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水壩蠶食神農架 村民求救桃花源(圖)

2011-09-17 23:27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在湖北省神農架自然生態區上修建的一座水電站

【看中國記者李婉君編譯】據英國衛報9月15日(週四)報導,神農架是中國最美麗的景致之一,蜿蜒的山路、交叉的河流穿梭在這片生態寶庫之中。神農架被聯合國認可為世界生態保護地,也是「神農架野人」的「故鄉」。

但在最近幾週,神農架卻因當地醜惡的經濟開發引起了全國的注意-小型水電站扼住了當地很多河流的咽喉,水壩和穿山管道令當地居民失去生計火冒三丈。

上月一些報導披露神農架四條河流已乾涸,當地未作環境評估就已修建了數十座水電站,地方官員從理應由他們調控的公司裡獲得股份盈利。這些報導引發了關於政府管理、監督及民權的爭論。

神農架展示了一個糟糕的例子。在其88個地方水電站中,超過半數在2003年環境評估成為硬性規定前就已興建。此後,在神農架修建的每5座水電站中,就有兩座在缺乏必要的對人及生態系統可能產生的衝擊評估前就非法開工。

從神農架松柏鎮開車前行,衛報記者沿路遇到的幾乎每一個人都對神農架草率的水資源開發表示憤怒。雖然神農架是湖北省最貧困的地區之一,當地人說他們從這些經濟開發中幾乎沒有得到任何利益。那些水電站生產出的少量電力,其盈利被官員們瓜分了,但損害了生態環境。

劉建國(化名)原是農民,直到三年前他的土地被繞嘉禾(Raojiahe 音譯)水電工程淹沒。現在他在乾涸的河床上以打石破石為生。

他的妻子因向開發商扔石頭被關押了三天。他說,他的妻子是因失去了生計及政府拒絕傾聽他們的申訴、拒絕給予合理賠償而搓火。

他說,「我們能做什麼呢?我們只是普通老百姓,他們是當官的」,「我只是希望人們能知道這些事。」

在靠近水電站,周曉琦(化名)對繞嘉禾水壩正穿過她的農田,令她家房屋下方河堤受到侵蝕而感到憤怒,她說,「你可以看到我家牆上的那些裂縫」。

興發(Xingfa音譯)電力公司提出給她11萬元人民幣作為她失去1/3公頃土地的賠償,此外她別無選擇,幾乎沒有給她去協商或獲得法律賠償的機會。

「我已經一次又一次地投訴,但他們說,‘去告吧,你永遠不會贏’」,周說,「那些政府官員們都在這些工程中有投資。所有人都知道這一點。否則怎麼會這麼快就讓這些工程上馬?」

與水電站並行的是非法採礦,這些都是由地方官員們私下投資運營的。即使是在2003年環境評估立法通過後,地方政府承認有39%的新項目在沒有獲得恰當審批前就已往前推進。

通常它們極少引起注意。相比三峽及南水北調這些巨大工程直接衝擊數百萬人,在邊遠地區這些小的分水工程通常只有不到一千戶人家感受到其衝擊。但中國有8.5萬座水壩,這些累積效應是巨大的。

最新受影響的是成峰(Chengfeng音譯)河,那裡是娃娃魚的故鄉。當地人依賴這裡清澈的水煮食、灌溉及做清潔衛生。

兩年前,建築工人們開始在山的一側炸出一條通道,跨河修建了一座水壩。一旦完工,就會把成峰河的河水引流,穿山流入山的另一邊,從那裡順沿著山谷陡峭的水管而下,從那裡來發電。這樣做會讓電力公司盈利,但會淹沒了村裡的道路,並取走了河裡絕大多數的水。

一名村民說,「這裡是‘桃花源’,但如果他們在這裡建水電站,我們就會沒有水,魚會死亡」。

村民們正在力圖反抗。他們已試過了向政府合法請願,也試過了非法阻斷交通抗議。但這些都失敗了,他們於是向報紙求救。

一名組織者說,「我們只是村民。我們不知道怎麼去爭辯,所以我們想請記者們來這裡,自己看一看。」

位於武漢的楚天都市報和農民日報作了報導,隨後是中國的央視。迫於壓力,神農架上月宣布將對所有現存水電站進行環境評估,一些可能會被關閉。

(譯文有刪節,點擊看原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