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安徽天長村莊過半家庭患癌症(組圖)

2011-05-18 21:41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1

這個綠樹環繞的村莊就是「癌症村」

2

村民們喝的井水會是嫌疑犯嗎?

在天長市汊澗鎮漂牌村,提起該村下轄的大壩村民組,方圓幾公里的其他村民組村民說:「大壩村是遠近聞名的‘癌症村’!」近幾年來,大壩村民組陸續有一半以上的家庭有人先後患過癌症,甚至有家庭絕了戶。「不僅連周邊的村民不敢來,就連本村的村民也像躲瘟疫一樣,紛紛在鎮上買房或租房。」大壩村民組組長張成武說,他們這裡到底是咋啦,為什麼癌症如此高發呢?

現狀 癌症患者逐年上升

大壩村民組位於天長市汊澗鎮漂牌村的西南面,這個村民組並不大,總共有24戶人家,由104人組成。可是近幾年來,癌症在這個村子肆虐,先後有一半以上的家庭有人患上胃癌、肝癌、肺癌、食道癌、淋巴癌等癌症。

「村民魏明華一家最為悲慘!」村民組組長張成武說,魏明華於今年4月中旬死於胃癌,而自己的丈夫彭保忠和兒子彭志林也分別於2006年和 2008年死於食道癌,如今魏明華的兒媳已改嫁到外地。「這個家庭已經不存在了。」張成武說,癌症發病率在他們這裡逐年上升,主要就集中在這五六年的時間裏,自2006年至今,全村先後有18人患過癌症,且16人離開了人世,僅今年1至4月份,已有3名癌症患者先後離世,目前又有2名被確診患有癌症,現正在進一步的化療中。

恐懼 全村上下談癌色變

昨日上午,記者在汊澗鎮漂牌村委會副主任倪玉平的帶領下來到原魏明華居住的房屋前,只見這座房屋大門上的鐵鎖已鏽跡斑斑,水井的井口也已佈滿了蜘蛛網,房前屋後長滿了荒草。記者透過窗戶發現,屋內本來用於睡覺的木床已被拆卸了好幾塊,凌亂地躺在地上。「這座房屋現在已是人去屋空了。」

「提起癌症,村裡人都感到恐懼。」村民張友余說,他的嫂子吳德平前些日子被查出患有食道癌,現正在南醫大附屬二院化療。張成武說,自己的二大媽也死於淋巴癌,從發病到死亡總共就半年時間,人受了很多罪,她以前身體非常好。

記者在大壩鄰近的下營村民組採訪時,村婦徐春紅告訴記者,大壩村民組距離他們村約有二三公里的路程,他們這裡的人都知道大壩村癌症患者較多,以前還經常去大壩村走親訪友,但現在去得非常少了,走進這個村子有點恐懼感。

疑凶 村中井水有問題嗎

為什麼這幾年癌症會集中爆發呢?採訪中,很多村民表示,這可能和他們飲用的井水有關。據瞭解,早在2006年之前,村民們通常飲用池塘裡的水。 「以前經濟困難時使用池塘水反倒沒事,可隨著經濟條件改善,家家戶戶都打了水井並飲用井水後反倒出事了。」組長張成武說,這不是井水的水質有問題,是什麼呢?

據張成武組長介紹,他們所在的村地下,早在十幾年前就被省勘探部門勘探發現有煤礦、石油,並且在勘探中還發現過一口「毒氣井」,這口井一打開即被封上了。

村民們有沒有什麼不良的生活習慣或有什麼污染企業在村子周圍呢?採訪中,記者瞭解到,村民們的生活習性與周圍村莊無異,他們這裡也無任何污染企業進駐,且大壩村民組還位於當地釜山水庫北岸,面朝碧波蕩漾、風景秀麗的釜山水庫,應該說大壩村民組是塊山清水秀的風水寳地,但村民面對每年要有好幾位群眾因癌症離開,他們開始懷疑這裡的生活水源——井水,可能出了問題。

求解 具體原因還不清楚

如果是放射性物質在井水裡作怪,那麼取些水讓專家們化驗一下不就行了?昨日下午,記者帶著兩瓶井水來到了天長市衛生局疾病防控中心。

該疾控中心杭主任獲知記者的來意後表示,記者反映的事情他們並不知情,並對記者要求對帶來的水進行化驗表示有難度。杭主任說,他們中心有專人負責這塊,隨即他打電話喊來了該中心負責慢性病管理與防治的胡彪股長。

胡股長表示,造成癌症的原因非常複雜,有遺傳方面的原因,也有自己日常不良生活習慣的原因,總之癌症的防治是一道世界性難題。

胡股長表示,對於村民們提出癌症和飲用井水有關,他表示不太可能。但胡股長同時表示,他們近期會組織專家上門對大壩村民組的井水進行取樣化驗,看看井水裡到底含有哪些成分,並會根據檢測結果作進一步的調查處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