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唐子專欄】讓心保持純潔

——從張雪忠拒絕檢討說起

2011-05-17 11:13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據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報導,上海華東政法大學講師張雪忠2009年初因在新加坡聯合早報上發表《中國需要去馬克思主義化》一文,被停課以及免去教務處副處長的職務,據傳因拒絕檢討面臨2010年的年終考核不合格可能遭解聘。聯合早報上海特派員陳迎竹接續報導:張雪忠2010年的考核合格,目前學校也無連續兩年不合格就不續聘的明確規定。看來海外的報導起了制約作用。

一、拒絕檢討是企望人性的自省和人性化馬克思。

張雪忠去年一月因文章問題被免去大學教務處副處長職務後,學校還要求他寫書面檢討,承認「去馬克思主義化」觀點的錯誤、認同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科學正確性,並以解聘要挾。張雪忠以言論表達權以及學術自由一直拒絕校方要求,認為:他的文章不一定是正確的,但即使錯誤,他也不會為此檢討。張雪忠說:「一個人思想轉變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我也不想寫些口是心非的東西,更希望能顧及大學老師的顏面。」張雪忠這裡陳述的顯然是一種人性的真誠即自省的要求。

張培鴻律師就此發表他的看法,說:大學課堂不是傳授說一不二的小學的算術和幾何課堂。如果大學講師講了與校方不同的觀點就要檢討,要跟中共黨國保持一致,華東政法大學顯然就不配叫大學,而應改挂「華東政法小學」的牌子。華政畢業的律師斯偉江也就此撰寫題為《母校的沉淪》的博客,發表看法,說:「我想,即使馬克思在世,他一定容忍辯論這種以考核不合格,以要求別人屈服、認錯來羞辱一個大學教師,是多麼文革的一種作風。對於一個政法大學,這本身是一種羞恥。」這兩位律師的思想觀點都基於人性。斯偉江還將馬克思人性化了。

二、在青少年心靈的鬼神交戰時期馬克思失魂落魄。

然而馬克思父子175年前曾在通信中討論關於魔鬼的靈異之事。馬克思的父親對人性問題並不是簡單地談論,而是跟魔鬼「疏離美好的情感」相聯繫,很擔心馬克思的思想因為邪惡走火入魔,心靈在人性尚不成熟的時候被魔鬼佔居。

馬克思是人,有著人和動物共有的蛋白質大分子身軀,還有人特有的在靈界神性和魔性之間蕩鞦韆的人性。這就是說,馬克思在成長為人的過程中,人性中曾經經歷過靈界的鬼神交戰,不幸的是在這場蕩鞦韆似的戰鬥中,馬克思將自己的心靈典當給了魔鬼。馬克思的父親從兒子18歲寫的《Oulanem》劇本中發現了魔鬼對兒子心靈的侵擾。馬克思當時剛成為基督徒不久,卻一心只想毀滅私有制的文明世界,他在劇本中說:他要以人類的恐懼為基礎,建起他自己的王座。

馬克思寫道:「一個時代已然落幕,我的眾聖之聖四分五裂,新的靈必須來進駐。」這時候馬克思才19歲零6個月,他的父親從通信中發現了馬克思的這種異化。馬克思的信中這樣說:「一種真正的不安佔據了我,我無法讓這躁動的鬼魂平靜下來,直到我和疼愛我的你在一起。」這讓馬克思的父親深感不安。

三、父親的教誨來晚了,馬克思決意拉人下地獄。

在此之前八個月的1837年3月2日,馬克思的父親寫信給馬克思,教誨兒子:「你的進步,有朝一日的功成名就,和在世上的幸福,這些並非我心中唯一的期望。它們曾是我長期的幻想,但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它們的實現並不能使我快樂。只有你的心保持純潔、有人性地跳動,不讓魔鬼令你的心疏離美好的情感,只有這樣,我才能快樂。」馬克思的父親對馬克思如此憂心忡忡,跟他在55歲生日時收到兒子當作禮物送來的《關於黑格爾》和《蒼白少女》的詩有關:

馬克思在《關於黑格爾》的詩中說:「因為我通過冥想發現了最深奧和最崇高的真理,/所以我如同上帝一般偉大,/我以黑暗為衣裳,就像‘祂’那樣。」又在《蒼白少女》的詩中說:「因此,我已失去天堂,/我確知此事。/我這曾經信仰上帝的靈魂,現已注定要下地獄。」馬克思的父親的警示來得晚了,馬克思已經以自己靈魂為代價,買了黑暗之王的毀滅劍,成了反神佛的敵基督和修羅。馬克思作為一個律師的兒子、大學博士生,後來卻以唯物辯證法為70年後在俄國出現的共產黨撰寫思想宣言,推崇當時貧窮的產業工人,視為共產主義新文明的階級基礎,歷史的邏輯卻是為了中國的共工傳說。

張雪忠「去馬克思主義化」的主張還遠沒深入人的靈魂,沒有涉及到基督神學、大乘佛學和道家修煉的思想內容,「只希望中國憲法對於言論自由的保護能夠得到進一步的落實。」他在今年4月3日發表微博《今夜有戲》說:「除了白痴,任何雇佣管家的人都會對其密切監督,以防其玩忽職守、腐化墮落或昏庸無能。政府就是全體民眾的管家,民眾當然有權選任和監督政府。否認和剝奪民眾此種權利的政府決不是要服務民眾,而是要奴役民眾。靠這樣的政府實現民族復興完全是自欺欺人:一群無法自理的奴隸怎麼可能組成一個偉大的民族?」張雪忠假定馬克思的思想合乎人性,沒有思慮黨性問題。

問題在於:我們成為政治奴隸,完全是人性被改造的結果。中共黨性不僅是對其黨員的要求,而且是對其領導下的少先隊員、共青團員乃至其花瓶黨員的要求,是對全民的要求。所以華東政法大學才會要求講師張雪忠為發表《中國需要去馬克思主義化》一文認錯。這可不是簡單地認錯,而是死後要「去見馬克思」。因此「三退」是讓我們的心保持純潔的開始:有人性地跳動,去除黨的鬼性。

點擊與作者交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論壇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