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兩個中國

2011-05-09 03:54 作者:西坡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我的經驗世界裡,有兩個中國:一是體制內,那裡有一張早已織好的網,一旦進入其中,就可以左右逢源、觸類旁通。財富、地位、安全感,尤其是中國社會中最硬的通貨——關係,都可以在這張網中得到源源不斷的補充。另一個是體制外的平民。

我們稱前者為第一中國,稱後者為第二中國。套用孟子的話,第一中國治人,第二中國治於人;第一中國食人,第二中國食於人。

說實話,我並不願意以這樣的二分法來理解中國社會,因為我深知二元對立極端化帶來的可怕後果。從1949年算起,中國人民已經站起來六十多年了,從1978年算起,中國已經繁榮富強三十多年了。我是多麼願意相信,自己正身處盛世,千載難逢。我是多麼願意相信,社會主義法制體系已經建成,社會主義民主日趨完善,黨民一家親,幹部與群眾是平等的……

可是,對不起,我不小心醒了。就像《1984》中的青豆看到天上有兩個月亮一樣,我看到現實中有兩個中國,青豆想回到只有一個月亮的1984,我也想回到只有一個中國的新中國。不過就現在看來,兩個中國越走越遠。

外交部總是說我們充分享有新聞自由,可領導可以看內參,看以收敵臺,群眾只能看新聞聯播。也許新聞自由應該這樣解釋吧:你有忽悠我的自由,我有被你忽悠的自由。

領導下決心保障食品安全,可我們看到,他們讓自己的食品先安全起來。國家機關特供食品基地的存在讓群眾迷惑了,難道這就是「風雨同舟」的真實含義?

政府口口聲聲要控制房價,建保障房。可房價未降,房租先漲,蟻族每月為交房租累死累活,還得聽任統計局將全國城鎮居民的住房支出統計成111元。花納稅人錢建起來的保障房,優先保障公務員,肥水不流外人田。

應試教育的弊端早已為全社會詬病,可有些家長並不擔心,因為他們的子女從小學、初中就開始去接受資本主義國家的「毒害」。

兩個中國,屁股不坐在一起,利益是此消彼長的關係,你怎麼能指望他們達成共識?總有人拿妥協說事,說什麼中國人不懂得妥協。妥協在政治上固然重要,但也要有前提。狼和羊之間怎麼妥協?狼對羊說,我吃你,如果你不反抗,我就採取「可持續」的吃羊策略,如果你反抗,那就是破壞穩定,魚死網不破。這不是談判,這是恐嚇。羊如果接受了,也不是妥協,而是屈服。

我希望體制外中國逐漸長大,終有一天能夠有力量抵抗體制內中國的吸血,最後把後者吸收、化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