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存中劍專欄】許宗衡案背後的高層權鬥

2011-05-12 13:54 作者:存中劍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前深圳市長許宗衡受賄案5月9號一審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法院認定許宗衡受賄總額3千多萬元人民幣,這遠遠低於早前人民網、新華網報導他貪污20多億元。人民網、新華網去年11月和今年1月報導說,有「地鐵市長」之稱的許宗衡,幾乎染指深圳所有的大型工程,歷年貪污的金額高達20多億元。

人民網評論說,許宗衡案揭示了廣東省及深圳市官員集體腐敗的內幕。前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前廣東省紀委書記王華元等,都是許宗衡的「同盟軍」,都是腐敗集團中的成員。

新華網還列舉了許宗衡買官、生活腐化等其他罪狀。而許宗衡買官賣官、包養女明星等貪腐劣跡,在5月9號的一審判決中卻隻字未提。

原香港《文匯報》東北辦事處主任姜維平表示,許宗衡犯罪金額的「縮水」,是本次「死緩」的鋪墊和前奏,它是黨內高層權鬥此消彼長的新的例證。

外界普遍認為,許宗衡一案是官場內鬥的惡果。有消息稱,去年因受賄罪被判死緩的廣東前紀委書記王華元受查時稱,他與一名一手提拔許宗衡、曾任省人大高職的女高官有矛盾,因此調查時故意供許出來,目的是要將她拖下水。但結果,該女高官因後臺硬,有前總書記江澤民撐腰,而至今屹立不倒,現為全國人大華僑委員會負責人之一。

這位一手提拔許宗衡的女高官,就是胡錦濤的團派在2007年掀起的那場「反貪風暴」的主要目標——江澤民的姘頭黃麗滿。

胡錦濤的心腹大將汪洋2007年底出任廣東省委書記後,協同中紀委,利用前中國首富黃光裕案,先後查處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最高法院副院長黃松有、以及陳紹基、王華元、許宗衡等貪腐要案,這幾名江系官員除黃松有被判無期徒刑外,其餘都被判「死緩」。這些在團派掀起的「反貪風暴」中落馬的高官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都是「廣東幫」,而且大多在政法系統。很明顯,「廣東幫」與政法系,就是團派劍指的主要目標。

「廣東幫」的大哥是當年號稱「南霸天」的原廣東省委書記、現任副總理張德江。政法系的頭目是「我為祖國喝茅台」的老油子周永康。這兩人共同的後臺就是團派的政治死敵——長期打壓、折騰團派的江核心。

早在八十年代,江澤民還是電子工業部部長的時候,下屬黃麗滿在午休時間就老往他的辦公室裡跑。門一鎖,這對男女同志幹起革命來總是廢寢忘食,同事也都心照不宣。有一回,黨中央有緊急文件送給江澤民,為了不打擾江部長的好夢,送信的竟在門口站了一個多小時,直到高唐雨收,巫峽雲散,春風滿面的黃麗滿步出江部長辦公室。

江澤民調任上海市長之際,提拔黃麗滿當上了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廳長。江到上海後,黃家也很快就裝上了上海北京專線電話。在社會主義國家,部司局級幹部的長途電話費是公家報帳的,但因為黃家的電話帳單太過於嚇人了,電子工業部財務部門只好將此事捅了出來,最後經電信局核實,絕大部分電話是打到上海的,而且每個電話差不多都超過兩個小時。這樣一來,這對革命情侶的紅色戀情曝光,黃麗滿的老公吵著要離婚,這在當時對江澤民的仕途來說可是足以致命的打擊。老江不得不拿出看家本事,親自出馬,說服黃麗滿的老公去深圳一家電子集團公司「悶聲大發財」去了。

進入九十年代,江澤民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二皇帝,黃麗滿在江的授意下曲線做官來到深圳。初來時,由於組織部門的保密工作做得實在太好,不知深淺的深圳大員們誤以為這個女人是被從中央部委貶官下放來的,所以理所當然的踩上一腳,把黃「國母」從響鐺鐺的國家局級下貶成深圳處級,放到了深圳市委副秘書長的虛位上。

九三年鄧小平南巡後,江澤民表態跟風來到深圳。整天盼星星,盼月亮的黃麗滿總算盼來了情郎。江澤民在聽取深圳市委工作報告時,旁敲側擊問了市委書記厲有為一句,「怎麼麗滿同志沒到會啊?」。按規定,市委副秘書長還不夠向中央匯報工作的級別,老江明知故問,當然就是點明自己與黃麗滿的親密關係了。官場中人,哪有不知這一套的。厲有為馬上派車把黃麗滿接來。會後,江澤民特意向厲書記打招呼:「今天胃口好,晚上跟我去小黃家吃餃子」。從此黃麗滿在官場就坐上了火箭,一路從深圳市委秘書長兼市委常委、深圳市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做到廣東省委副書記、廣東省人大主任。

凡是聽過黃麗滿作報告或下指示的都知道,每次不管談什麼工作,麗滿書記都會把話鋒轉到江總書記那裡,如數家珍般地介紹江澤民的日常起居、興趣愛好、家庭生活,以表示她同江有連體關係。通常,黃講到情不自禁處,她還會擺出女人的媚態說:「瞧,我現在穿的這身衣服,就是江總最喜歡的,所以我天天穿著,以表示我唸唸不忘江主席、永遠忠於江主席;同志們,你們可要向我一樣好好為黨獻身、為黨工作啊!」(二○○○年一月摘編自香港《前哨》雜誌)

黃麗滿是江澤民的老姘頭,這在中共官場已經是人盡皆知的常識了。正因如此,黃麗滿的禍福就是江系勢力的晴雨表,也是官場權鬥的風向標。黃麗滿如果出事了,那就證明江澤民已經連自己的床上人都罩不住了,這勢必在慣於見風使舵的中共官場引發牆倒眾人推的追漲殺跌效應。如果局勢演變到這一步,那麼江繫上海幫就徹底崩盤出局了。團派之所以通過許宗衡一案劍指黃麗滿,就是想一擊制勝,徹底擺平宿敵。

也因為黃麗滿這個山頭能否守住事關江繫上海幫的存亡,所以江澤民的人馬也千方百計全力反擊。僅媒體公開報導的就有以下四個例子:

其一是三百名深圳官員聯署為許宗衡向中央求情,這一招是示威,展示江繫在深圳的勢力,警告團派這頭強龍別來鬥他們那些地頭蛇,否則就要給團派好看。此舉直接就是地方勢力挑戰中央權威了,如果汪洋擺不平,那麼江繫在中央的人馬就可藉此發難,汪洋的仕途就懸了。所以汪洋親自去深圳安撫那些地頭蛇,並且由江蘇空降的市委書記王榮向全體深圳官員承諾,深圳不存在新的大案查案,許宗衡案基本結束,幹部之間不要相互猜疑,當事人也不要有過多顧慮,要「放下包袱」云云。

其二是在暗中策動在廣東韶關打工的維吾爾族與漢族之間的群毆械鬥,造成多人死亡的流血事件,一腳長傳,把球踢到江系「新疆王」王樂泉腳下。借由廣東韶關流血事件在維族人群體中的負面效應,由「新疆王」利用、縱容維吾爾族暴徒製造「7.5」烏魯木齊恐怖殺戮事件,以此血腥的恐怖事件威脅胡錦濤不得再觸及上海幫的核心利益,暗示江系已經下定了魚死網破的決心,一切只能到此為止。

其三是聯手太子黨共同對抗團派。由薄熙來出面在重慶「唱紅打黑」,在原重慶市委書記汪洋的後院放一把大火,幹掉汪洋倚重的老公安文強,截斷團派插手政法係爭權的道路。同時為與團派儲君李克強結怨的太子黨薄熙來入主政法系鋪路。

其四是重判揭露許宗衡貪污腐化玩女人老底的紅色作家師東兵。這一招是殺雞儆猴,顯示江系的實力還在,警告那些打算投靠團派的人別低估了江系的報復力。

此次許宗衡被判死緩意味著該案的了結,黃麗滿和她背後的江澤民都鬆了一口氣。在江繫上海幫的拚命反擊面前,胡錦濤又走了一步緩棋。目前從盤面上看,團派在十七大之後凌厲的反貪攻勢受阻,雙方目前處於僵持階段。然而隨著十八大的臨近,中共各派勢力之間的明爭暗鬥勢必加劇。在中共黨內,潛伏在表面上的和諧團結之下的是洶湧的暗流。

點擊論壇原貼

来源:看中國論壇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