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地下錢莊響警報

2011-07-26 12:02 作者:孫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地方政府欠國有銀行的債務像吹氣球一樣不斷膨脹這一點備受關注,但人們較少注意到的是,在無人監管的龐大地下錢莊網路,近幾月來違約事件激增,這一趨勢恐將進一步擠壓私人部門的信貸供給。

《中國投資參考》(FT China Confidential)歷時數月,在7個省份對50家左右的地下錢莊進行了調查,發現越來越多的錢莊聲稱壞賬有所增多。在4月、5月和6月,表示壞賬較上月增多的地下錢莊所佔比例分別為22%、19%和15%,而今年頭兩個月增長接近於零。

地下錢莊棲居中國金融體系的模糊地帶,無人監管,多為無照經營,但他們定期在地方城市的報紙上打廣告,招攬客戶和儲戶。兩三年前,這類廣告往往是小打小鬧,只印一串手機號碼,後面寫有提供「快捷資金」之類的字眼,多少帶點偷偷摸摸的意味。

不過他們已經今非昔比了。他們在地方城市報紙上做的廣告不但篇幅大了許多,也更加明目張膽。以往寫著手機號碼的位置,如今往往代之以大號彩色字體的機構名稱。青島最近一期《半島都市報》後面有一整版都是地下錢莊的廣告,例如「易天投資」、「盈馳」和「寳麗金」。

由於地下錢莊從不公布財務數字,這個行業的規模很難估計。不過,我們估計2010年中國地下錢莊總共發放了數萬億元人民幣貸款。對難以從政府主導的正規銀行貸到資金的民營中小企業來說,地下錢莊是一個極其重要的信貸來源。

目前地下錢莊之所以壞賬激增,根源在於勞動力、電力、房租、地租、水、運輸及其它各項關鍵生產成本節節攀升,對許多民營企業造成了嚴重衝擊。正是為了遏制通脹,中國自2010年10月以來5次上調了正式銀行利率,並多次調高銀行存款準備金率。

可是這些舉措更加使民營企業感受到了信貸緊縮,而地下銀行也相應地上調了貸款利率。在以私營經濟蓬勃發展著稱的浙江省,以住房或藍籌股作抵押向地下錢莊貸款,月息介於6%至8%(相當於年息84%至104%);而無抵押貸款的月息最高可達15%。相比之下,正規銀行的基準年貸款利率為6.56%。

信貸成本大幅攀升擠壓了民營企業的利潤率。在以民營企業為主體的出口大省廣東省,製造業企業今年一季度的利潤僅增長了10.4%,增幅遠低於去年同期的36.5%。

更糟糕的是,由於現金流持續惡化,許多製造業企業連生存都成問題。上游供貨商再也不允許欠款,而要求資金一次到位,之後才會發貨。與此同時,工廠則要多等幾個月才能收到下遊客戶的款項,而後者倉庫裡沒賣出去的存貨越積越多。

這一切都給地下錢莊拉響了警報。在中國最具資本主義色彩的城市之一溫州,據一家地方法院透露,今年頭5個月,全市與民間借貸相關的違約訴訟案件同比增加了22%。雖然說大多數貸款者都還能把日子過下去,但那些佔少數的倒閉者往往是貸款成本過高的犧牲品。

嘉興市冰箱廠商德爾電器(Deer Electronics)因拖欠地下錢莊一筆月息7%的7000萬元人民幣貸款,已於4月申請破產。

然而,儘管越來越多的企業不是破產就是處境艱難,儲戶仍然熱衷於把錢存在地下錢莊,原因有兩點:一是地下錢莊提供的利率實在誘人,二是正規銀行存款的實際利率是個不小的負值。浙江一位從事短期借貸中介業務的經紀人表示,為了給有錢客戶管理資金,他不得不許下年息20%以上的承諾,這大致相當於基準存款利率的6倍。

地下錢莊已經面臨不小的壓力,未來幾個月,這種壓力可能會進一步加大。杭州一些地下錢莊就表示為發放給房地產開發商和小型出口企業的貸款感到擔心,因為其中有些人把借來的錢拿去投資股票期貨,就為了快點來錢。

中國農業銀行(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的何志成撰文表示,「打擊高利貸市場的最好方法是」取消利率管制,使正規銀行能夠按照市場風險的高低對資金成本進行定價。但這樣做的前提必然是「大幅度提高國有企業的貸款利率」,而這也可能導致大面積壞賬。

「這是一個極大的悖論。」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孫昱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