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二十保安阻趙連海見記者 結石寳寳家長下週再討公道(圖)

2011-05-20 06:48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結石寳寳之父」趙連海星期三相約一家境外媒體見面,遭到駐守的二十多名保安阻撓,當晚北京市公安局官員登門。趙連海告訴記者,官員只准他在網路及電話中接受採訪,並以隨時斷網威脅。他表示下週會去「醫療賠償基金」追問承諾的向結石寳寳提供免費治療的資金去向。

2011/05/19/20110519194750812.jpg
圖片:江蘇的結石患兒李可晨做手術時,才六個月大。(結石寳寳提供/記者喬龍)

三聚氰胺毒奶被揭發至今已近三年,當局曾向社會承諾,向30萬名結石寳寳提供免費治療至18歲,為此,涉事的22家奶製品企業也曾出資,並由中國乳製品工業協會設立「醫療賠償基金」。但該基金的運作及資金流向從未曝光。這一情況被《瞭望東方週刊》星期一披露後,引起中外媒體關注。一家日本媒體星期三傍晚計畫採訪趙連海,卻遭到二十多名保安阻撓。當晚九點多,趙連海的妻子李雪梅告訴本臺:「今天下午約好有一個日本記者的採訪。他5點鐘出去的時候在樓下被攔住了。他現在還在跟市局的領導談話,在客廳裡。」
記者:被多少人攔住?
回答:因為本身我們家樓下就有人在看,然後派出所又過來了,將近有20個人吧。
記者:現在談完了嗎?
回答:沒有,還在談。

一個多小時後公安離開,趙連海告訴記者:「本來是約好了一個記者晚上六點多我們見面。今天下午我出門的時候就攔著不讓去,20來個(人)。(東門攔著)沒法走,我走北門去。我剛掉過頭,欄杆嘩一下給那些車放開。然後到了北門,一看我來了,大門又關閉,電動門。剛才是和市局的領導談談話。我的態度當然很堅決了,你不能這樣來限制我的自由。」

他說,公安不准他接受採訪,並以斷網威脅。「剛才我也說了。最早跟我聊過,(官員說)隨時斷網,我說斷吧,斷完網後我在我們家支個大高音喇叭,我窗戶上扯上條幅,有本事把我們家全家人都抓光。」

就在當天早些時候,曾宣布不再就艾未未事件發言的趙連海,再次在推特為艾未未呼籲,祝他生日快樂,之後被阻止外出。

在兩個多小時的交涉中,趙連海說最後允許接受電話採訪。「最後允許我給個電話,網路(採訪)。當然現在出門確實嚴重受阻。從我們來講,要借這個機會必須把三聚氰胺賠償基金成謎的事情要調查個水落石出。我昨天對他們表示,如果相關的官員在這個基金上,如果有貪贓枉法的事情,必須要面臨法律的嚴懲;如果(官員)沒有(貪贓枉法)必須要公開道歉,為什麼一直沒有公布這些錢的去向?」

對於《瞭望東方週刊》日前披露,2008年底,在政府相關部門主導、中國乳製品協會牽頭的情況下,22家涉案企業集體出資11億元,作為結石寳寳的醫藥費及賠償。三鹿集團出資約9億元已於案發後用到急需救治的病童身上,至於餘下的2億元,由其它21家涉案企業出資,成立了所謂的「醫療賠償基金」。但該基金的具體營運狀況從未公開。兩週前,中國乳製品工業協會理事長宋昆岡面對記者查詢時,只說基金在運作,但對於其它細節則稱:「不該對外的不用說。」媒體再向基金受託管理方──中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查詢,相關負責人更說:「這是國家機密!」

對此,趙連海下週將和律師前往上述兩家機構追問資金去向。他說:「因為還有太多的孩子仍然在病痛之中,並且必須允許所有的結石寳寳家長無條件的申請使用這個基金。從我來講,也打算這幾天爭取親自去一趟中國乳製品工業協會和中國人保集團,我們要去當面質問。」

趙連海稱,目前重新整理的患兒資料顯示,許多患兒仍然病重而付不起醫療費,令他非常痛心。託管資金一方,必須作出清晰說明。「因為這個事件的性質非常讓我們不能忍受,面對的是孩子,仍然這樣操作,甚至拿‘國家機密’做他們的擋箭牌來搪塞我們,這是我們完全不能認同的。」

面對中國一系列食品安全問題,他也希望政府不僅僅在乳製品行業,其它食品行業也應設立相應保障機制,確保民眾健康。「希望由此督促相關的措施出臺,必須要由所有的這些食品企業要向相關的部門,當然這個部門必須要透明運作,要打入一定的保障金,而且這個數量不能太少,要獨立運作。必須要向全社會透明,必要的話,民間的人士來介入監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