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子專欄】草原危機:中共故事終結

評內蒙古五月學潮

2011-06-05 12:41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2011年5月10日晚,內蒙古浩勒圖高勒鎮一些牧民攔截煤礦拉煤車,抗議他們長期破壞草場生態環境。當時煤車司機們圍坐在車下一邊飲酒一邊對攔車的牧民說:「我們的車都有保險,就算壓死一個牧民頂多值40萬,還能咋地?我們老闆有的是錢!」 之後一輛重型大卡車從牧民莫日根身上輾軋而過致他死亡。

莫日根之死引發牧民們大規模的反彈,事態越演越烈,已嚴重危及中共統治。

一、莫日根之死引發學潮,中共仍無政策檢討。
5 月23、24日,上百牧民到西烏旗政府門前抗議遭軍警鎮壓。25日兩千多名中學生加入抗議隊伍,26日西烏旗又聚集包括學生和牧民在內的兩千多人。中共始料不及,武警和學生發生衝突互相打鬥,學生被車撞傷致殘多人,政府大樓門窗也被砸毀。之後,示威行動從西烏旗擴大到多個城鎮,包括首府呼和浩特。

中共當局害怕事態擴大,釀成2001年的六四學潮,趕緊調動大批武警在內蒙各地加強警戒,封鎖市中心廣場和其他可能成為集會示威場所的地點,並派武警防守大中院校的大門,封校封網。中共內蒙古一把手胡春華,急赴西烏旗與師生對話,對師生說,撞死牧民和另一起致命事件的嫌疑人將被「迅速從嚴處理」。

跟胡春華的表態不同,5月31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姜瑜說,政府將不會放過製造麻煩的人。這就是說,在蒙族為草原消失而引起的生存問題抗爭時,中南海通過外交部發出的黨的聲音依然跟22年之前的1989年一致,把愛蒙古草原的牧民當成動亂分子,沒有檢討其從採煤到圈養、漢化等系統毀滅蒙族的政策。姜瑜的發言明顯埋藏把蒙族五月事件來自下去後將要秋後算帳的恫嚇和潛台詞。

二、採煤等政策毀滅蒙古草原,中共旨在改造蒙古人。
內蒙古成了中國最大的煤炭生產基地,大部分採取露天開採的野蠻形式。礦山用十噸載重卡車在草原上到處開,壓過之後的草地幾十年長不出草來。據網友透露,從2006年開始,西烏旗的煤礦主與牧民發生了很多糾紛:大型煤礦車在草原上亂開揚起的沙塵嚴重污染牧草,多次壓死羊只等。政府對牧民上訪,不是糾正導致草原生態遭到破壞的政策失誤,甚至推出限制牧民放牧的禁牧政策。強制開荒的戰天鬥地政策,導致草原土地沙化,沙塵暴刮到北京後,又以蒙古人放羊放多了為理由禁止牧民遊牧。蒙古牧民被迫進城找工作,因為不會說漢話而成為社會的邊緣人物,不少孩子在城裡由於受氣而打架鬥毆被毀掉了。

中共在蒙古毫無長久執政的理念,把蒙古當作寳庫,像盜匪運寳似地隨意採煤。從毛時代開始強制學習漢語,並通過開荒種地,肆意破壞毀滅大草原。蒙古人反對開荒,希望維護千年以來的遊牧生活方式,被中共當成民族分裂主義和排漢情緒,強行以反右派、抓反革命的政治運動鎮壓。黨政府還以三峽移民似的方式,遷移蒙古人到北京郊區和呼和浩特南邊,強制一家圈養兩頭奶牛。賣給蒙古人的奶牛是塗的白牛肚子和鑲的假牙,結果根本不能生產好牛奶,存心斷人生路。

蒙古牧民大多數不太會說漢話。藏傳佛教信仰給他們的生活傳統是:燒香拜佛,希望下輩子能轉生到好的地方去。這種教化讓成吉思汗的後代跟漢族人在清朝乾隆之後能夠與漢人、跟中央政府友好相處。中共在逼蒙古人喪失佛教文化,做不遊牧騎馬的人。如果歐美用類似方式強制中國漢人西化,海外將無漢人。

三、中共政策在重蹈漢唐末代百年內邊疆分裂的覆轍。
中共在蒙古推廣漢族農村的圈養政策,以承包制實現牛羊馬頭數的最大化,對草原產生了致命的破壞。遊牧是天然適合於牧場生態保護的生產方式。牛羊馬只吃很嫩的草,不吃根,吃完了就往前走,前邊還有新的。等到都吃完了,它們又轉回來,再吃後面長出來的新草。這就保護了草場第二年再長,猶如古代輪作種植農田的方式。承包圈養牛羊,羊把草吃完了,不能出去,只好啃草根,草根被啃完後草場就沙化了。老鼠成為草場的主人,打洞之後草場和牧民都完了。

中國漢朝、唐朝由強盛走向衰落後,國家分裂在北方出現鮮卑、突厥、女真、蒙古之亂,都與漢族在牧區屯田的方式密切相關。漢軍駐守牧區,和平時代開墾農作物,耕地、圍墾使草地生態被破壞,引發草原變成沙漠的生態災難。這成為東漢和唐朝滅亡的重要原因。東漢和唐朝滅亡後,北方出現魏國、西晉、後晉、北漢等小皇朝無力管理牧民地區,遊牧生態由於鮮卑、西夏、金、蒙古等北方皇朝出現而恢復。清朝取代漢族的明朝之後,滿蒙一家,草原遊牧生活保護得很好。

「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這首北朝時流傳下來的《敕勒歌》描寫遊牧民族部落的敕勒生活在中國儒家皇帝和官員統治的中國歷代王朝,兩千年來從沒被徹底地大面積破壞過。可中共統治北方不過62年,居然草原和狼都不見了,風吹不見草低牛羊現,但見塵土飛揚。中共戰天鬥地的政策所致牧民維權抗爭事件發生,連騙帶哄地平息事態後,如姜瑜所說那樣「不會放過製造麻煩的人」。中共極權體制逼蒙古牧民造反。


結語:漢蒙一家,順應天意終結中共的故事。
「頭疼治頭,腳疼治腳,共產黨的制度不推翻,病毒就沒有除掉。」旅居德國的內蒙古人民黨領袖席海明這樣認為。他看清楚了,中共以官商勾結的腐敗制度,在蒙古草原採煤數票子,把環境污染留給內蒙。席海明說,蒙古人不要分裂,按草原法解決問題,以蒙古人和漢人兩源為主體,謀求共存、互利和雙贏。

天滅中共,三退大潮順從天意已近一億人,終結中共故事已近尾聲。所以這次蒙古五月學潮,蒙族反共不反漢;漢族反極權不壓蒙族。這是天象使然。這次學潮,漢族沒被中共忽悠,網友明確譴責亂開墾、亂挖亂採。開車壓死莫日根之事,背景是「我爸是李剛」似的中共極權者家人的優越感。漢蒙從清朝起已成一家人。本著漢族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傳統,所有有良知的人,都該支持蒙族的維權請願。蒙漢兩族之間是家務事,將分歧留待終結中共統治故事之後立法解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