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一場意外改變了她的命運(組圖)

2011-04-14 14:35 作者:華青 桌面版 简体 23
    小字

【看中國記者華青編輯報導】中國人常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小美人戴宜威因為聰明可人,從小就受到家族長輩的寵愛,考大學一帆風順、找工作都是人家來找她,運氣好得連她自己都覺得: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用她自己的話說,錢包掉了都有人撿了還給她。可就在30歲那年,她的命運卻來了一個大逆轉......

以下是戴宜威女士講述的──發生在她自己身上的真實故事。

如意人生令人羨慕

我生長在臺灣臺北,從小到大運氣一直都很好,比如在唸書方面,平常很普通,就是說平時成績還沒那麼好,但一到關鍵考試的時候,成績就會來個連我自己都想不到的飛躍。考大學就是這樣的,記得那時候我以為我考不上公立學校,可能要去念私立學校了。還跟爸爸說:‘爸您要準備,我可能考不上公立學校了。’結果沒想到那成績出來,我比模擬考多了100多分,結果不但上了公立學校,還上了第一名的台大。那時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的是很運氣。老師也都跌破眼鏡。

來美國念完第二個碩士之後開始找工作,那是911之後,經濟非常不景氣,大家都找不到工作,也看不到任何地方有人要招人。結果就在我要畢業的前一個禮拜,我念第一個碩士時的同學打電話來問我說:「我們公司急缺一個人,下禮拜就要上班。」所以我把畢業作業交出去,下個禮拜就去工作了,真的是非常的幸運。

在美國我讀了2個碩士。第一個碩士念的是生物技術,然後再念了一個電腦工程碩士。雖然2個學位它們是獨立的,但是近十幾年來有一個新興的行業叫做生物資訊,就是利用計算機來計算生物研究的資料,尤其是基因序列的那些運算,所以我想說為了順應未來的潮流做一個新的生物學家,最好能夠兩方面都學到。我很幸運在耶魯大學的醫學院的醫學影像處理中心做研究工作,所以正好就是結合了這兩方面的專長。

30歲車禍人生逆轉

就在大家都很羨慕,我自己也覺得很運氣的時候,在工作了一個月之後,我就在回家的路上發生了車禍,而這場車禍就把我整個人生都摧毀,從高峰跌到谷底。

車禍發生在高速公路的入口處,因為公路設計不太好,所以在進入高速公路的夾道,必須要轉一個彎,我後面的車子沒看到我還沒匯入車流,他以為前面沒車了,就全力地衝上高速公路,結果就撞上了我,所以我車子被撞得全毀,我也受了很重的傷,不過並沒有外傷,都是內傷,軟組織受傷,然後X光也看不出來有什麼大問題,有一點腦震盪。

醫生讓我回家休息一個月,可是過了一個月之後並沒有比較好,而且痛的地方更多了,醫生診斷是軟組織挫傷。醫生說只有等時間,然後靠自己好,他也沒有辦法。

結果時間並沒有讓我恢復,而是越來越糟糕,本來是只有左半邊、髖關節、膝關節、腕關節,那時候承受最多撞擊的那個地方比較痛,然後就慢慢發展成擴散到所有的關節都在痛,然後右邊也痛了,全身都在痛。而且不是說可以忍受的程度,痛的連走路都是要走1步就要休息大概1分鐘,然後再走1步再休息1分鐘,這樣一直拖著走,9個月之後越來越嚴重,而且所有的治療方法只是止痛而已,並不是根治。我開始有點害怕了。

決定回臺灣,經多方打聽,多次的嘗試,就在快要放棄的時候,終於找到一個很好的醫生,他看到我也不問問題,就把我的手拿起來開始一個關節、一個關節摸,然後摸完就扳一扳,然後就把我全身的關節都摸了一遍,扳了一遍,他扳完以後,我就哪裡都不痛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醫生告訴我:「您的關節每一個都錯位了,所以您才會痛。」

而且錯位是在X光的誤差值裡面,所以X光照不到,察覺不到。而中醫一摸就可以摸得到了,而且還可以給它扳回去。

很不幸的是醫生又說:「您來太晚了,已經變成舊傷了,就很難好了。」

我當時非常的痛苦,因為生活總是要動,一動然後就錯位,然後就必須要回去找醫生,把錯位的關節扳回去,不然它會長到錯誤的位子去了。實在是跑太多了,所以我爸爸就帶著我到醫生家附近去租了一個公寓,好幾個月啊!醫生帶我去運動,教我一些復健的動作。

在做這些動作的時候,就經常錯位,然後又回去找他扳回來,然後又繼續運動,又回去找他扳回來,很痛苦。

疼上加疼雪上加霜

關節錯位造成的疼痛、發炎和韌帶受傷,無法固定關節,一使用關節就又錯位,直到我門不能開,衣服不能自己穿,連碗也不能端了,更糟的還在後面,慢慢神經方面的後遺症出現了,使我感到自己完全廢掉了。

最不幸的是在車禍一年半之後,我開始發現晚上睡覺的時候會很痛很痛,半夜痛醒,大概三、四點的時候痛醒過來。關節痛、肌肉痛、到處都在痛,就感覺好像跑了幾公里的馬拉松賽似的那樣子的酸痛。

肌肉酸痛,就站起來走一走,走一走鬆動鬆動,好像要血液恢復循環的那種感覺,然後才有辦法再躺回去睡,然後就越來越嚴重。有一個病友,他已經病了很久了,他也經常需要找這位醫師,幫他把骨頭扳回去,他告訴我他在看了15年醫生以後,終於有一個醫生告訴他,他是得了一個叫纖維肌痛症(Fibromyalgia)的病,症狀就是全身肌肉痛,尤其是幾個點,很不幸的是這個病目前還沒有辦法治。我就發現說,他說的症狀我都有啊。

這位病人介紹我給她診斷的那位醫生,是在臺北的榮民總醫院,就是臺灣最好的教學醫院之一,因為這個病目前全世界都還沒有發現治療的方法,連病因都還不清楚,他的治病基準還不清楚,所以沒有辦法治療,但是很多醫生都在做研究,那這位醫生他已經研究了10年了。所以我就去找這位醫生,拜託他,讓我當他的實驗株。

很不幸的是,2個月的療程過去了以後,我並沒有康復,而是越來越嚴重。在纖維肌痛症開始發生了以後,那些關節痛變得不是問題了,這個纖維肌痛症比之前那個簡直是糟糕了百倍、千倍、萬倍。因為這個是中樞神經失調,還有痛覺神經失調。痛覺神經失調,就是全身有痛覺神經纖維的地方,都感覺到痛。

我記得最嚴重那次是一個端午節的早上,在醫院病床上醒過來,我痛的想要叫護士給我拿嗎啡過來,結果我竟然發現我說不出話來。

我那時才知道原來要說話,要動用到這麼多個細胞,那每一顆細胞都在痛,所有的意志力跟力量都用在忍受痛苦中。根本連發出一個聲音的力氣都沒有。我想我已經在醫院裡了,我還沒辦法得到幫助,真是太可怕了,這個身體就像一個刑具,一個牢籠一樣,把我捆在裡面,然後折磨我。

而醫院、醫生就只能給我嗎啡止痛。因為只有嗎啡能夠止這個纖維肌痛症的痛,一般的止痛藥,吃了跟沒吃一樣。因為我看到我隔壁病房的一個病友,他35歲,就比我大5歲,他經常就手上都吊著一個點滴瓶,24小時要滴嗎啡。

後來聽說針灸有效,大家都跑去試針灸;我在這2個月療程以後,也去中醫門診。榮總有中醫門診,有一個針灸大夫,很多纖維肌痛症病人,在住院治療完以後,都跑去他那邊,因為要止痛。止痛效果是不錯,我嗎啡可以少吃一半,但是就是還沒有辦法說完全不痛,或是正常生活,連正常生活都沒有辦法。

痛苦中煎熬山窮水盡

在臺灣治了一年半起色不大,先生還在美國,我打算回美。回美之前,想在網路上再尋找一些針灸的資訊,打算回美後自己針灸。上網搜尋的時候,查到一個撰文介紹我這種病的中醫師,然後我就去找他,這位中醫師的醫術真的是非常好。他開始詢問我其他內科方面的問題,我花了30分鐘才把我所有的症狀講完,然後他說:「我來檢查一下您的內臟器官怎麼樣,結果擠出來都是黑血。」

他還發現我的骨頭有問題、腎、肝、胃也有問題,他說:「我們來看看您的骨髓。」結果一紮下去,也是黑的,他都驚訝了,很沈重地跟我說:「您是不是有什麼心結?」我心想──這怎麼會這麼倒楣,怎麼就這樣子風雲變色,連一個招呼都沒打。

醫生告訴我說:「你這個病這麼重,回美國了怎麼辦呢?美國沒有人能救了你?你自己救自己吧!」他說你煉法輪功吧!煉了什麼病都會好。我那時想這不太可能什麼病都會好吧?不過我還是願意相信他,因為我想任何一個重病人都希望緊緊抓住任何一線希望的。

醫生可能看出來我並不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他,所以我請他教我怎麼樣煉法輪功的時候,他就說你自己回家煉吧!自己去學。他給了我兩張印刷很精美的簡介法輪功的單子,他說什麼東西都在網路上,而且是免費的。你自己去學就好了,他就把我打發回家了。

回美以後我並沒有馬上開始學,還是去找針灸醫師,因為美國有越來越多的針灸醫師,可不幸的是我的那個醫療保險沒有給付,那針灸一次要100塊美金。我根本付不起那個錢,只紮了2個禮拜。

因為我回美國以後,沒有爸爸、媽媽天天跟在我後面照顧我,我自己一做家事,一下子關節就錯位了。錯位了以後,又沒有醫生給我扳回去,就痛得躺在床上,因為太痛了,痛到我寧可餓肚子,也不要動身去吃東西,就讓它餓一整天。每天要等到先生回家,才能吃上東西。就這樣子,因為我這麼痛,所以心情總是不好,在家裡經常跟先生吵架。先生工作一整天很辛苦,不但沒有人把熱呼呼的飯端到面前,他還要照顧一個病人,而且還不知道要照顧到什麼時候才會好,可能永遠不會好。

所以我就打電話跟媽媽說:「媽媽,我發現我沒有辦法生活。」我告訴媽媽可能還是回臺灣會比較好過一點。結果媽媽說:「你別回來了,我已經沒有錢了,錢都被你看病花光了,你再回來看病要借錢了。」

媽媽沒辦法接受我;先生也養不活我;醫生又救不了我,怎麼辦?然後我哭了兩三天,一直哭一直哭,我想我怎麼會落到這種境地,念了這麼多書,結果什麼都還沒有開始,人生就結束了,最後自己連1碗飯都吃不了;連自己穿衣服都沒有辦法,那時候……我徹底絕望了,辛苦讀了那麼多年的書,拿了2個碩士,到頭來卻落到如此悲慘的地步。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能幫助到我,活著除了忍受痛苦,剩下的還有什麼呢?一個可怕的念頭出現了……

自殺!我想活下去還有個什麼盼頭呢?就是無止盡的痛苦而已,除了吃飯、上廁所,一點貢獻都沒有,就一直等著、等著,一直等著什麼呢?這麼痛苦的日子。這個時候真的是很仔細的考慮,回想以前在醫學院唸書的時候,傳聞那些醫生是怎麼樣結束自己生命的,又不很疼痛。想了幾個小時。

柳暗花明奇蹟發生

想到最後覺得還是不能這麼做,雖然活著非常的痛苦,真的是苦到很想解脫,但是我要是解脫的話,那別人的痛苦可能是我的千百倍,爸爸、媽媽、親戚朋友他們怎麼能夠承受得了呢?所以我決定……再痛苦也要為他們拖著活下去。

為了家人,再痛苦也要活下去,這種活法實在艱難,怎麼辦?那就按照那位好心的中醫師囑咐的,來煉煉法輪功吧!我想這個醫生醫術這麼好,他這麼慎重的推薦給我,我應該好好研究研究。

我發現法輪功書裡面講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我都覺得實在是太好了。比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書裡面一直強調要照「真、善、忍」的原則做事情,而且「忍」不是含氣而忍,不是說表面忍住了,心裡面還放不下,而是根本不生氣。我就想,哇!那真是太高了,如果能夠連氣都不生的話,因為我自己也很不喜歡生氣,然後每次跟先生吵架的時候,我都很難過,可是又忍不住。

我想要是能夠做到連生氣都不生的話,那這個人是真的很有德性的人,生活就會真的非常好,我想我就是要照著書裡面教的去做人,就算我的病不會好,我也要照著《轉法輪》裡面教的方法去過日子。

很快奇蹟出現了!我手怎麼會動起來了呢?因為我那時候四肢末稍已經開始失去知覺,早上一睡醒的時侯,從指頭到這邊(手肘)都是沒有知覺的,你叫它動,它都動不了,可能像中風癱瘓的病人那樣子吧!

結果那天,我一抬就抬起來,我看著我的手,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在做夢嗎?我想我再動動其他地方,一抬另外一隻手,哎!又動起來了,而且都不痛哎!而且感覺我全身沒有一個地方痛。哇!怎麼會這樣?那我就坐起來看看,哎!也沒問題。

那我站起來看看,我腳放在地上就站起來了,哇!真是不可思議。我到樓下去,平常走樓梯那真是很痛苦啊!也是用很大的意志力,哎!下樓吧!結果那天我就下樓,一點都不痛,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好像那個車禍沒有發生過似的,我就像作夢一樣,我懷疑我還在地球上嗎?我掐掐我自己。

一整天我就像做夢一樣,腦子轟轟在響,說這怎麼可能呢?

這個不治之症到目前為止,中、西醫都不可以解決的這樣的一個病痛,這樣的一個疾病,修煉了法輪功不但好了,而且比車禍前還強壯了,以前那個炒菜鍋,我單手拿不起來,我現在一拿就拿起來了;本來已經要申請殘障補助的、健康、事業、家庭、婚姻都沒了的我,好像人生已經結束了,又被賜與人生第二次機會,這種強烈的震撼和喜悅是難以言表的。

記得那時候我得到纖維肌痛症的診斷以後,我先生曾到處去幫我找治療的方法,他就告訴他的同事、同學,結果有一個跟他合作的醫生,也是在耶魯的醫生,他就說:「唉呀!我媽媽跟妹妹也有這個病。」然後我先生說:啊!連醫生的媽媽和妹妹都有這個病,他都沒辦法。那個醫生給我找了最尖端的研究醫學報告給我看,就是沒辦法。

而我卻非常慶幸,從2005年發生車禍,到2007年8月身體好,病痛折磨了我兩年多;07年修煉法輪功後奇蹟在我身上發生了,病痛一掃而光。當我發現奇蹟發生了以後,我想說,哇!原來這不只是在故事裡面,這是真實存在,在今天這個社會上奇蹟就發生了,就在我身上。這個奇蹟今天正在、還在發生著,而我只是其中的一個例子而已。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