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鄧州禁毒警官墜亡 家屬稱非正常死亡

2011-07-16 14:15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昨日下午,河南省公安廳證實:7月14日,該省鄧州市一名警察在接受紀委調查時死亡。

家屬稱屬非正常死亡

該警察名叫趙戈,1978年出生,任鄧州市公安局禁毒大隊隊長。據趙戈的弟弟趙弋介紹,趙戈墜樓時間是在7月14日下午2時05分左右,但直到3個多小時後,他才從朋友那裡聽說了此事。

等他趕到現場後,趙戈的遺體已經被拉到了鄧州市殯儀館。同為警察的趙弋走訪現場,卻找不到墜樓的目擊者。家屬想看遺體,也遭到拒絕。

自7月6日起,趙戈就在鄧州賓館716房間接受河南省公安廳紀委的調查。他墜樓的落點,正在716房間下方的餐廳二樓樓頂。「賓館的窗戶只能開一條細的縫,我哥哥很胖,很難擠出去。」趙弋說,親友們都認為趙屬於非正常死亡,要求權威方進行屍檢。

被舉報後遭公安廳紀委調查

鄧州市公安局數名警察證實,在省公安廳介入前,趙戈已接受了南陽市公安局的兩次調查,均沒查出問題。「有人舉報趙戈手下線人的問題,不少同事和涉毒人員都被喊去問了話。」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警察稱。

據悉,河南省公安廳紀委案件監察室的5名工作人員到鄧州後,也沒有查出趙戈被舉報的問題,就轉而追查其部門的「小金庫」。

趙弋認為,哥哥被連查,起因很可能是因為得罪了一個假記者。該人平日以曝光為要挾,橫行當地。他的一個親戚因吸毒被抓,後取保候審,但他嫌取保金太多,「很沒面子」,就想告倒趙戈。(南方都市報 www.nddaily.com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南都網)

「我父母多年做生意,留給我們姐弟仨的資產足有幾千萬,根本不會去貪公家那幾千塊錢。」趙弋說,他現在認為哥哥「入錯了行」。

死者患有高血壓心臟病

據悉,5名調查人員和趙戈一共開了兩間房。趙弋說,趙戈在兩個房間內並無床位,而且一到晚上就被突審,不許睡覺。

直到7月13日,趙戈還跟姐姐見了一次面。「他還有說有笑,根本不像要自殺的人。」趙弋最擔心的,是因為遺傳,34歲的哥哥患有高血壓和心臟病。在被控後,家人曾多次向調查人員提出要送藥,卻都被拒絕。「可能是認為我們在嚇唬他們,阻撓他們查案。」

趙戈1998年畢業於南陽師專,後來通過招警考試進入公安系統,2005年進入鄧州市公安局禁毒大隊,曾連續3年在南陽市公安禁毒系統獲得第一名。「他得罪了太多涉毒人員。」一名同事說,紀委調查的不少材料,就來自涉毒人員的證詞。

家屬稱被索要名煙和蘋果手機

事發後,趙戈的親友在多個網站發帖喊冤。該帖稱,紀委人員對趙戈刑訊逼供,還敲詐其家人27條名煙和4部蘋果手機。

昨日下午,趙弋證實曾被迫給調查人員送了27條香菸。「一共送了4次,前兩次他們通過中間人傳話,後兩次直接問我要。」趙弋說,第一次是8條芙蓉王,第二次是10條軟中華,第三次是15條芙蓉王,第四次是兩條蘇煙。

而蘋果手機,趙弋表示已經購買的有3臺,一共13500元。「縣裡沒有這麼多蘋果手機,就找人從鄭州發過來。7月14日上午發的手機,下午還沒到鄧州,我哥就出事了。」

趙弋稱願意為上述說法負法律責任。「煙是我姐去送的,拎著一個大包很明顯,賓館監控都有錄像。」而向其索要煙和手機的人,是一名姓鐵的調查人員,「聽說他們現在都被關了禁閉」。

對趙弋的說法,昨日下午,河南省公安廳警務督察處負責人表示,相關網帖只是一面之詞,真實性難以保證。公安廳已組成聯合調查組,於昨日上午趕到鄧州,「等調查結束,我們一定會公布案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