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拒唱紅歌 莫染赤毒

2011-06-23 00:27 作者:雲松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當文革餘孽薄熙來為博十八大上位,首先在重慶推出「唱紅」活動後,曾經引來全國側目。許多人冷眼旁觀,對這個跳梁小丑的表演嗤之以鼻,斥只為文革再現、開歷史倒車。還有許多人把重慶這種紅色文化氾濫成災的現象形象的比喻成「神經錯亂、精神病發作」。可是曾幾何時,這股發源於重慶的鬧劇借中共九十之際像瘟疫一樣傳遍全國,在中共宣傳機器的蠱惑下,在中共各級組織的推動下,「唱紅」竟然發展成了一個運動,漸有瘋狂之勢,許多人被裹挾參與了進去,還有許多人不堪其擾。中共在窮途末路之際,祭出了「唱紅」這一「法寳」,中共邪靈把「唱紅」當作了「續命湯」、「還魂草」,試圖苟延其命,利用「唱紅」這一邪惡的洗腦術蠱惑人心,繼續毒害和欺騙中國人民。

中國人對於紅歌絕不陌生。「唱紅」最瘋狂的年代莫過於文革,文革給中國人民帶來的深重災難,那是難與想像的。那是一個全民瘋狂的年代,人人都是參與者,人人都是受害者,而人人又幾乎都是迫害者,幾乎人人都在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傳統文化被破壞殆盡,中共的紅色血腥黨文化取代了一切。

人們唱著紅歌,歇斯底里的作出各種瘋狂的舉動,破四舊、斗資修、打砸搶、戰天鬥地、砸爛一切牛鬼蛇神,打破一個舊世界,建設一個紅彤彤的新中國。那時的中國人剛渡過了大飢荒,衣不蔽體、食不果腹、一貧如洗、喪失了一切人身自由、沒有絲毫的人格尊嚴,真真切切的生活在暗無天日的人間地獄,卻反而認為自己是在天堂,還幻想去解放全人類。對那個吃人不吐骨頭,殘害了幾千萬中國人的共產魔首頂禮膜拜、奉若神明。

共產邪靈把中國人民玩弄於股掌之中,而人們卻熱淚盈眶的為那個魔首大唱讚歌,肉麻的歌頌這個魔首為偉大領袖、大救星、偉大舵手、大恩人,恨不得把自己的精神、肉體乃至生命全部奉獻給那個共產邪靈。勤勞智慧的中國人民居然被共產邪靈洗腦愚弄到這種程度,實在是匪夷所思、絕無僅有、登峰造極。不可否認,在共產邪靈一整套邪惡的洗腦術中,紅歌是一個重要的手段,也發揮了及其重要的作用。那時的人們每天唱著紅歌,跳著忠字舞,潛移默化的被其影響,不知不覺中被其蠱惑、被其洗腦,接受了邪黨的欺騙宣傳,以至於最後思想完全被邪靈控制,完全喪失了人類應有的價值標準和判斷能力。從而受其操縱、任其擺佈,成為共產邪靈得心應手的馴服工具,做出了各種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紅歌絕對不是人類的音樂,它是魔鬼的讚歌,是共產邪靈的洗腦巫術。它表達的不是人類的思想,而是一種無理性的狂熱、對共產魔教的盲目崇拜。它抒發的也不是人類正常的情感,而是一種魔性的宣泄,激發的也是人體中一些負面的因素,比如仇恨、鬥爭、煽動、狂熱、破壞、毀滅、歇斯底里等等。紅歌盜用了音樂這一形式,傳載的是一種魔鬼的信息,散發的也是一種強烈的毒素。紅歌唱多了,人們會變得易怒、衝動、偏執、狂熱,富有攻擊性,而且做事往往不計後果。這只是表面的反應,而真正的身心受到的毒害會更大。

許多紅歌對於邪黨的歌頌、對於魔首的讚美已經肉麻到無恥的程度,而人們卻渾然不覺,還在那兒深情而又投入的唱著。比如「唱支山歌給黨聽」、比如「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我一聽到這些歌簡直噁心的要吐,而那些歌者居然能夠唱得那麼煽情,我真是服了,這不是中邪又是什麼?人類的母愛是最崇高、最聖潔的,父母的養育之恩那是最無私、最神聖的,父母可以為兒女奉獻一切,那是什麼也比不了的。可是在這些紅歌中,邪黨卻把自己比喻成了母親,甚至母親都不如它,這真是對母親和母愛這兩個最聖潔的詞莫大的侮辱和褻瀆,這個邪惡的黨就無恥到這種程度!還有「北京的金山上有個紅太陽,光芒照四方」,「多麼幸福、多麼溫暖」……這是一首藏歌。

毛澤東對藏族同胞進行了最殘暴的鎮壓和統治,把西藏變成了一座真正的人間地獄,藏族文化被破壞殆盡,幾十萬藏民被屠殺,自由的山民徹底淪落為共產奴隸,窮困之極,許多藏民家庭除了一身藏袍、一床破被、一隻破碗就什麼都沒有了。那個大魔頭真真切切是藏族同胞和中國人民的大災星,可是它卻用歌聲把自己裝扮成人民的救星,還強迫人民每天去歌唱它、讚美它,世間沒有比這更邪惡、更無恥的了!

還有「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就是好!」,正是因為中共搞什麼社會主義改造,掠奪了農民的土地,造成了大飢荒,餓死了幾千萬人,釀成了慘絕人寰、死無前例的人間慘劇。而那些剛剛從大飢荒中劫後餘生的倖存者,不去詛咒那個吃人的制度,反而還要去為其大唱讚歌,世間還有比這更愚昧的事嗎?,我深深的為我的這些同胞感到悲哀!這個邪惡的黨就是用各種洗腦術把中國人的思想和情感變異到這種程度!

當今中國社會,共產黨貪腐無比,那些貪官污吏,喝著人民的民脂民膏,過著驕奢淫逸的生活,騎在中國人民頭上拉屎撒尿。而廣大中國人民卻沒有工作、看不起病、上不起學,高房價、高物價、高學費、高醫療費像一座座大山壓的中國人民踹不過氣來。人民沒有自由,思想被鉗制,信息被封鎖,人權被剝奪,共產黨濫用公權,肆無忌憚的剝削和鎮壓中國人民。人人都恨共產黨,人人都罵共產黨,中國人民對於共產黨的憤怒就像火山一樣的即將爆發,共產邪說從理論到實踐已經破產,它再也編不出什麼「理論」來欺騙和蠱惑中國人民,於是又祭出了「唱紅歌」這一套老把戲,妄圖以此為自己打氣,鞏固其統治。奇怪的是,許多人還隨聲附和,特別是那些中老年人,他們許多人經歷過文革,知道那個年代的荒誕和慘痛,也知道唱紅意味著什麼,還在那裡麻木的唱著,許多人一邊罵著共產黨一邊還唱其讚歌,這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這一方面是中國人雙重人格的體現,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過去唱紅歌中毒太深,此刻又發作了出來。

雖然共產黨大搞唱紅,但是我知道,無論它如何鼓吹和宣傳,也達不到文革那麼瘋狂的程度,更不可能有那種效果。現在的年輕人,都是聽流行音樂長大的,對於紅歌雖然談不上什麼深刻的認識,但是卻本能的反感,不願唱,嫌不好聽。而且社會上還有相當多的有識之士對於共產黨是有清醒認識的,對於「唱紅」也是堅決抵制的。共產黨想通過「唱紅」來續命,那是痴心妄想。即使在「唱紅」最瘋狂的重慶,也是官方熱、民間冷,普通老百姓對於唱紅也是默默抵制的。我在重慶看到老百姓晚上在公園和廣場跳「壩壩舞」時,放的音樂都是流行音樂,主要是藏歌。我在重慶問出租車司機:「現在不是都在唱紅歌嗎?你怎麼放藏歌?」他說:「誰聽那破玩意兒,有精神病呀?現在(唱紅)簡直是煩死人了!我們這裡都喜歡聽藏歌」。現在最火的音像製品是汽車cd,各地最暢銷的也是流行音樂和藏歌,紅歌鮮有人問津。這說明老百姓是有一定鑒別能力的,對於美好的音樂、美好的情感是嚮往的,而對於紅歌這一類政治宣傳的垃圾產品是排斥的。

現在的「唱紅」,主要是由政府推動,在黨政機關、學校、企事業單位開展。很多人參與唱紅,也是由單位組織,身不由己。也有人說:「我也不願意唱,單位組織,沒辦法才參與,應付一下罷了」。雖然是應付,但只要一唱,就等於是為共產邪靈打氣加油,就等於為邪惡推波助瀾,共產黨就是用這種伎倆裹挾中國人民。它就是用這種手段營造出所謂盛世和諧的假象,營造出人民擁護的虛幻來欺騙世人,為自己的殘暴專制統治尋找依據。唱歌是有能量的,歌曲的旋律、內涵和人體的節律和思想是能夠產生一種共振,是直接能夠影響到人的思想和情感的,所以音樂才有那麼大的感染力。雅樂正音發出的完全是慈善的能量,給人帶來的是精神的享受和情操的陶冶;而「唱紅」發出的完全是一種黑色的能量,對人的影響是非常不好的。唱紅歌害人害己,不但毒害他人,同時自己也深受其害。說句嚴重一點的話,只要你一唱紅歌,就等於把靈魂買給了魔鬼,它就會來主宰你。這絕不是危言聳聽,真實的情況就是這樣的。紅歌確實是劇毒的,你只要一唱,就是在思想中附和它,就是在散發毒素,而這種毒素對人的影響是很深遠的,它就會操縱你。

我對紅歌深惡痛絕,我絕不會唱紅歌,但是我腦海裡有時還會浮現紅歌的旋律,就是因為小時候聽過那些歌,中過毒,而那些毒素至今仍在其作用。那些經歷過文革、有個慘痛經歷和教訓的人還在唱紅歌,也是這個緣故。特別是一般人根本就沒有這種抵抗力,只要一唱就會中毒。所以大家最好都不要唱紅歌,要像遠離毒品一樣遠離紅歌、拒絕毒品一樣拒絕紅歌。我想大家現在誰也不想倒退到文革時代,而現在的「唱紅」不就是毛左復辟嗎?文革為什麼造成那麼大的災害,不就是人們被邪黨帶動,有意無意的參與、推波助瀾嗎?唱紅只是那些政治野心家、陰謀家的第一步,而只有它們的企圖得逞,就會把中國帶入萬劫不復的絕境。要想避免文革這樣的悲劇重演,就需要中國人民人人從自我做起,抵制紅歌,這樣於國、於民、於己都有好處,可以說是功德無量。

共產黨逆天判道,罪惡滔天,是注定要被歷史淘汰的。三退大潮洶湧澎湃,天滅中共也是不爭的事實。當上天要清算中共罪行時,那些唱著紅歌,為中共補充邪惡能量、毒害眾生的人,不也是犯下了罪孽嗎?這不是把自己帶到了一個危險的境地?所以一定要珍惜生命、辨明是非、分清正邪、拒唱紅歌,為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