這個意願就是去幫助政府去壓迫為自己說話的陳光誠嗎?我不相信。我在農村待了這麼多年,後來我學醫在實習的時候也見過不少被送去強制墮胎的婦女。在我認識的這些相關的人當中,包括計畫生育幹部在內,還真的從來沒有見到過一個是真心擁護計畫生育的人。

當地在陳光誠所在的這個東師古村,就有三十多個專業對付可能去訪問他的人,對付外國記者,對付中國的媒體的那些人。這些人如果就是當地農民的話,就說他們要放棄正常的生產活動,全天候的專業去對付外面的網友和西方的媒體,來表達他們的所謂意願。這個意願是要有代價的,他是以不生產做為代價來表達的。誰來提供他的生活?農村不像城市,農村如果你不種地就沒有飯吃,這是一個最起碼的常識。他要脫產,就要有人給他補貼。那不像是國營企業,國營企業還可以給他補貼,這個是要另外撥款的。所以這個所謂當地人民的意願,如果說真的有當地人參加了,那是用經濟手段來完成的。所以是有人付了錢的。

是無法無天還是維穩先進

這裡我們看它就要牽涉到這個維穩機制了。國際上特別注意到了去年中國的維穩經費第一次超過了軍費開支,這麼多錢用到哪裡去了?陳光誠這個案子,特別是對於陳光誠所形成的一個維穩機制,就是一個非常好的典型案例。

從當時對陳光誠的判刑,立案調查的時候,是沂南縣公安局,而原告是沂南縣的檢察院,實施判刑的是沂南縣的法院。所以在這個縣裡面的公檢法,是最先立案和判刑的。而二審維持原判的是臨沂的中級法院。也就是說在這個整個事件當中,從沂南到臨沂的司法機構,全都參與了。要知道這個司法機構它本身並不是計畫生育的直接利益方,就在中國很多利益的團體,這些利益團體並不是說直接就可以互相幫忙,它一定要有一個更高的機構來統籌它們,除非它們自己就是利益集團這一方。像鐵道部,鐵道部的動車事件,所有的東西都在鐵道部內部,因為鐵道部就是個獨立王國。但是在地方上,很多不同的利益集團,有的時候有共同利益,但有的時候也有利益衝突的。所以它一定要有一個協調方。

司法機構它不是計畫生育的利益方,但是臨沂或者是沂南的黨委和政府,它們是計畫生育的利益方。像計畫生育這種持續了幾十年的政策,它一定養成了一種龐大的利益集團。這個利益集團有利益也有血債,是利益和血債把它們給捆在一起的。這個利益集團由於政策持續的時間很長,而且血債很多,當地所有的主要的黨政領導、部門和個人,由於貫徹執行這個政策,也就變成了利益相關者,維護這個政策就是維護自己的利益。當然公檢法的三方合作,它離不開黨委、政法委的領導,所以黨委這一級就直接捲進去了。

這件事情最終曝光了以後,就是這個肯定要曝光的,它不可能永遠掩蓋下去,我們一定可以看到臨沂的黨委在它的會議上,對這件事情的討論的記錄,他們對下面發的指示,以及他們所接到的來自上級的指示等等,它是黨委的系統的策劃。當然它的來源不可能是在臨沂,但是因為臨沂最終是一個執行機構,最終可以在臨沂一定能夠看到這些記錄。

陳光誠出獄以後,他所牽涉到的部門,要比對他非法判刑的部門更多,陳光誠出獄被警察一路直接送到家,從那時候開始一直到現在,都被拘禁在自己家中,他的日常監視人員就有幾十名,這些人員是誰調來的?公安局的國保它能夠有權力去抓人、打人,去違反法律,但是它不能夠到地方上隨便的長期調用人員,這是當地政府的行為,只有政府才能夠去調人,調幾十個人,長期脫產。不過鎮一級的政府它並沒有人力、物力、經費來完成這個任務,所以直接組織去監視陳光誠的和執行的,至少是在區一級。

根據網友珍珠公布的名單,直接參與迫害陳光誠的有哪些人呢?我們也可以把這些人列出來看一看,這些人各分屬什麼部門,再說也值得把這些人立此存照,因為中共將來解體了,中國一定會走向法治,無論現在有人怎麼樣去宣稱會和中共和解,或者是不會去追究。到了那個時候,可能這些人說的也不算,這個不是哪一個人說了算的。她列舉了5個人的名字,其中就包括中共臨沂市蘭山區常委、政法委書記,有蘭山區公安局局長,有中共蘭山區區委書記,有中共蘭山區區委副書記,有蘭山區公安局的國保大隊長,這個國保大隊長又兼任蘭山區610辦公室的副主任。在這裡是5個人當中,分屬兩個部門,一個是黨的領導,是中共蘭山區委;另一個是公安部門,是蘭山區公安局,屬於專政機關的。直接聯繫人就是這個政法委書記,又是蘭山區常委。政法委書記就把這兩者連起來了,說明整個對陳光誠的迫害就是中共的系統,是黨的系統。

這個系統也就是從迫害法輪功開始,形成並且成為一個體系的系統。上一次我們曾經有一次節目談到了陳光誠,介紹的就是這個公安的國保系統。在這個蘭山區,區的公安、國保就是610辦公室的,它們是一家人,這個系統就是迫害法輪功的系統,也就是迫害陳光誠的系統,也是迫害其他的各種宗教信仰,和迫害各種維權人士的系統,是一個系統。這個系統就是公安內部的政治警察,公安內部的秘密警察,也就是類似於德國的「蓋世太保」,蓋世太保實際上就是政治警察,秘密警察。

當然也有人公布了另外一套名單,這套名單和剛才珍珠所提供的名單還不完全一樣,他裡面提到,就是臨沂市委書記、沂南的公安的國保隊長,還有就是雙堠鎮派出所的所長,還有雙堠鎮的計畫生育辦。這個分類和剛才那個,雖然人不一樣,是因為他們所處的級別不一樣,但是說明中共臨沂市委直接就捲入了,這個人同時又是山東省常委,所以山東省委這一級也捲入了,但是它的分類和性質不會差太遠,一個是黨委系統的,一個是公安系統的,這個名單裡面多了一個計生辦,計生辦就是整個陳光誠最早的時候維權的那個計畫生育的利益集團。

僅僅這些其實還不夠,因為這些人員有三十多個人,至少是日常的開銷還有設備,監控設備的調動還有車輛,這些設備的保養、維修,它都需要額外的經費。而黨委本身它是不從事生產的,因為黨委它自己都要政府的財政來養活的。我記得有人寫了一個最昂貴的政黨就是中國共產黨。整個黨的體系也在吃財政飯,而維穩是由黨委管的,黨委一個不從事生產,自己也要靠別人養活的這麼一個機構,卻來控制整個維穩的系統,而且要政府的額外開支。

這種情況它就不是一個臨沂的黨委或者是政府可以制定政策的了,不是一個地方政府就可以拿出這麼多錢來,隨便的去做這麼一件事情,這是全國一盤棋的,這是要有文件,有決定,有措施,要有會議討論決定的。一個像陳光誠這樣的重點對象,它第一線的監控人員就有好幾十人,在第一線的監控人員後面,後勤支援要數倍於前方人員,所以這加起來的話,直接捲入的就有幾百人,一年的開支就至少在幾千萬人民幣。這一個區也不見得就能夠承擔得了,就是一個區有足夠的財政可以承擔,這些黨政官員們也不願意把本來可以放進自己腰包去貪污了的這筆經費用來維穩。所以很可能這筆額外的開支,不是由蘭山區或者是這個鎮上來開支的,而很可能是從臨沂市或者是山東省的財政支出當中拿出來的。

就是說這筆經費他們盡量會不用當地地方的財政開支,而要問上面伸手要,因為他們完成的是一個上面壓下來的任務。當然像一個人有上百個人監視,這個是一個比較特殊的特例,但肯定不是絕無僅有,很多維權律師、維權人士經常被十幾個,或者幾十個國保人員,或者相關人員長期監控的。你像高智晟在被抓之前,就有幾十個國保人員長期監控,而全國各地普通的敏感人物被幾個人長期盯著,那是常規了。所以這種財政開支就變成了一個非常重的負擔,從這個案例我們可以分析到全國,像這種維穩開支為什麼會超出軍費開支,就很容易理解了。

這種在一般人看來是非常荒唐的事情,卻在中國被當成了維穩的一種正常狀態,原因在哪裡?是因為維穩是中共中央的頭號任務,它不是一般地方的任務,地方上只要打著維穩的旗號,就可以大筆花錢,就可以向上面要錢。當然要來的錢,他都不一定全都用在維穩上,它和其它任何大項目一樣,它維穩這個旗號也是相關人員個人發財一個大的錢包。也就是說,維穩形成了一個強大的利益鏈,在這條利益鏈上的人,包括政法委,包括公安、國保,小到臨沂的蘭山區,大到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公安部、公安部裡面的國保局,都靠這個維穩機制在吃飯,在發財。都靠這個政治壓迫在吃飯,在發財。

臨沂才是真正的中國

雖然說現在不公開提倡階級鬥爭了,但是這一套系統就是靠的另一種形式的階級鬥爭在吃飯,如果沒有了敵人,沒有了需要維穩的對象,這些人全都得回家喝西北風去。在一個民主社會裡面,一般的警察就夠了,但是這些人不是一般的警察,這些人是專門用於政治迫害的警察,這些人到了沒有敵人的時候,他們就沒工作了。這裡就有一個重大的利益的問題,就是只要不穩,他們就有飯吃,他們就有財發。為什麼會越維越不穩,就是因為在維穩的過程當中,這些人在不斷的製造新的不穩定因素,不停的製造新的敵人。為什麼這些人非要用這種露骨的,不掩飾的方法去公開違法?就是為了激起更大的不滿,這樣的話他們才有更多的理由去要經費,用更多的錢去維穩。所以中國最不希望穩定的,就是政法委到公安、國保的這幫人。

這次去的以色列記者蕊霞,她在被阻攔以後,看到同行者被毆打以後,她說了這樣一段話,她說我在中國已居住多年,一直十分關注陳光誠事件,我覺得陳光誠事件不僅是中國的恥辱,而且是世界的恥辱,說中共政府對外總強調一個中國,而我所看到的並不是一個中國,山東臨沂就不是中國。

結果在推特(twitter)上有很多中國人就提出來了,說是臨沂就是中國,而且有人推舉說,這句話可以作為2011年推句裡面的金句。我就想起來我經常聽到一些剛剛從中國回來的美國人,談到中國的時候,總是說上海、北京,建設得有多好,我覺得在最近一段時間,碰到這樣的人的時候,我想我就會問他們,你去過山東臨沂嗎?如果你沒有去過的話,你不算到過中國。

就在剛才我看到珍珠在新浪網上推薦了一個民意調查,叫作「誰更適合作蟬聯主席?」張海迪還是陳光誠?這個民意調查沒過多久就被新浪和諧調了,當時看到有一千多位網友參與,張海迪獲得4%的選票,而陳光誠獲得的選票是96%。好,謝謝大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SOH 【 橫河評論】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