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某些中國人為什麼崇拜拉登?

2011-05-07 06:57 作者:信力建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拉登終於死了,這一消息得到了拉登的娘家——基地組織的確認,他的死應該確證無疑了。歐巴馬單方面宣布,許多人無厘頭的視之為陰謀,現在釘上加了鉚,不管歐巴馬有什麼花花腸子,本拉登是肯定被擊斃了。聯繫到利比亞的卡扎菲,國際恐怖主義正在遭受國際社會最嚴厲的圍剿和打擊,這是美國及其盟友長期推行反恐戰爭的必然結果,無論推行恐怖主義的人是否以國家作為幌子,只要你用暴力的方法對付無辜平民,其下場注定逃不脫應有的懲罰。然而,愛好和平與正義的人們應該時刻保持警惕,恐怖主義絕不會因為拉登的倒下而迅速消失。

至少,在中國,一個本拉登倒下去,千千萬萬貌似本拉登的衣缽傳人在網路上站了起來,沉痛悼念的有之,敬為英雄的有之,指桑罵槐的有之,這麼多中國人把拉登當親人偶像,比阿拉伯世界的反響還要熱烈,令人產生強大的錯覺:本拉登生前一定不是活躍在阿富汗的山溝裡,而是在中國的高樓大廈之中,他在這裡建立了很多基地組織,培養了無數恐怖主義的接班人,從而讓中國一躍成為拉登、卡扎菲之後最大的恐怖主義國家。否則,一個只會用行動宣傳仇恨的人,其信仰完全游離於伊斯蘭教義之外,與美國平民為敵,與歐洲平民為敵,與眾多的阿拉伯國家包括他的祖國的平民為敵,這樣一個十惡不赦之人如何能讓這些個中國人如痴如醉,以至於可以完全忽視恐怖主義罪行、人類生存的底線?

拉登的罪惡是顯而易見的,不少人卻把他當成弱者以示同情,恐怕是搞錯了對象。任何人的死都應該得到人道的對待,這一點毫無疑問,但是你能說一個一次性指揮殺死3000人以上,帶給無數平民傷痛和陰霾的人是弱者?你見過這樣冷血無情,心狠手辣的弱者?試想一下,如果沒有本拉登發動的911,會有之後的阿富汗戰爭嗎?你見過一個只為自己虛妄想法而不顧他人死活的弱者?如果本拉登是弱者,恐怕世界上再無惡棍。恐怖主義分子絕不是弱者,而是以屠殺弱者、犧牲他人換取政治資本的殺人犯,十足的好戰份子。再說實力上的弱者是否就有權力動用暴力濫殺無辜呢?馬加爵、藥家鑫都有自己內心的不平與苦悶,難道籍此一點,你就有權力殺死無辜的人?你有權利指責並且控告你認為的不公,但是你沒有權力剝奪他人的生命。濫殺無辜者必須受到最嚴厲的懲罰,國內國際都是如此。

濫殺平民的罪行並不會因為本拉登的出發點而有絲毫,如果僅僅因為他以強大的美國為敵就獲得同情乃至讚美,這只能證明許多中國人的思維邏輯仍然停留在非黑即白的極端主義之中。脆弱的地緣政治讓中國人對美國沒有好感,這個可以理解,國家之間因為現實利益的爭奪,有競爭原屬於常態,美國與歐盟之間也會因為具體問題發生衝突,比如說伊拉克戰爭,但是絕對不會不分青紅皂白而仇視對方,除非仇恨的一方有著「血海深仇」般的記憶。

中國人民自1949年之後就一直接受與美國不共戴天的思想訓練,最早的說法是:美國是資本主義,中國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必定取代資本主義,中國要解放包括美國在內的全世界。這種屁股決定腦袋的想法注定把自己逼得走頭無路,但是這樣的一根筋思維直接導致中國捲進朝鮮戰爭的泥潭,從而與美國結下不必要的梁子。主義破產了,接下來的主流說法換成了美國是霸權主義,中國代表第三世界國家,第三世界國家不接受霸權主義的領導的說辭,現實情況是無論你怎麼渲染美帝霸權,第三世界國家卻巴不得美國來領導,尤其是民主、人權的觀念越來越深入人心的情況下;最新的糾結是,美國是民主模式,中國要努力開創中國特色的模式,中國模式要與美國的民主劃清界限。總之,在長期的思想順化和選擇性新聞的熏陶中,一些中國肉盾們本能反射的認為在中美兩國必然處於兩個對立的極端,所以「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成為了首要「真理」,而且不斷把自己打扮成受壓迫的一方,強迫自己的接受受虐待的推測,以此獲得虛構正義的安慰。

過於嫉妒仇恨,或者過度的諂媚其實都是內心虛弱的表現,之所以本拉登會被中國的思想肉盾們選為最新的圖騰,其實是同一種思想脈絡譜寫結果,我們翻開這個中國特色的「英雄」譜系,發現拉登之前有薩達姆,薩達姆之前有波爾布特,波爾布特前面有毛澤東,毛澤東之前有斯大林,除此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的反美「小英雄」環繞期間,讓人應接不暇,而拉登不過是一個被標記的符號而已,隱藏其下的是洶湧的二元分立主導下的不妥協。不管這種二元鬥爭,一方必然消滅另一方的邏輯以什麼樣的變種出現,其結果不是走向寬容坦誠、與人為善,而是善惡不分、決不妥協。正是沒有合作,甚至是沒有底線的鬥爭意識最終產生了極端恐怖主義。

據說,本拉登之所以走上極端反美的恐怖主義道路,是因為第一次海灣戰爭期間美國大兵踏上了沙烏地阿拉伯的領土,這在拉登看來成了十惡不赦的罪行,並堅定的認為美國取代前蘇聯成為「伊斯蘭世界新的惡魔」。拉登腦中簡化的概念完全忽視了基本事實,美國大兵之所以踏上沙特的領土主要是為了打擊伊拉克對科威特的侵略,並得到了沙特王室的同意,這與拉登意念中的美國對伊斯蘭的入侵毫不搭調。固然,不同文明之間具有異質性的衝突,不意味著相互之間只有衝突沒有合作。亨廷頓提出瞭解決文明衝突三個原則:即避免原則、共同調解原則和共同性原則。所謂「避免原則」是指核心國家避免干涉其他文明的衝突;這是在多文明、多極世界中維持和平的首要條件。「共同調解原則」是指核心國家相互談判抑制或制止這些文明的國家間或集團間的斷層線戰爭。「共同性原則」是指各文明的人民應尋求和擴大與其他文明共有的價值觀、制度和實踐。亨廷頓認為,這樣的努力不僅有助於減少各文明的衝突,而且有助於奠定全球不同文明交往的基礎。而恐怖主義與人類文明的解決之道完全相反,拉登曾說,他畢生的目標就是使用暴力手段,將所有的美國人趕出伊斯蘭世界,不管他是軍人還是平民,是男人還是女人,是老人還是兒童。也就是說,他解決衝突方案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殺光對方,他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

概念越抽象越是貧乏,而拉登滿腦子盤旋的都是抽象概念,這些概念脫離實際,只有鬥爭沒有妥協當,非黑即白。正是非黑即白的認識產生了一切尖銳的鬥爭和極端恐怖主義。而經受革命與文革洗刷的中國人最吃的就是這一套,三十多年被刻意渲染的仇恨,再加上三十年思想啟蒙的停滯不前,因此中國人的思維習慣與文明更遠,與恐怖主義反倒更近。

拉登不死,他折騰世界;拉登的屍體被丟到海裡餵魚,還變相折磨中國。恐怖主義者是文明社會的公敵,中國政府不僅僅是表態的問題,更重要的是要大力推進公民教育,消除暴力革命和恐怖主義的思想溫床,讓國民回歸文明理性。一旦那些幻想繼承拉登遺志的肉盾們非要一意孤行,麻煩你們學好英語,學習如何把自己製成人肉炸彈,然後偷渡美國,別整天在網路上用中文對付自己同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作者博客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