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朱元璋的「窺私癖」 開國功臣凋零殆盡了 (圖)

2010-12-14 14:35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隱私是個現代詞彙,在古代中國幾乎不存在保護的基礎。在民間,「揭短」是吵架戰中的「殺手鐧」,始作俑者,則在官方的泛「窺視」化。

古代中國君主想通過「觸及下屬的靈魂」來瞭解他們,而對下屬來說,尤其那些具有強烈自尊心的人才,卻構成了極大的心靈傷害。

中國歷史遍及對隱私的曝晒。而最盛之時,乃是眾所周知的兩個「告密的黃金時代」,那就是武則天的大周與朱元璋的大明洪武時代。

洪武時代,朱元璋用「報告隱私法」,毀掉了成批的開國良才,在他的觸及靈魂的「隱私揭露戰」中,最老實的人才也未能倖免於難。譬如唯唯諾諾的宋濂,儘管中規中矩,但還是成為朱元璋「隱私揭露戰」的最後一位戰利品。

這段故事為人們所熟知:那一天宋濂在家裡請幾個朋友喝酒。次日上朝,朱元璋問他昨天喝過酒沒有,請了哪些客人,備了哪些菜。宋濂一一照實回答。朱元璋笑著說:「你沒欺騙我!」

原來,那天宋濂家請客的時候,朱元璋已暗暗派人去監視了。這是很等令人寒徹心骨的「零隱私」!在特務的監視下生活起居,活活將宋濂這樣的規規矩矩的人才也毀得體無完膚。

當朱和尚的「隱私揭露戰」擴大到屬下吃什麼飯都要匯報菜單的時候,老實的宋濂也便時日不多了。這位從元末就亦步亦趨地跟著和尚干的大知識份子,開國初期與劉基一起受朱元璋重用,後來,又當過太子的老師。他為人謹慎小心,當和尚發動「隱私揭露戰」初期,很多開國的同僚倒下了他還倖存著,但是和尚並沒有放過大老實人。

早年的宋濂,拒絕元順帝的邀請潛心創作,但受造反的朱元璋「選才用才心誠意篤」感染,出山扶明,「由布衣而登大僚」。對於有過「受招元朝」污點之嫌的宋濂,朱元璋也表現了「不以前過為過」的誠摯態度,如此寬容與日後的特務行徑判若兩人。

投入到「明主朱元璋」懷抱後的宋濂意氣風發、躊躇滿志,文才得到了充分發揮,大明重要文告,大都出於他的手筆,號稱「開國文臣之首」。

然而,美好的君臣時光短暫得如同夏花。「明主朱元璋」在成為開國皇帝之後,因為總擔心懷疑別人奪位,所以心胸變得不再寬廣。相互信任的君臣關係遂不復存在,而「窺視癖」卻與他的權力慾連體瘋長,晚年的宋濂,被判若兩人的朱元璋的特務政策整得灰頭土臉噤若寒蟬。連吃什麼飯都要如實匯報給皇帝,宋濂的日子怎麼熬下去?

終於,這個人才得到了最後的解脫。胡惟庸案件發生後,朱元璋再度將「隱私揭露戰」發動得轟轟烈烈無限擴大,於是,宋濂也被「挖」了出來、被人「舉報」為胡黨餘孽。朱元璋派特務拿宋,七十多歲的宋濂,驚嚇過度,不久就死了。

宋濂死於朱元璋「隱私揭露戰」,朱元璋的毀人遊戲連那麼一個老實巴交的老文人也不放過,可見其他個性人才就更不能久存了。無論這個朱洪武為統一江山做出了多麼傑出的貢獻,但就他建大明國後的一系列「窺視癖」般的毀人遊戲而言,他是人才的巨大毀滅者。

朱和尚的「隱私揭露戰」等於在大庭廣眾下剝光了下屬的衣服,被剝光衣服的人,倘若是奴才,羞恥心尚不大緊,但如果是人才,他的尊嚴和進取心夫復何存?

覆巢之下,豈有完卵?絕對「零隱私」,哪有人才的活氣?朱元璋在建立大明國前,以少見的寬宏大量、從善如流聚斂了天下奇才,然而建國後,他用「零隱私」的特務政策,又一個個將他們毀掉,導致隨後的建文時期人才凋零,青黃不接,終被謀逆藩王取代。即便是以建文帝的眼光觀之,爺爺之揭露隱私毀人遊戲,亦罪莫大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