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子被拐24年後回家 鄰里夾道歡迎(組圖)

2011-06-27 23:43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1
6月25日,巫溪縣橋北街,翁秀英與父母和奶奶團聚,一家人流下幸福的眼淚。

2
鄰居拉起條幅歡迎翁秀英回家

3
媽媽做的扣肉讓翁秀英特別感動

4
翁秀英跟媽媽一起重走鐵索橋

地處大巴山東段南麓的巫溪縣,往日寧靜的縣城城廂鎮,因為一位被拐24年重回家鄉的女子,變得異常擁擠和熱鬧。25日中午,鎮上的橋北街被擠得水泄不通,人們伸長脖子,眼睛望著同一個方向,等待「楊桂霜」(翁秀英原名)的歸來。

越野車緩緩駛進橋北街,在快要見到親人那一刻,被拐女翁秀英兩行熱淚奪眶而出,聲音哽咽地說:「這一天,我等了24年!」

翁秀英與親人團聚了。昨日,她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說,她能回家與親人的團聚,離不開本報和「寳貝回家志願者協會」及山東航空公司和重慶機場集團等社會各界的支持,真心地對大家說一聲:「萬分感謝!」同時,將「盡快學會鄉音,讓爸爸媽媽能聽懂我說話!」

「還要多久到巫溪的家」

「山下就是巫溪縣城,馬上就到了!」25日上午11:30,本報司機宋小剛對翁秀英說。話音未落,翁秀英「騰」地從座位上半蹲起來,往車窗外看去,左手按下車窗玻璃,右手指著山對面的一座尖山叫了起來:「我想起來了,兒時見過這座尖山,周圍就是這些連成一片的小山坡……這肯定是我的家。」

「能不能開快點!」翁秀英有點著急了。我們一行24日晚8:50從主城出發,中途在奉節休息。25日上午8:00又從奉節向巫溪趕路。一路上,翁秀英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每隔1小時左右,就問還有多長時間到巫溪。當越野車在沿江公路上疾馳時,翁秀英看到長江觸景生情:「這是不是通往我家門口的江,我被拐時坐的船,經過的江面就有這麼寬,坐的船就像江中行駛的白色小客船。」

在路上,我們也接到楊富國家裡打來的電話,瞭解我們的行程,也感覺到楊富國見女兒的心切。楊富國的四女婿管浩說,之前兩天,他開著車專門跑了一趟巫溪至奉節的公路,看是否能通行,提前為翁秀英回家探路況。

進入巫溪縣城,翁秀英感到既陌生又親切,她說:「這些建築全部發生了變化,只是大山沒有變。」

「雙雙,你還認得我嗎」

25日11:50,越野車駛到巫溪縣城鹿子橋時,慢慢減速,車還沒有停穩,看到前面的腰鼓隊和跑過來的妹妹楊小妹,翁秀英就迫不及待地打開車門,跳下車,向妹妹飛奔過去,叫了一聲:「妹妹,我回來了」,兩人緊緊地抱在一起。」

「雙雙,我是四姨,你小的時候,我經常抱你……」一位50多歲的女子從旁邊扑了上去,將兩人緊緊抱住。哭聲、鼓聲……不絕於耳,把這座縣城搞得熱鬧非凡。據瞭解,腰鼓隊是街坊鄰居自發組織的,在火辣的陽光下足足等了兩個小時。

「這是雙雙,我都還記得臉貌。」「雙雙,你還認得我嗎?」這條街的兩邊,站著1000餘名群眾迎接,兩邊樓房的陽台上也站著很多群眾觀看。人群中,人們紛紛叫好,送上鮮花。

「媽媽在哪裡?」翁秀英伸出長長的脖子,望了又望人群中的人,沒有見到自己的媽媽,她來回扭頭找。「媽媽,在前面一點等你!」妹妹說,兩姊妹手拉手大步向前跑,同樣伸出脖子,盯著前方,尋找媽媽和爸爸。

「鄰居歡迎楊桂霜回家!」在回家的路上,鄰居拉起橫幅,一個個親戚朋友紛紛走上前與翁秀英熱烈相擁。巫溪縣委宣傳部副部長余明芳也趕來了,她對記者說,這是縣城最熱鬧的一次,被拐的翁秀英回家團聚,感動了巫溪城。

「雙雙,你臉上的痣長大了」

「媽媽,我回來了,好想你!」翁秀英一下認出10多米前站著的媽媽和爸爸,掙脫開妹妹的手,一邊大聲叫喊,一邊飛奔過去,緊緊抱著爸爸媽媽,3分鐘都沒捨得鬆開手,沒有說任何話,只是「嗚嗚」地大哭。

「雙雙,你回家了,不要哭了!」59歲的爸爸楊富國伸出雙手,擦去女兒臉上的淚水,看著女兒右臉一顆黃豆大的黑痣,往下的嘴角還有一顆小痣,他激動地說:「雙雙,你臉上的痣長大了。」翁秀英把臉伸過去,緊緊與爸爸的臉貼在一起。

「奶奶呢?」翁秀英在人群中沒有發現奶奶,急了。楊富國和妻子熊傳梅拉著翁秀英的手,又大步向家中走。

在家門口,翁秀英見到雙目失明的奶奶,雙手緊緊地抱住。她對奶奶說:「我是雙雙,回來了,你聽得見我說話嗎?」83歲的奶奶一個勁地點頭,說「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你大姐、二姐,近兩天就會回來看你!」58歲的熊傳梅對翁秀英說。

從鹿子橋到楊富國的家,1200米的路,先後有近30名認識「楊桂霜」的人,控制不住激動的心情,上前與她擁抱。這條回家路,翁秀英走了19分鐘。

「雙雙,扣肉是你最喜歡吃的」

翁秀英回家,楊家點放鞭炮,隆重迎接「雙雙」。同時,還有200多名親朋好友趕來迎接,並辦了20多桌飯菜。

走進家裡,原來的兩層小樓變成了三層,稍作休息,楊富強和熊傳梅拉著翁秀英去吃飯。「雙雙,扣肉是你最喜歡吃的」,熊傳梅拿著筷子,一下夾了兩塊扣肉。

翁秀英端起碗,吃了一口扣肉,細細嚼咽。她兩眼微微一瞇,淚水又掉下來了,帶著哭腔說:「從小我最喜歡吃媽媽做的扣肉,這扣肉比外面餐館做的味道好,不油膩,真好吃……」

翁英秀的老公翁慶來說,翁英秀不吃肥肉,但只要外出吃飯,總是要點扣肉。「我一想念媽媽,就想吃扣肉。」翁秀英說,24年後又一次吃到媽媽做的扣肉,特別開心。「這些都是雙雙喜歡吃的。」熊傳梅說,24日得知女兒抵達重慶的消息後,全家人一直忙到夜裡10點鐘,給女兒做最好吃的東西。「希望能讓雙雙吃到小時候的菜,讓她回想起小時候在家裡的快樂生活」。

關於未來

楊父:想讓女兒留在身邊

「雙雙回來了,我特別高興,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表達!」楊富國昨日說,過去的24年,他心裏非常煎熬。楊富國說,2003年5月左右,他去江蘇鎮江大女兒工作的地方耍,坐在輪船上,就想到「被洪水沖走的雙雙」,還做了一場噩夢,「雙雙好像在問我要吃的」。於是,他就買了一桶方便麵和5根火腿腸,泡了滿滿一桶面,倒進長江,「我想讓雙雙吃飽」。

楊富國萬萬沒想到,幸福來得如此之快。他從接到「寳貝回家志願者協會」志願者「深雲谷」的電話,到本報協助,一週的時間,從懷疑騙局到徹底相信,更沒有想到本報這麼快就把「雙雙」送到他的身邊。

「她好不容易才回家,我不想她離我遠了,我想讓她留在我身邊。」楊富國說,「雙雙」失蹤後,在一次老戶口本換新戶口本時,就把「雙雙」的戶口註銷了。他表示,想把「雙雙」的戶口遷移回來,在一起居住。翁秀英稱,將與丈夫商量後再決定。本組稿件由記者 童江華 採寫

新聞縱深

重走鐵索橋,雙雙顫了一下

鐵索橋變了、大寧河變了、奶奶賣豆腐乾的地方……回到家鄉,翁秀英的名字被「雙雙」取代了,在巫溪的家,她是父母、奶奶、親戚、鄰居心裏的那個小妹妹「雙雙」。

25日下午2:50,吃完午飯的翁秀英想去看看那座記憶中的鐵索橋和上學路。左腳踏上曾經的鐵索橋——鹿子橋,翁秀英身體抖了一下。她對記者說,以前,這座橋是鐵鏈和木板搭建的,現在是鋼繩拉的,木板也改為水泥板。她說,原來走這座橋時,非常害怕,每天上學放學是兩個姐姐牽著她過橋。

翁秀英站在橋中間,指著橋下不遠處的碼頭說,被拐騙時就在那裡坐的船。走到橋的那頭,翁秀英叫喊起來:「奶奶曾經在這裡賣五香豆腐乾。」

從橋上走下來,是巫溪縣老城的廣場。站在廣場的一棵樹下,翁秀英突然心情凝重地說:「我就是在這裡被人抱走的。」1987年7月10日下午,翁秀英放學後來到廣場,準備等兩個姐姐放學一起回家。突然,兩個男子提著一袋水果問她吃不吃,接著又問她去不去河邊看金魚,她堅持不去。這時,一個男子雙手抓住她,就往肩上扛,扛到附近碼頭的一艘船上。一上船,船就走了。

翁秀英回憶,坐了兩夜的船後,兩個男子將她交給一個女子。後來,就不知不覺地到了福建。「扛我上船的人應該認識我爸爸!」翁秀英回憶說,扛她上船的人曾經去過她的家,但已經記不得長相了。

「雙雙」差點成了童養媳

來到福建建陽,翁秀英被一戶人家抱養。這戶人家有兩個男孩兩個女孩,家中的女主人不喜歡她,經常罵她打她,實在難以忍受,最後她跑到當地派出所報案。等了好幾天,這戶人家沒人去派出所領她。後來,拐賣她的女子又將她賣到福建莆田、現在的翁家。在當時的當地,從小被人抱養的女孩,長大成年後就要成為那家的兒媳婦。

「幸運的是,我沒有成為童養媳」,翁秀英說,原來養父抱養她就是打算為他的二兒子做媳婦,但是二哥對她很好,像親生兄妹一樣,這事就沒有促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