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在中國,吃些什麼可是大有來頭(圖)

2011-09-22 07:26 作者:Nicole Liu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北京海關總署的蔬菜種植基地高達六英尺的圍欄後面種植的各種有機蔬菜。(Barbara Demick, Los Angeles Times / September 17, 2011)

一眼看上去,很明顯這不是一個普通的農場,圍欄高達六英尺,裡面種的蔬菜異常精細,多名保安在門口執勤,大門是吊臂滑動式的,只有特定的車輛才能進入。

68歲的李秀清(音譯)老人,一直生活在北京順義區,家就住在農場的馬路對面,他說他一輩子從來沒進去過,因為普通人是進不去的。據他描述,這個農場專門為政府機關生產有機蔬菜,從來不對外銷售,生產的蔬菜包括甜椒、洋蔥、豆角、花菜等等。

農場的大門上一直掛著寫有「該農場資產屬於北京海關蔬菜種植基地」的公告,直到今年五月,一名中國記者潛入該農場寫了有關該農場內的有機食品的報導,報導稱該農場生產的小黃瓜乾淨又衛生,摘下後無需清洗即可直接食用。

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擁有這樣好的蔬菜種植基地都是一件值得大力宣揚的事情。但是在中國,像這樣的有機農場似乎是非常隱秘的。這裡面生產的最乾淨最安全的食品,是特供給那些權貴階層專用的。

在中國,最上等的食品公司從不做廣告來推銷自己的產品,他們不願意讓公眾知道,他們限量生產的那些優質產品實際上是專供中央機關和政府食堂等地方的相關精英階層食用的,他們中有政府首腦,各國大使館的官員等。與此同時,普通老百姓餐桌上的食物卻受到了各種污染,吃得越來越不健康。肉裡膽固醇超標,池塘裡養的魚是用避孕藥催生的,牛奶更危險,為了讓蛋白質含量達到標準,竟然在牛奶中添加了三聚氰胺這種有害添加劑。

在國有食品企業工作併發表過專著的高志勇(音譯)直言,政府根本不關心老百姓吃得健康不健康,因為他們以及他們的親屬都是吃特供食品的。

在中國,「特供」這個名詞由來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建國初期,國有企業有專門的單位自己生產食品然後按需分配。高志勇說:領導人必須確保自己有的吃,吃的放心,以及不會有人污染他們的食物。

毛澤東的私人醫生撰寫的《毛澤東傳》中,我們可以找到,其實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中國政府已經建立了特別的食品採購部門,該部門直屬於國家安全機構,旨在向國家領導人供應和檢驗食品。其次,供應給中央和地方的其他領導人的食品也在質量和數量上被分為25個等級。

而現今的中國現代都市社會,環境越來越惡劣,安全健康的食品的數量越來越有限,這些現狀同樣助長了整個為精英階層特供食品的體系。

來自美國人權觀察香港辦公室的PhelimKine指出,我們回顧過去的50年可以看到,在中國社會能吃到那些安全可靠無污染的食物的,只有那些享受特供的政府官員們。

在北京,特供農場一般選址都在機場附近,那兒有錢的外籍人士非常多,還有很多國際學校。那兒屬於北京的西北片,遠離中心城市人多車堵的環境還有其排出的各種廢氣污染。

位於北京西山的巨山農場最早是用來特供給毛澤東私人廚房的,現在依舊是所屬於北京首都農業集團(Capital Agribusiness Group)旗下的一家國有企業,專為國賓宴會提供食品。北京二商集團(原北京市第二商業局)在其官方網站上這樣寫到:特供國家宴會,已成為北京安全食品的搖籃。

作為中國最高的權力機構,國務院有其專門的食品供應部門,哪怕只是一隻咸鴨蛋,也是特供產品。

位於山東省的微山湖蓮花食品集團的有關人員稱:「我們已經為國務院特供近20年了,我們的產品供應總量相當有限,從來不在普通的超市賣場裡銷售。」

一些有機農場主稱,當他們將產量有限的產品推向市場時也往往受到各方阻力。

延慶的一家有機乳品廠的老闆王詹立(音譯)說:「當地政府希望我們向政府機關和有關單位提供更多的產品,但是我們覺得讓普羅大眾來分享我們的產品更加重要。」他的乳品廠是2006年拿到有機認證書的。

王詹立的奶製品廠取名綠色小院(Green Yard),其製作技術是從荷蘭引進的。奶牛吃的草是不用農藥的,工人們在無菌倉房裡為奶牛擠奶,她們帶著白色的帽子,看上去不太像女工,更像是實驗室裡的工作人員。

使用這種有機餵養方法,這些奶牛的產奶量只有普通奶牛的一半,這些牛奶顯然是供不應求的。尤其是2008年爆出了三聚氰胺醜聞,毒奶粉導致六名嬰兒致死,三十多萬人受感染的新聞使得本來就供不應求的有機乳品更成緊俏貨。該乳品企業的經理說,其三分之二的產品是供應給政府機關、國有企業、外交人員以及國際學校的。剩下的非常有限的產品進入少數涉外超市或健康食品商店售賣,標價是普通牛奶的近三倍。

「綠色小院」的總經理侯學軍說:「我們國家不像瑞士,我們國家人口太龐大,要想每個人都吃到有機食品是不現實的。」

為了避免公眾對於某些精英階層擁有特權產生民憤,這種長時期持續不斷的特供現像一直都是秘密存在的。近期,一家廣州本土以強硬態度著稱的報紙《南方週末》報導了有關海關農場的消息。報紙一出,中宣部立即禁止了該報對此事件做進一步報導,並且將該文章從《南方週末》的網頁上刪除了。

海關總署出面澄清說這個農場並非是他們的,他們只不過是簽了一個十年期從該農場採購蔬菜的期約。

海關總署發言人馮麗靜說:「這麼做的目的首先是在過去的這些年裡,我們能有一個固定的蔬菜供應商,其次,現在食品價格越來越高,但是由於簽了這個期約,我們可以以相當低廉的價格採購蔬菜。」

另一方面,我們可以看到只去年一年,中國就發生了幾十件令人作嘔的食品安全醜聞。上個月,中國西部地區又有11人由於食用了添加了防凍劑的醋而死亡。每一件新的食品安全醜聞的發生都迅速提升了公眾對安全食品的需求度。

儘管有機食品商店在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越來越多見,但是價格非常高。一些中國家庭非常渴望以一個他們可以接受的價格購買到乾淨的食物,他們開始尋找屬於他們的特供渠道,即形成一個家庭合作機制直接從農民手中購買食物。

一個北京的家庭農業合作社的負責人這樣解釋說:「首先,有機食品的供應量是相當有限的。其次,並非每一個農民都懂得如何進行有機種植。對於普通民眾來說,建一座農場的費用也太高昂,是很難承受的。」這位負責人去年組建了一個由一百個家庭組成的合作社從農戶手裡直接購買食品。

劉女士是一位四歲女孩的母親,經過三聚氰胺污染奶粉的事件後,她認為:「你雖然可以在商店裡買到所謂的有機食品,但是我對這些產品也不太信任,因為我知道很多都是假貨。」

中國的體育代表隊已經明令禁止運動員食用豬肉,因為雙氯醇胺(clenbuterol)這種常見但是非法的類固醇常常被用來飼養豬,而吃了這樣的豬肉後,往往無法通過藥檢。女子柔道冠軍佟文去年被國際柔道聯合會禁賽,原因是藥檢不合格。不過這則禁令在今年二月的時候又被取消了,因為她說她從未注射過雙氯醇胺。

柔道教練吳偉峰說:「現在我們會對食品進行預檢,我們比過去更加謹慎了。我們只從那些經過政府審批的有機農場採購豬肉。」

某商業雜誌披露,大多數供應權貴階層的豬肉都經過北京第二商業局的檢驗,其附屬的子公司每年在位於河北省的農場宰殺約五萬頭生豬。

這家雜誌同時披露,這些豬肉主要是特供的。正如屠宰場的經理說的那樣,有時候,養豬也是關乎政治的事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洛杉磯時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Nicole Liu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