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對王勇平更加期待

2011-08-19 04:20 作者:劉著民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一直弄得大眾眼花繚亂的鐵道部出手了,把作家兼詩人的發言人王勇平調離,讓其遠赴十萬八千里外的波蘭華沙擔任鐵路合作組織中方委員,讓其遠離中國鐵道部這個是非之地,讓公眾消停一下,讓鐵道部不那麼「心煩意亂」。

作為詩人和作家的王勇平其文學作品我沒有看過,但「至於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這句詩的知名度是其他詩人望其項背的。按理說,他的這句話還不足以讓調度失靈,動車追尾,頂多是言語不當而已。擔任虛職的王勇平被那些掌握實職的官員弄到遙遠的波蘭任閑置,也算是勇平兄敢於為更上級揹黑鍋,勇於擔當,保鐵道部平安的舉措。

大家可能認為王勇平政治前途基本完結,但我要恭喜王勇平,他遠離了,完成上級領導交辦的「轉移目標」戰略意圖,他一定是有回報的,一定會用另一個方式「東山再起」的。

縱觀中國的無數被問責的官員,只要你不是殺人放火或貪污金額巨大,被法院判刑那是運氣不好。一般各級官員只要是因為群體性事件或重大事故、自然災害等原因被問責免職,最多調離其他地方任職或調離崗位,隔兩年三年就會重新被重用的,倒不是沒有別的官員可以勝任,是因為這些官員其實是「替人受過」顯冤屈得很,套用陳佩斯小品台詞:廢話,沒有好處誰肯當漢奸!

王勇平這麼一走,我其實更期待,我認為這是鐵道部對他的保護,是一種曲線救國的一種路徑,所以以王勇平作出的這樣的犧牲,我想他的回報不小,我對他的「前途」非常有期待。

理由一:王勇平是一個文藝工作者出身,硬要跨入政壇官場,算是入錯行。但平心而論,這次動車追尾事故和他無關的,有關的是那些決策者,那些掌握實權的的人,他在發布會上出口的那句「詩」還不足讓他擔當動車追尾這麼大事故的責任。他被突然免職,就是為完成上級領導的「目標轉移」戰略,他心裏多多少少還是有委屈的。波蘭屬東歐不是西歐,而且鐵路合作組織是由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匈牙利、越南、民主德國、中國、朝鮮、古巴(1966年參加)等原社會主義陣營的13個國家的鐵路主管部門組成的鐵路組織。基本上都是欠發達國家,我判斷這屬於「開會型」組織,一個大國「鐵老大」的政治部宣傳部長去幹什麼?無法幹什麼,就是一閑職,這樣的安排明顯是避風頭的,是要平息公眾憤怒的,中國憤怒的公眾總不可能跑到波蘭去鬧吧?王勇平已經遠走,公眾罵鐵道部找不到「準星」了,鐵道部心就會順很多。但王勇平是不會這樣不明不白的「替人受過」的,他是需要回報的。

理由二:那位因2008年發生膠濟鐵路4·28重大事故,於「5·12」汶川大地震後從鐵道部總調度長位置上調任成都鐵路局局長,2009擔任上海鐵路局局長,2010年5月7日重新出任鐵道部總調度長,現在因為動車追尾又擔任上海鐵路局局長的安路生給王勇平指明了「前進」的道路,安局長經歷那麼多變遷,仍然依然不倒而且又被重用,我的理解不光是能力問題,除了背景就是一種政治補償問題。從王勇平被外放來看,他明顯是替人被黑鍋,他有理由補償提出條件,領導們對王勇平勇於擔當確保鐵道部安全的行為一定也是非常讚賞的,給個閑置休養休養,等到公眾一鬆懈,勇平兄就可以立馬回國,獲得重用。

理由三:公眾對王勇平的不滿,其實是對鐵道部救援不力,只為恢復通車不為救人,只顧埋車廂不為真相的做法感到憤怒。「鐵老大」這個至今仍保留獨立公檢法系統的「獨立王國」其實已經到了必須改革的地步,但現在仍然巍然不動。從目前處理的情況看,除了下級的一個路局局長被免,加上一個沒有實權的王勇平,讓公眾看不到鐵道部改革的希望。只要鐵道部原封不動,就會讓王勇平這位「揹黑鍋」功臣得到好處的,因為「犧牲」一個王勇平,救活多少這樣那樣的領導啊?保全下來的領導是冷血動物嗎?他們對死難者或許是,但對王勇平這樣「有功之臣」也是會按功行賞的。

這不該有疑問。

綜上所述,鐵道部安排王勇平在酷暑難耐中遠赴東歐「度假」,我理解這是鐵道部在保護王勇平,是領導們的關愛,王勇平能遠離麻煩該感謝上級領導的。面對王勇平的外放,我甚至認為,過幾年外放回來的王勇平一定會高升的,說不定在大家認為他前途暗淡的時候,以鐵道部副部長身份出現在工作面前,那時候大家一定不必驚訝。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小訂閱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