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何清漣:中國經濟 縱火與消防的循環(二)(圖)

2011-09-30 22:0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11/09/30/20110930095347161.jpg
中國深陷地方債務泥潭。(網路圖片)

9月25日國際金融雜誌《歐洲貨幣》將年度「全球最佳央行行長獎」頒給了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比較有意思的是周小川在頒獎典禮致辭所列舉的獲獎原因:第一,中國央行為應對金融危機,採取了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擴大貨幣供給,有力地支持了實體經濟;第二,今年以來中國及時調整了貨幣政策,實行穩健的貨幣政策,即緊縮銀根。用通俗一點的語言講解,在兩三年之間,中國央行先是奉命超量發行貨幣吹脹經濟泡沫,繼之劇烈收縮銀根,壓縮自個吹脹的經濟泡沫,就是中國央行行長獲得這個獎的主要理由。

熟悉中國經濟的人,一看就明白第一條講的是自2009年開始,央行超量發行貨幣,作為政府投入刺激經濟。發了多少呢?中央政府自2009年投入4至5萬億資金,地方政府亦大量利用融資平臺舉債近14.4萬億刺激經濟,據說這些錢當中約有一半進了房市與股市,因此中國這兩大經濟泡沫得以繼續脹大。

第二條講的是今年央行咬緊牙關緊縮銀根之事。今年上半年,中國人民銀行6次提高了法定存款準備金率。這一緊縮,意在擠壓前幾年千萬百計吹脹的房地產泡沫,為了達到這一目標,中國不少中小企業的流動資金枯竭,陷入破產境地,目前在福建廈門與浙江溫州方興未艾的逃債潮就是緊縮銀根、資金鏈斷裂的產物。

再也沒有比這個獲獎理由能更生動地說明中國政府在第四輪經濟過熱所承擔的角色。第一條是刺激經濟,即「縱火」有功;第二條是擠壓泡沫,即「消防」有功,橫豎有功,這個獎給的也真算絕——必須說明的是,由於種種原因,周小川這個央行行長對中國的貨幣政策作不得主,他主政的央行,最多是中央政治局與國務院的一個工具。我以這個獎的獲獎理由來做為本文開頭,只是因為它太生動地說明瞭中國經濟這幾年走勢背後的荒謬。

如果說在第二、三輪經濟過熱當中,中國的經濟是依靠內需、外貿與投資三駕馬車拉動,過熱發生在外貿與投資兩駕馬車的車體上,自2009年開始的第四輪可不是這樣,這一輪經濟過熱幾乎完全就是依靠政府天量投資。這一輪過熱幾乎完全承接了第三輪過熱中的所有問題,並且加倍放大:如地方政府對土地財政的過度依賴、資源型產業的兩大問題(帶血的GDP與高度環境污染),經濟的高度對外依存,內需嚴重不足,產業結構的嚴重不平衡,唯一可見的主要成就是政府財政收入激增,當然也伴之以社會反抗事件的激增,去年已增至18萬起。

第四輪經濟過熱造成的陷阱之多之深前所未有。

高通脹陷阱。中國這段時期的通脹率之高,遠超過國家統計局願意承認的數據。而通貨膨脹之主因,就是貨幣發行過多。根據官方數據,2009年廣義貨幣供應量為60.6萬億元,是GDP的1.8倍,多出了27.1萬億元,2010年前三季度就超發43萬億元。總理溫家寶的兩次講話——從今年兩會期間要「消除房價物價上漲的貨幣基礎」,到4月13日溫相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強調「消除通貨膨脹的貨幣因素」,正式承認發行貨幣過多。

公共工程的質量安全陷阱。這一時期政府投資,人稱「鐵公雞」,即鐵路、公路、基礎設施建設。以第四輪經濟過熱當中投資最大、雄心最膨脹的鐵路建設來說,堪稱腐敗醜聞不斷,營運事故不斷。今年327溫州動車事件,暴露了中國用從各國「拿來」的技術拼裝的「自主創新產品」中國高鐵,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憂,不僅高鐵從此不再高速,向世界輸出高鐵技術的美夢也一併破產。

地方債務陷阱。為了向銀行大量舉債,各級地方政府設立了「地方融資平臺」。央行實行「寬鬆貨幣政策」的兩年之間,全國各銀行借給地方融資平臺的錢到底有多少?據央行公布的《2010中國區域金融運行報告》,截至2010年年末,全國共有地方政府融資平臺1萬餘家(省、市、縣三級),2010年末銀行系統的全部貸款餘額為47.92萬億元,其中30%是地方融資平臺貸款,總額約為14.4萬億元,其中三分之一是由國家開發銀行貸放,其餘則由國有商業銀行及城市商業銀行。現確定其中有2萬億到3萬億有違約風險。

寬鬆貨幣政策造成了前三個陷阱之後,貨幣緊縮又挖了一個目前正在發酵的民間信貸陷阱。在巨大的通脹壓力與地方債務陷阱面前,央行不得不收緊銀根。在央行不斷縮緊銀根的宏觀背景下,民間借貸不論是規模還是利率都近於瘋狂,連經濟落後的地方也開始瘋狂放貸,放貸現象大規模入侵資本市場,最後醞釀成中國式信貸危機,目前因資金鏈條斷裂發生大面積的借貸人違約逃債現象,風險高危區包括浙江、江蘇、福建、河南以及內蒙古等省區。據《溫州民間借貸市場調查》顯示,當前1100億元溫州民間借貸資金中,用於一般生產經營的佔35%,用於房地產項目投資或集資炒房的佔20%。  

陷入民間信貸陷阱的中小企業紛紛垮臺。融資難導致中小企業轉向民間借貸,這種「飲鴆止渴」的高利貸嚴重侵蝕企業利潤,正在成為壓垮中小企業的最後一根稻草。據9月初發布的《2011年中國工業經濟運行夏季報告》顯示,今年1至7月,在31萬戶規模以上企業中,虧損企業戶數為4萬戶,虧損面為12.7%。值得注意的是,企業虧損程度卻在逐月加重:虧損企業虧損額增幅由1至2月的22.2%上升至1至6月的41.6%,1至7月又進一步升至46.9%。因無法承擔民間借貸利息的企業家紛紛逃亡或者自殺,成為近期中國新聞經常出現的內容。  

如果要畫個簡單明瞭的圖像,第四輪經濟過熱的因果圖如下:政府發行天量貨幣—投資過熱—緊縮銀根-民間借貸猖獗-福建溫州等地高利貸屢現崩盤逃債—中小企業紛紛垮臺。

那麼,北京能夠吸取教訓,不再一會「放火」一會「消防」嗎?答案是:不能。中國副財長早就講過,「中國有句古話叫做‘上山難,下山更難’,如果把刺激政策的角色比作上山的話,把退出政策的角色比作下山,我想退出比決定當時刺激還要難一些。」北京確實不會輕言退出,前幾天官方消息透露,滬浙粵深四地年內將成為自主發債試點,發債總額約251億。如果人們不健忘,就在兩三個月前,擔心中國深陷地方債務泥潭的聲音一度成為媒體重要話題。

如此情況,讓任期內經歷了兩次經濟過熱的溫家寶總理談什麼好呢?除了空言政治體制改革,真是無可再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美國之音》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