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面對一片殘局

2011-07-09 04:34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愛國愛家鄉是每一個人天性中的一種情結,正是因為愛,所以就巴望著祖國家鄉好,即便是好不起來,或者是好不到哪去,至少也不允許有人去破壞它,所以一個真正的愛國者對家國的讚美,那是出於天性中親切的情感。但是人畢竟是理性的,國家好不起來,或者是好不到哪裡去,當然就要批評指責授權管理國家的政府了。

政府破壞了國家,愛國者們就一定會要政府請罪下臺,政府霸佔著公權力,拒不下臺,公民就有權利推翻這個政府,推翻一個破壞自己家國的政府就是愛國的行為和表現。因為政府畢竟不是國家,妄圖以政府代替國家,以政權冒充國家的人是白痴、是瘋子。

因為他們不懂公權力的出現,是因為國民們需要有一個政府來管理國家和眾人之事,於是每一位國民都出讓了自己的一部分權力授予了政府,政府的公權力是來自於公民們的委託,公民們還要出錢去供養這個政府的運作。所以公民們是主人,政府是僕人,國家好不起來,或者是好不到哪裡去,公民們是要向政府問責的。

用通俗的話講就是,我們花錢雇佣了你們,就是幹這份工作的,是為我們服務的,你們干不好,我們不滿意,可以開除你們,我們再去雇佣別人,如果你們破壞了國家,那你們就是人們的敵人,國家的罪人,道理就是這麼簡單,所以愛國者從來不會去愛政府、愛政權,反而是監督、批評政府和政權,沒有把國家管理好,沒有把眾人之事管理好。

最近,共黨公布了一項審計結果,說各地方政府總共欠下了十一萬億的債務,這是共黨第一次報出了欠債的消息。在二零零九年的四月,美國西北大學金融研究所,對世界上五十四個國家的債務問題發表報告時,就已經說出了中國大陸在二零零八年底,中央政府欠下了四十八萬億的國債,這還不包括各地方政府欠下的六萬多億的國債,這總共是五十四萬億的國債,是共黨從來絕口不提的。

欠債不說,並不因此而強大或輝煌。僅僅二零零九年和二零一零年兩年的時間,地方的債務就從六萬億上升到了十一萬億,而美國之音的報導說,這十一萬億並不是個實際數字,真實的地方債務的總數是十四萬個億,這就是僅兩年的時間,地方政府的債務就增加了八萬億,那麼中央的債務又增加了多少呢,根據國際的慣例,政府的總債務,通常不能超過當年GDP的百分之二十,一旦債務與GDP持平,那麼這個國家就破產了。

讓我們把地方政府的十四萬億債務再和二零零八年底的中央債務的四十八萬億加在一起,這就是六十二萬億的總債務;那麼二零一零年的GDP是多少,我們並不知道,有人說是三十三萬億,有人說是四十萬個億,但是不管是哪個數字,國債都已經超過了 GDP的兩倍或者一倍半了,更何況呢,地方政府敢於在兩年間把債務翻上了一倍半,誰又敢保證中央的債務沒有增加呢?

有人說,中央債務由中央還,各地方債務由地方政府還。聽上去是有道理,但是兩年了,地方債務不但沒有人還,沒有減少,反而又多出了八萬個億。絲毫看不出地方政府有還債的打算。

我想這是由於共黨實行的中央極權制的統治所致,沒有中央政府的發話,各地方政府是不敢這樣大肆舉債的,借了債還不上,最後這一堆債務也只好上繳中央政府去還。

可是共黨黨政六十二年,從來也沒有過財政儲備,強大且又輝煌了,但是每個中國人頭上都背上了三、四萬塊錢的國債,另外這人均三、四萬塊錢的國債當中,究竟有多大的百分比,是被共黨貪腐和捲逃走了的錢呢,這是誰也說不清的。共黨的富翁們是由於舉債而富起來的,那麼這個債又該誰來還呢?當然是國人百姓們了。

當初共黨們篡政進城只是帶著一張嘴來的,是國民百姓們供養著它們享受著特權,繼而又貪腐、又搶劫,現在共黨們都成了巨富,人們又要替他們還貪污搶劫債,這就要看主人們同意不同意了。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府,任何一個家庭,任何一個人,都會有借錢欠債以解當務之急的事情,但事後也都會還錢清債,然後也都會儘可能存儲一筆儲蓄以備急用,這就是日常生活之道。

債務多到了還不起的地步上那是破產,法律上還有個破產還債法,欠了債不還那是要告上法庭的,法律上也有強制還債法,最後欠債人還要坐牢,這就是法治社會的條例。

二零零八年的一場金融大風暴,各國政府把多年的財政儲備拿出來救急,甚至還都欠下了債務。二零壹零年在多倫多召開的二十國峰會上,七個工業國提出,各國將在二零壹叁年還上所欠債務的一半,二零壹伍年還清所有的債務。二十國首腦包括胡錦濤在內都是簽了字同意的。

當然了最好是不欠債,欠了債就要盡快還清。俗話說,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共黨這三十多年所謂的巨大成就,就是背上了六十二萬億的債務,同時在截止到二零壹零年底,又至少印刷出了四十三萬億的新鈔票去維持共黨政權的運作。

債務是越欠越多,巨量的新鈔票又使錢是越來越不值錢,稍有一點常識的人都明白,僅此兩點就足以說明中國大陸的經濟破產了,所以才有最近溫家寳跑去英國和德國,請求人家多買中國貨,結果遭到兩國政府首腦當面指責,共黨虐待中國人權。

英國和德國兩個國家的總人口加在一起是一億四千萬,還不到中國大陸人口的十一分之一。共黨口口聲聲說,中國大陸是個大市場,各國政府也一再的提出,共黨政權應把拉動內需作為頭等大事來辦,不要總是依靠著外需。十六億人口是個大市場,但是人民貧窮,購買力低,所以儘管表面上看是個大市場,其實這是一個窮市場,那麼就應該提高人民的收入,人民手裡有了錢,自然就提高了消費力。

以美國人的消費力為例,二零壹零年,美國GDP總量是十七萬多億美元,三億多美國人的消費佔到了其中的百分之七十以上,這就是說,人年均消費是四萬美元。而中國大陸,在這次金融風暴之前,每年GDP總量中的百分之七十是依靠外貿出口,這就是說,十六億人口的全年消費僅佔當年GDP的百分之三十。

而這兩年半,全球的經濟衰退,使得中國大陸的外貿出口減少了百分之五十,甚至更多,於是共黨政權這兩年多才頻頻的跑去強國、富國要求人家多買中國貨,並且還美其名約「擴大雙邊貿易」,甚至還冠以貿易夥伴的頭銜。

古來就有民富國強的定論,民窮國家就強不了,民窮統治者富,國家也強不了。朝鮮的金正日在瑞士銀行存有四十億美元的私人財產,可是在近十年間,朝鮮人民活活餓死了兩、三百萬,一個餓死人的國家都說是強大嗎?不可敵國的統治者不會拿出搜刮來的錢買糧賑災的。

維基解密揭露說共黨政權有五千個人在瑞士銀行存有巨款,另外是二百三十萬個共黨家庭佔有了百分之九十的全民財產,這才是中國大陸是個窮市場的真正原因。只能維持溫飽的收入,消費力當然就低。記得那是零九年全年,共黨是高調大動作的拉動十億農民的內需,其結果僅僅拉動了平均每個農民多消費了三十五塊錢。

一國之民眾在政府的大力拉動之下,平均每人每個月只能多消費三塊錢,這就足以證明該國人民的貧困程度了,可是統治者們卻又拚命地宣傳強大、輝煌和幸福生活,這豈不要遭到國人百姓的反感和怨恨麼?天文數字般的國債和新鈔票的印刷,是外國人和共黨體制外的良知學者和人士們,通過調查研究和計算以後公布出來的,共黨自己是不會說的,只要一旦說出來,就是傻瓜也會指著共黨的鼻子大聲的質問,這難道就是你們所說的巨大成就麼?

中國人六十多年間生活在共黨假大空的宣傳噪音之中習以為常了,也麻木了,雖說已經不相信共黨的宣傳了,但是偶爾一聽到不同的聲音和真實的數字的時候,通常第一個反應也是不相信,抱著半信半疑的心理。

記得那還是在二零壹零年的年初,在和一位國內的朋友通話當中,偶然我提到了四川汶川大地震以後,僅十六天,海內外的華人捐款之多,高達四百四十億美元。但僅一年左右,就被調查出來了其中的百分之八十,是被共黨們貪污了。我的這位朋友當時大吃一驚,接下來的表示就是,貪污了三百多億這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麼?

聽上去就好像是我在造謠撒謊一樣,固然是共黨們的假大空話沒人相信了,但是真話真數字,中國人也是難以相信了,知情權是天賦人權中的一權,是每個人所必須擁有的權利之一。共黨的強力的假大空宣傳,就是剝奪了人們的知情權。

天下的好話不能都讓共黨說盡了,我們也只好不斷地把調查研究出來的事實和數字說出去,至少讓國民百姓們聽到不同的聲音。這就是和共黨在爭奪話語權,為的是給人民提供獨立思考的依據和線索。

體制外的學者們和仁人志士們,早在十幾年前就提出了,中國大陸的農業破產和水資源危機的問題,都被共黨強大盛世的宣傳給遮蓋住了,表面上是鑼鼓喧天,只能是使危機越來越嚴重。

近日看到了一篇報導,題目是「水危機將終結中國的所謂繁榮」,文章中引用了著名的金融家羅吉斯先生,在今年的五月二十八日接受英國BBC電視臺採訪時說的一句話。

當時,主持人問到了,中國大陸首要的經濟問題是什麼的時候,羅吉斯先生表示,中國大陸的經濟泡沫固然是個大問題,但終結中國繁榮的真正危機,是水危機。他說,我不關心中國內戰、瘟疫、騷亂、蕭條,或者其他所以的類似問題,因為經濟都可以從這些問題中復原,唯一無法復原的是水,如果中國不解決自己的誰問題,那就不會再有中國的故事了。

中國的愛國者們早就提出了中國大陸水資源危機的問題,外國人未必愛中國大陸,但是愛同屬於人類的中國人,也愛這個人類休養生息的地球,中國大陸的水危機是越來越嚴重,所以外國人也責無旁貸的說話了。

聯合國早就把中國大陸列為是全球十三個嚴重缺水的國家之一,不斷地敦促共黨政權採取措施,保護水資源,共黨卻把這一切說成是國際國內的反華勢力,但是學者專家們的調查數字,又確證實了中國大陸的水危機的問題,其實共黨自己也很清楚,從共黨斷斷續續零星報出的一些數字,也證實了問題的嚴重性。

例如,全大陸的七大水系中的一半以上的水質被嚴重的污染了,三十五個大湖泊中的十七個是污染嚴重,全大陸的水質已經不適用於灌溉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城市用水污染嚴重,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城鎮水資源是不適合引用的標準,百分之四十的水源已經不能引用了。南方地區總缺水量的百分之七十那是由於水源污染造成的,過度抽取地下水,已經造成了地下懸空層,填充這個懸空層的那是海水和土壤中的污染物質。

世界銀行最近發布的「解決中國的水稀缺」這篇報告中提出,中國正面臨有效管理稀缺的水資源,以便未來一些年維持經濟增長的挑戰,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這篇報告的宗旨是在說管理,水是不能再生的稀缺資源,所以就要有有效地管理。說實話,中國原來不是個缺水的國家,真正水資源枯竭,江河斷流,水土流失,地下水位降低,旱澇災害頻繁是從共黨當政的這六十二年中逐漸開始的,併發展到近三十多年的全面污染。

一九四九年全大陸森林覆蓋面積是百分之二十二,現今剩下的是百分之六不足,植被被嚴重的破壞了,以至出現嚴重的沙漠化現象。沙漠面積從一九四九年時的二百二十萬平方公里已經增加到了現在的三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天不下雨,地面乾裂,下上一場幾公分的雨就到處發大水,淹沒了農村和城鎮,一片澤國但卻沒有一滴水是能喝的。

韓國的《中央日報》也刊載了一篇文章,提到了中國大陸水污染的嚴重性,飲用水的嚴重危機,是隨時可能導致中國經濟增長引擎熄火的毒素。就連共黨體制內的學者也直言不諱的承認,自改革以來,創造了若干個世界第一,而其中也包括了建築材料的浪費第一,能源的耗費第一,空氣的污染第一,污水的排放量第一和浪費第一。

更有學者說,哪裡有了開發和發展哪裡就被污染,哪裡的生態就遭到破壞,甚至是毀滅。這一切的根源歸結到了共黨的發展模式上,也就是所謂的GDP高於一切,發展是個硬道理,黨大於法等等造成的盲目、肆意、不惜毀滅生態資源和環境為代價,甚至還異想天開的建造所謂的重點工程、大型工程、政績工程、面子工程、首長工程等等的豆腐渣工程。

再加上共黨們貪腐的這個特色,於是就形成了一個共黨改革和發展的模式,這個模式被共黨又稱其為是北京模式,這個模式就是大發展等於是大賣土地,等於是大投資,等於是大貪污,等於是遍地的豆腐渣工程,等於全面的大污染,最後等於全面地大破壞。

共黨宣傳說這模式已經得到了共識,這顯然又是謊話。國際社會和國內的民眾,沒有人會同意以破壞家國,破壞自己的家鄉為代價,去賺取幾個越來越不值錢的人民幣,實際上是在成就著一批又一批的共黨狗官們變成了千萬億萬的富翁們。

七月一號胡錦濤照例做了一番講演,通篇的陳詞濫調,還是要打擊貪污腐敗,其實這句話倒不如不說。去年的網際網路上,就已經揭露出胡錦濤家族有上百個億的家產,一個貪腐的人說要打擊貪腐,簡直就是個大笑話,還能指望著有人能相信這句話麼?

同時再次說出了鄧小平三十年前說出的發展是個硬道理的話,這就證明了胡錦濤不僅是不學無術,思想僵化,沒有獨立人格,沒有獨立思考,而且是面對著一片破敗的殘局,這就是在告訴著人們,共黨的大貪腐、大污染、大破壞仍將繼續進行。為了挽救加國和民族的危亡,現在是真正到了需要愛國主義的時候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