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山西朔州,拆遷戶刀殺強拆者

2011-07-03 23:05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吳學文手持一把砍刀,站立在自家的屋頂上;他的母親和兒子也握著磚塊,和吳學文站在一起。10多分鐘後,結局已定:上屋「強攻」的朔城區城建局局長劉志秀被一刀刺入胸膛,上房助戰的城建局監察大隊大隊長鐘衛被連刺多刀當場斃命;接著,老母親揮舞混戰中被打落的砍刀,砍傷了另外兩名拆遷者……

這時正是6月23日中午1點多。組織部退休老幹部老錢剛吃過飯,準備午休;73歲的退休礦工高向平聽到外面一片喧囂,心慌慌地跑出門觀望;南關賣舊磚的張某正蹲在隔了一個院子的另一段殘牆上歇息……和周圍數百名居民一起,他們都或多或少地看到了這駭人一幕。

緊接著,鏟車的大翻斗高高揚起,更多的——約有20名政府人員被「送」上屋頂,監察隊長鐘衛被抬下來送走時有人看到他的腹部掉出一些什麼紅色的物塊。而後是屋上公職人員對吳學文、吳母和吳的殘疾兒子的「瘋了一樣」的暴打,用膠皮棍、用拳頭、用腳。吳的愛人,44歲的喬香蓮也上到屋頂上來想保護丈夫,她也被打得在屋頂翻滾,差點掉下去。這時有政府人員倒扯住了她的雙腿,使她內衣幾乎全部暴露——有人說拆房的人剝得她只剩內衣,但更多的目擊者說不是這樣。是怕再出人命,房上的人意欲防止她掉下去或跳下去,——但究竟怎麼懸了空已經無從知道。

吳的殘疾的小兒子,不到二十歲,一條假腿掉落在街上,原因不明。

這場凶殘的暴打使周圍的人——推開窗戶的高樓層住戶、蹲在牆頭上的拆鋼筋的農民工都感到憤怒和心悸,據說還有樓裡居民拍了錄像。老礦工高向平恰好在這時走到巷子口,他不自覺了喊出聲來:「別再打了!再打要死人的!」話音沒落,馬上有一名警察扑過來扯住他的領口,撾了一掌。老高在複述這個事情時,三次「安頓」本報記者:「不要難為他,娃娃們小不懂事。我也沒受啥傷。」

「他只是輕輕地拍了一下我的臉」,記者離開時,老高追出來說。

有多人證實,有個人想用手機拍照,馬上被警察奪過來摜在地上,手機屏幕裂了。不過記者沒有找見這個人,小賣部的人說:「也許是沒見過強拆,不懂強拆規矩的過路人。」

中午1點半,一切結束了。吳學文的殘疾兒子被用鏟車鏟下來,帶走了。一家人不知去向。接著,收磚的張某看到,來了兩輛大白卡車,一群穿軍黃色衣服的人闖進吳學文的小賣部和家中,將一切東西全裝到車上,拉走。後面挖機開過來,幾十秒鐘,吳家三間屋就成為一片平地。

廢墟上有一條小狗在嗚嗚喑喑地叫,傍晚,膽大點的鄰居走過來,認出這是吳學文家養的那條狗。好幾個人可憐狗,從家裡端出東西餵它,但它一口不吃。24日,吳學文有個常聯繫的渾源老鄉趕過來,用摩托車把小狗馱走了。

吳學文是大同市渾源縣王家堡人,在朔州算個外地人,鄰居們並不十分清楚他的親戚和老鄉關係,以致連那個騎摩托的人是誰,叫什麼,都無法向記者提供。

旁過賣蔬菜的女人說,吳學文也沒啥其他做的,就是一家開著個小商店。「天天來我這買菜,人好。但好像認死理。」

上百人強拆隊伍——目擊者的估計是200人左右,是從吳學文家屋後(東面)躥過來的,比較隱蔽。進入一片足球場大小的較低凹的平地後,正在牆頭的賣磚人張某看見他們開了一個短會,一個領導模樣的人高聲告訴大家:「關鍵時刻,誰也不能後退!」而後眨眼之後,血案發生。

24日下午,喬香蓮死了。

新聞通稿說:「在公安傳喚期間,突呈發病症狀」。

事件發生在距朔城區政府數百米的府東街。這個街區,除了吳學文家所在的一片數排老式平房院子,周圍已都是高樓。但這片老房子當年也是政府統建並賣給個人的,產權齊全,而且不止一戶表示,補償沒談好,過渡安置也沒有,不願搬,也沒簽過字。吳學文家東北側的一戶就證實,儘管前一段一直有人來吹風,說馬上就要拆了,但他家迄今沒在任何協議上簽過字。

吳學文的三間房是十來年前花6萬元從一具叫尚富仁(音)的人手中買下的,小賣部生意不錯,他一個外地人,視此為畢生產業。他的鄰居告訴記者,公告上他家的補償好像只有20萬,「確實有點少」,吳學文曾表示死也不認可。

但房主的不認可好像並不起作用。在24日晚的朔城區新聞中心所發「通稿」中,宣布對吳學文學的強拆已經「各項手續都履行到位」。強拆系由朔城區法院牽頭,城建、公安等只是「配合」。

吳學文留給街坊的印象只有兩個字:好人。但也有人議論說其人並不「好」,因為「難纏」。一個老婦舉出證據:一,當年他買下尚富仁的房子後,因為房屋裂縫,將老尚訴到法院,硬硬地和尚富仁打了兩年官司,尚富仁被迫退還吳1萬元。二,後來他的二兒子出車禍被壓斷腿,吳學文「不依不饒」,「落後(方言,最後)聽說那開車的都依了他。」

吳學文最讓府東街鄰居們擔心的是他「能不能活過這幾天」。殺死鐘衛後,他遭遇了令人髮指的暴打,一個較近見到吳學文的人說,吳的一隻眼珠都被打出來。另外,吳的母親年紀大了,經毒打和重大變故後會不會也很快死掉……

吳學文曾在24日被轉入朔州市第三人民醫院。記者來到這家醫院的普外科病房,桌子上一頁病人姓名單子上,「吳學文」三字已被油筆塗掉;而在值班醫生的房間,單子顯示,「吳學文」還欠下醫院2295元押金——是所有病人名單中最多的。當值的羅(音)醫生說,他已又被轉走,去向不明。

23日事件之後,從次日起,逐漸從恐懼中舒緩過人的街上居民在條二百米長的小街上日夜聚集,一般時候都有四五處人群。有不少人同情吳學文家「家破人亡」,還有人擔心接下來的強拆如果輪到自己頭上,他怎麼辦。

看上去有80多歲的組織部退休幹部老錢氣得發抖,他說「和諧拆遷的三條一條也沒做到!」但聽的人都不知道他聽的是哪「三條」。他又說,他自己是搬得太早了,要擱現在,他也不搬,並且「誰也不敢把我怎麼樣,他們不敢!」周圍人馬上哄笑起來:「你小看了政府的人。有什麼不敢!」

朔城區城建局局長劉志秀被刺後情況危重,當天送省城太原救治。他是被一把殺羊刀捅穿肺部的。目擊者描述,當時吳學文一家三口人在房頂上持刀抗拒,劉志秀第一個上到房頂,抱持吳學文欲奪刀,吳手中的大砍刀被擰落,吳彎腰從小腿部又拔出另一柄屠羊刀,反身刺向劉志秀。

進入混戰階段後,人們清楚看到吳的母親還在揮刀中斫傷另外兩名強拆者,但在記者向朔城區新聞中心主任徐某求證時,徐說,就是像通稿中說的,監察隊長鐘衛死了,城建局長劉志秀重傷。——據目擊者描述,另兩人傷勢確實不重,但為什麼不提及,不得而知。

事發後,朔州市在本地極豪華的東易大酒店設立接待處,接待各地記者。但出面接受採訪的徐主任告訴記者,通稿就是他的發言。關於拆遷前期程序是怎樣的,人們所說的區委書記郭連厚曾在現場是否屬實,當天出動的單位名稱和準確人數是什麼,定性為純粹的刑事案件是否有因此遮蓋強拆是否合法、公務人員參與打鬥是否應追責的可能,現在有成立什麼級別的調查組、由哪裡牽頭等提問,徐說,他「一樣也不知道」,但他知道,「拆遷肯定是合法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f561700100w4f0.html

来源:轉載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