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天災還是人禍 日本核危機緣何到這步田地(圖)

2011-03-31 01:01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2011年3月29日,日本福島縣一名兒童在接受核輻射檢查

過去兩週中,日本政府官員和東京電力高管一再表示,日本遭遇強震和海嘯雙重打擊,實在是超乎意料。

東電社長清水正孝向公眾致歉時稱,此次雙重災害是「我們從未經歷過的」。

但透過公司和監管部門記錄可以發現,日本政府和東電曾屢次淡化風險,無視警告,包括2007年東電資深安全專家針對海嘯的研究報告。

當時報告中寫道:「我們面臨這樣的可能性,即由於海嘯現象的不確定性,海浪高度可能超過我們的(防波堤)設計高度。」

報告指出,據最保守推測,未來50年海嘯衝破福島第一核電站防波堤的機率大概在10%。

但東電並未據此作出任何安全規劃調整。

此外日本核監管部門墨守陳規,向來由核電站運營方作出重大安全決策。譬如,儘管福島第一核電站已運營超過40年,核監管部門卻從未要求東電重新評估地震和海嘯帶來的風險。記錄顯示,1990年代,當局曾呼籲但並未強行要求東電和其他公共事業公司加強危機監測系統。

儘管監管部門保存了以前地震導致核電站通風系統毀損的記錄,但並未要求運營方加以整改。

監管記錄顯示,過去五年中,東電出現的重大運營紕漏超過其他任何一家公用事業公司。譬如在2008年,東電承認在福島第一核電站安全檢查工作中,曾非法僱用一名17歲的工人。

東京大學的Hideaki Shiroyama說:「我們的官員居然說這種情況超出了預期,這種說法太奇怪了。意外隨時可能發生,我們生活的世界就是如此。」

他說:「監管當局和東電都試圖逃避責任。」

南加州大學環境工程學教授Najmedin Meshkati說,政府過於仰仗東電自行作出決定,這顯然是失策了。

投資者對東電信心急劇下降,其股價在強震發生以來已重挫近四分之三,分析人士認為該公司可能被國有化。

無視警告

2004年蘇門答臘海域發生地震時,海嘯襲擊印尼和印度洋周邊許多國家,印度南部一核電站被淹,這引發了人們對日本55座核電站的擔心,因許多核電站在海邊。

其中福島第一核電站尤其令人擔憂,因這座核電站還是40多年前修建的,且鄰近太平洋地震帶,過去400年中該區域曾發生過四次8級以上強震。

東電研究團隊2007年研究認為,未來50年福島第一核電站肯定會遇到一兩米的海嘯衝擊,而發生6米以上海嘯的機率則為10%。

該核電站防波堤設計高度為6米,而3月11日海嘯的高度達到了14米。

東電副社長武籐榮(Sakae Muto)回答路透提問時說:「是有人指出,可能會遭遇我們始料未及的大規模海嘯,但我認為,專家們並未達到共識。」

儘管東電未基於專家最新研究報告對福島第一核電站進行加固,但基於日本核安全監管規則,東電不算違規。

日本政府回應國際原子能機構質詢時稱,根據日本法規,並未規定需定期重新評估核電站相關安全特性。

事實上,日本的核安全規章幾乎未考慮出現重大事故的風險。

去年12月,日本核安全委員會曾表示,與福島核電站類似的核反應爐出現重大事故的風險「極其低」,而如何防範風險,由公共事業公司自行決定。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過去20年中,歐洲和美國的核企業和監管部門調整了風險管理政策,研究人員設想最壞的情況來進行測試,然後要求核電站作出調整。

而日本監管當局和東電則將重點放在日常維護以及零部件維修方面。

日本監管當局將應對緊急情況的首要責任交予核電站運營方,這就需要取決於運營方應對危機的能力。而記錄顯示,在核反應爐工作,即便在正常情況下,都是高度危險且壓力巨大的工作。

2005年以來,日本核能安全組織記錄到東電17座核電站的18次安全問題,其中10次是由於工作人員和維修工人的失誤,這其中包括未遵照維修程序以及未按規定進行安全檢查。

即便如此,當局仍任由東電自行設定核電站工作人員資質標準,這早在2008年就遭到國際原子能機構一些官員質疑。

3月11日的9級強震,導致嚴重傷亡,人心惶惶,福島第一核電站工作人員幾乎到了崩潰邊緣。

據當時在福島第一核電站的工作人員回憶,地震發生後,核電站一片混亂,工作人員知道海嘯很快就會來襲,要求離開。但東電管理人員要求大家保持冷靜,稱所有工作人員先要經過輻射監測才能離開。最後管理人員總算髮了慈悲,打開了核電站大門,人們爭先恐後,希望搶在海嘯來襲前轉移到地勢較高的地方。

海浪退去後,有兩人失蹤,數人受傷。

在那一片混亂中,工人們沒注意到2號反應爐的柴油泵燃料快耗光了,這導致水位下降、溫度過高。而三天後該核電站發生第二次氫爆炸後,東電高管也拖了一個小時才報告首相辦公室,此次爆炸造成七名工人和四名士兵受傷。

一線工人和管理層的失誤,延誤了應急搶險工作,約600名士兵和工人努力控制核輻射擴散,但效果仍不明確。

本週四,該核電站兩名工人被送往醫院救治,因在3號反應爐作業時靴子進水,皮膚遭射線灼傷。

此後東電報告2號反應爐積水輻射超標1,000萬倍,而後又道歉稱數據有誤,應該是超標10萬倍。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枝野幸男說:「輻射數據是我們據以保護安全的重要部分,數據出錯不可原諒。」

美國1979年發生三里島嚴重核事故後,在1980年代要求核電公司安裝「堅固的」通風系統,但日本核安全委員會則表示,這應該由核電站運營方自行決定。

對核電站來說,萬一遇到難以控制核電站壓力的情況,要避免反應爐建築爆炸以及輻射擴散,堅固的通風系統可發揮作用,承受來自內部的爆炸力。

美國核監管委員會在1980年代後期曾指出,通用電氣設計的Mark I反應爐需要進行安全調整。而福島第一核電站就使用了這樣的反應爐。

美國當初警示的風險被日本忽略了,日本眼下正付出沈重代價。

美國研究人員認為,核電站若斷電,將是導致最嚴重事故的罪魁禍首之一。若反應爐建築被水淹,則風險會進一步加深。美國監管當局認為日本核電站使用的薄壁管道風險很大,因此要求美國核電站安裝「硬管」。

研究人員在2008年11月發表的報告中指出:「通風系統採用薄壁管道,可能導致反應爐氫爆炸。」

而日本此次危機中,1號和3號反應爐通風管道脆弱,可能正是導致氫爆炸的重要原因。

日本核安全官員稱,福島第一核電站通風系統可能已在強震或此後的海嘯中受損。

即便沒有受損,在氫氣增加的情況下開啟脆弱的通風系統,也是非常危險的。

東電在3月12日上午10:00後開始1號反應爐通風,一小時前該反應爐壓力超過設計上限一倍。六小時後,該反應爐爆炸。

3號反應爐也是類似情況,3月13日開始通風減壓。一天後,反應爐外層建築爆炸。

日本監管當局其實也明知道大地震會導致排風管損壞。早在2007年9月,核安全官員就發現福島第一核電站排風管有兩處問題,但此後監管當局並未設立新的標準、要求加固通風系統。

曾擔任核工程師的Masashi Goto現在對核能產業持批評態度,他認為,東電和監管當局錯誤地強調核電站在2007年地震中表現良好的一面,卻忽略了暴露的隱患。

3月11日的強震不僅毀壞了核電站通風系統,還包括測量設施,因此數據支零破碎,加大了實地評估災情的難度。

事實上,日本核監管部門早在1992年就表示,萬一發生前所未有的危機,核電站運營方必須能掌握關鍵測量設施和設備,但結果卻還是交由運營方自行決定如何落實該政策。

在此次危機發生之初,由於斷電,福島第一核電站多數測量設備已無法發揮作用,於是只能由幾名工人開車衝入核電站,利用手持設備採集輻射數據。而本來應該是可以用機器人進去的。

據歐洲一名要求匿名的核專家稱,發生海嘯後,法國一家公司向日方提供了能耐受高度輻射的機器人,但這些機器人未獲准送到福島第一核電站。日方稱,這類援助只能通過政府渠道。

来源:路透社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