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教育的「七宗罪」

2011-07-01 15:1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第一宗罪:

意識形態挂帥。中國的教育一直在意識形態的泥淖中打滾,搞得自己灰頭土臉,臭不可聞。先是「教育必須為無產階級專政服務」,後是「教育必須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總是脫離不了「奴婢」的地位;先是「培養社會主義的接班人」,後是「培養社會主義的建設者和接班人」,總是脫離不了充當「工具」的悲哀。教育成了「奴婢」和「工具」,教育的對象也就必然不可避免地成了「奴婢」和「工具」。在強大的意識形態的主導下,人的主體性被抹殺了,受教育者也就成了不會思想的「提線木偶」,成了所謂社會主義「流水線」上的標準件。其實,教育的直接服務對象是學生,是活生生的人,保障人的生活,確保人的生存,促進人的生長,才是教育的終極目標,其它的都是扯淡!而中國的教育就是在這不停地扯淡,也在不停地泯滅人性。

第二宗罪:

教育體制怪誕。意識形態的鉗制必須以必要的組織形式做保證,由此而派生出了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怪誕的教育體制。小學校長是副科級,中學校長是正科級,大學校長是廳級或副部級,這些業務幹部成了官員。他們仰體制之鼻息,沒有思想,沒有靈魂,成了徹頭徹尾的傀儡;他們無需為學生服務,只需看上面的臉色行事,成了權力的叭兒狗和打手。還有那些教育行政部門,該他們管的事也管,不該管的事也管。從教育部到教育廳,最後到最基層的教育局,這些小政客們牢牢地把握著手中的權力,成天對學校指手畫腳,頤指氣使。大到如何辦學,小到什麼時候拉屎睡覺,它都要管;今天一個通知,明天一個檢查,後天一個評價,啥也不懂卻冒充行家,把學校搞的烏煙瘴氣,把老師搞的狼狽不堪,把學校的辦學自主權全部架空,最後把學校搞的「千校一面」,成了全社會的笑柄和嘲弄、批判的對象。

第三宗罪:

教育性質扭曲。教育無疑是國家的一項公益事業,但教育的產業化嚴重扭曲了中國教育的性質,教育成了一個唯利是圖的產業。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教育佔家庭支出的比例大約為3%,如今則佔到了家庭支出比例的30%以上,成了壓在百姓頭上的新的三座大山。義務教育其實就是免費教育,但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卻提出了不收學費,可以收取雜費的奇談怪論,把國家應該承擔的義務轉嫁給了百姓;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的亞洲金融危機,中國大學擴招和高校收費並軌,極大地提高了高等教育的費用,壓的人們喘不過起來,國家卻藉此聚攏財富,還美其名曰「擴大內需」。如今,教育已經成為十大缺德行業中的第三位,排在了房地產與醫藥行業之後。當教育與唯利是圖的奸商比肩、與草菅人命的「屠夫」媲美時,怎不令人感到齒冷與寒心?!

第四宗罪:

教育理念落後。思想決定行為,理念指導實踐。而中國的教育理念在意識形態的鉗制下,思想陳腐,理念落後。說什麼以什麼什麼思想為指導,把19世紀兩個普魯士非主流哲學家的觀念奉為圭臬,把集權專制理論作為行動的指南,完全是逆潮流而動。在民主化浪潮風起雲湧的今天,教育的民主化已是不可阻擋的潮流,教育的公正、公平和正義是每個公民的基本追求,教育為人服務、為生活服務是教育的最基本的價值觀,也是教育的常識。然而,中國的教育或沉溺於國家主義,或沉溺於黨派利益,口號滿天飛,理念天天講,但卻基本上是「歪嘴和尚唸經」,或不知所云,或離題萬里,其結果只能是使教育謬以千里。

第五宗罪:

教育內容片面。教育無疑要傳遞人類的所有文明成果,然而意識形態的作祟,使大量的人類文明成果被排斥在中國的教育之外,特別是普世的價值觀,他們視之如洪水,畏之如猛獸,唯恐避之而不及,此其一;其二,教育的功利化又使他們忽視了學生的思想靈魂,忽視了精神領域,忽視了身體的養成與意志的錘煉,忽視了生活的教育與生存技能的培養,學生成了知識的容器,成了應試的機器,成了心智不全的半拉人。

第六宗罪:

教育方式殘酷。教育的行政化,使教育成了有些人的政績工程;教育的不民主,嚴重地扭曲了師生關係。學生成了一些人追求政績、追求榮譽、追求生存的工具。在「白貓黑貓論」的毒化下,他們只要結果,不管過程和手段。於是,學生需要披星戴月,需要夜以繼日,「起得比雞早,吃得比豬差,幹得比驢多,睡得比狗晚」是他們最生動的寫照。上課的時候,是教師在不停地「灌」;下課以後,是教師在不斷地「擠」;回家以後,是自己不甘地「熬」。特別是分數把學生分成了三六九等,成績不理想的學生受盡了白眼,飽嘗了歧視,成了被遺忘的一族,其身心備受摧殘,簡直是情何以堪!

第七宗罪:

教師道德滑坡。知識份子是民族的脊樑,學校應該是一方聖土。然而,污濁的社會環境已經對學校造成極大的侵蝕,對教師造成了極大的傷害,教師隊伍現在也是良莠不齊,魚龍混雜,社會形象極其不堪!有的教師唯利是圖,有的不忠不孝、不仁不義,有的道德敗壞,流氓成性,也有的不敬業、不精業,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誤人子弟,害人不淺,嚴重敗壞了教師形象。教師形象的敗壞還有一個原因,毛時代的愚民政策,把知識份子踩在了腳底下,扔進了臭水溝,成了「臭老九」。鄧的改革開放,部分地解放了知識份子,起碼在生活上有了保障。但原來的那些工大哥、農二哥失去已有的政治經濟地位,或下崗,或失地,朝不保夕。他們把存在在教育中的問題放大,把內心的不滿發泄到教師身上,以喚醒在毛時代自己的輝煌記憶。於是,教師就成了「黑狗(公檢法)白狼(醫生)眼鏡蛇」中的「眼鏡蛇」。

那個09年死掉的製造導彈的什麼「大師」曾反覆地追問過中共的高官「中國緣何不出大師級的科學家?」,其實原因誰都知道。但知道卻不能說出來,更不能做起來。為什麼?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動搖「黨本」的事中共的高官誰也不想幹、不能幹、不敢干,因為作為既得利益者的他們還要維持他們的統治、權力與利益。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算個屁,黨的利益才是至高無上的。既然如此,那個什麼「大師」還喋喋不休地追問,要麼是愚蠢之極,要麼是居心叵測,要麼就是不識時務,令我們偉大的中共高官難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