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三年夢魘 美籍華裔科學家被困中國(組圖)

(美聯獨家)

2011-10-02 09:31 桌面版 简体 19
    小字


美籍華裔科學家胡志成(Hu Zhicheng音譯))9月30日(星期五)在中國無錫其工作的地方(圖片:美聯社)。


9月30日(星期五),中國無錫,美籍華裔科學家胡志成(左)在其辦公室與員工交談(圖片:美聯社)。

【看中國記者金鳴編譯】據美聯社9月30日(週五)獨家報導,出獄一年多來,美籍華裔科學家胡志成(Hu Zhicheng音譯)自由了,他能自由地從他在上海的公寓開車兩小時到辦公室上班,他能自由地去做針灸治療他的慢性背痛,唯獨不自由的是他不被允許離開中國返回美國與家人團聚。

胡曾兩次前往機場欲登機離開中國,但他兩次都被邊檢官員攔截不許出境。胡是在中國出生的美國公民,他曾因發明汽車的尾氣控制系統獲獎。胡在中國被以「涉嫌侵犯商業秘密」展開調查。他曾給警方寫信,亦與檢控官會面,後因證據不足檢察院撤銷了對胡的起訴。但是他還是不被允許離境-也不告訴他為什麼。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回家,與我的家人在一起」, 胡志成說。他語氣輕緩並有所保留,「我知道他們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胡志成的案件影響頗大,它凸顯了在西方求學和工作的中國人將創業熱情用回到迅猛發展的中國市場時所面臨的種種陷阱。商貿爭端,在西方社會只是民事糾紛,到了中國就變成了刑事案件。中國企業經常與地方官員拉關係,這樣在交易出現差錯時,他們能讓執法機構傾向他們一邊。

在胡的案子中,胡和他的妻子認為是那家指責他竊取機密的公司說服了當局禁止他離境。在中國,有時即使法律判決停止處罰,處罰仍會持續下去。

案發地天津大港區的警方表示,該案早已了結。對有關該案的詢問,無論是天津市檢察院還是涉案公司海賽(天津)特種材料有限公司均不作答覆,只稱先前瞭解情況的上級領導都離開了。既沒有控狀、又沒有懸而未決的調查,律師說,按照中國法律,胡應該能自由離境。

對胡來說,這是一個將近三年的痛苦經歷。在天津監獄裡,他和二三十個犯人被關在一個牢房裡起長達17個月。獲釋後他又等候了同樣漫長的時間。熟悉該案的一名美國外交官員稱,「儘管從法律上講,他已不是犯人,但實際上他依然被囚禁著,只是換了個大一點的監獄」 。

長期與家人分離及沒有著落,已使他和他的家人付出代價。他的妻子因擔憂而長期失眠,他們在(美國加州)洛杉磯地區的家需要修繕卻無法完工。他們的女兒在她的大學入學考試作文裡寫了她父親所遇到的麻煩。現在,她已是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學生,去年7月她去上海看望了父親。她是唯一見到他的家人,並在網路上推出幫她父親回家的請願活動。

他的兒子,在他們分開時13歲,也在沒有父親的日子里長大。「我已經3年沒見過他了。那時候他才這麼高。」49歲的胡志成邊說邊用手在自己胸前比劃。「現在他身高大約6英尺(約合1.8米)」 ,說著他摘下眼鏡轉過頭去啜泣。這是美聯社記者在北京一家咖啡廳最近對他採訪中的情景。

中文媒體開始出現幾則對胡志成處境的報導。自他獲釋以來,他和妻子李紅(Hong Li音譯)一直拒絕反覆的採訪請求,他們期望不張揚地對中美兩邊的官員做工作就能幫他回家。他們的挫折感越來越大,胡於是同意接受採訪,並對自己所處困境做了詳細陳述。

 「我很慘。他們想從我身上得到怎麼呢?」 胡志成說。

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稱已要求中國外交部和天津市多名官員和機構給予幫助,並對禁止胡回美的原因給予解釋,但沒有任何結果。美駐京大使館指出,還有其它一些與胡類似的案子,便沒有指明具體數量。

胡志成發明瞭汽車催化轉化器所用的催化劑(使化學反應速度加快或減緩的化學製劑),他名下擁有9項美國專利及幾十個歐洲和其它地方的專利。他在海外20年,在麻省理工大學做研究,在一些跨國公司如新澤西州的安格(Engelhard)公司工作。在他取得的突破中,包括髮明瞭一種催化劑,從而使運動型多功能車的污染控制水平達到了與轎車相媲美的程度。

2004年胡志成結束其海外工作,攜家人回到故鄉中國,以期在騰飛的中國汽車市場搶得先機,那裡正需要經驗豐富的創新者。

「事情很簡單。在美國,空氣質量總體上是好的。在中國你很少能見到藍天。所以清理污染將更為有效,更加有意義」,胡志成說。

他的妻子李紅,擁有機械工程博士學位,並成立了一家公司為無錫威孚環保有限公司供應用於催化劑轉化器的材料。無錫威孚是靠近上海的一家當地公司,致力於打造一流的設備以取代國外進口。2006年,在與安格公司的一項競業禁止協議中止後,胡志成來到無錫威孚擔任首席科學家,後來成為該公司總裁。

其後不久,與海賽(天津)特種材料有限公司的糾紛即浮出水面。海賽公司和胡志成、李紅均有關係。海賽是安格的供應商,是2000年胡志成率團來中國時將其推薦給安格的。海賽董事長周軍是李紅在中國的大學同學。據李紅於2010年3月新浪網上發表的給天津當局的公開信上說,海賽指責胡志成竊取了一種鋯催化劑的生產工藝並把資料提供給李紅的公司,海賽的競爭對手。

2007年年底,出事的跡象愈加明顯。天津警方多次南下,出現在600英里(1000公里)以外無錫市胡志成的辦公室裡。一位法律顧問警告說,對他的指責可能會導致刑事指控。胡志成舉家搬到洛杉磯。「我看到了風險,」他說,「警察一趟又一趟的來。我的同事們看到後都害怕了。」

胡志成和李紅說,海賽業務衰敗、失去客戶和市場的原因在於董事長周俊和總經理竇樹華之間的內部矛盾,竇樹華是一個農民出身的企業家,和天津官場聯繫廣泛。屬於李紅公司的銀行賬戶仍由天津警方凍結,她一直沒能再回中國。

在胡被羈押等待期間,檢察院於2010年4月29日向法院請求撤訴,天津第二中級法院在批准撤訴前將案子退給調查人員要求取得更多證據。十天後,在兩名美國大使館官員陪同下,胡第一次前往機場但未能成功。

「北京機場的邊警說‘去和負責你案子的天津公安偵查聯繫’」,胡回憶說。三個月後,當他要登上從無錫飛往香港的航班時,同樣的場景再次出現,雖然這次沒有美國的官員,他說。

胡被置於無人過問的境地,出獄後不久又出現了椎間盤突出的病痛,胡志成為了能找到為什麼不讓他離開中國的原因並尋求脊椎治療的辦法而身心交瘁。他覺得自己與一個關係發達的本地公司格格不入,在國外生活了這麼久,尤其不瞭解國內生意場上的許多規則和人情世故,而這些正是在中國經營生意所必須重視的。

「我已經習慣了美國,已經習慣了遵守法律」,胡志成說,「很顯然,中國是一個不同的地方。」

點擊看原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