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青到底有多難侍奉?(圖)

2010-12-03 20:54 作者:石不易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江青

江青特殊,是因為她的身份特殊。特殊的身份,使她認為應該享受特殊的待遇。

她喜歡熬夜,即使睡覺也需要藉助安眠藥。她每天要到下午1點左右才能醒來。她起床的時候,只需要按下電鈴,就會有護士幫助她漱口、吃麥片粥,然後又幫他換上另一件睡袍,扶她去大小便、洗手、洗臉。

給江青穿衣服時,她可謂「懶」到極致,甚至連腳都不願抬一下。比如穿鞋襪,穿快了,她說護士動作粗暴,沒有對她付出溫柔感情;穿慢了,她又會說護士在磨洋工,是在用軟刀子殺人,在消遣她。

穿完衣服後,江青便去自己的辦公室批閱文件。她的辦公室很大,也很豪華,但她工作的時間多則一個小時,少則幾分鐘。很顯然,她真正的興趣並不在此,她擅長騎馬,喜歡開車,有時也打打撲克牌,或者看電影。她看電影的時候通常需要電影界的導演、攝影師、燈光以及著名演員陪著看。如果是外國原生電影,當然還需要去請一些外語翻譯。

江青吃飯很挑剔,她喜歡清淡,不喜歡用骨頭湯炒菜、燒湯,吃雞蛋只吃蛋清,吃雛雞隻要半斤的,芹菜要抽掉筋,豌豆要剝去皮,綠荳芽要掐掉頭和尾。除了吃中餐,她還喜歡吃西餐,但多為一些點心。1956年,江青去莫斯科看病,因吃不慣蘇聯的飯菜,就讓人從北京空運了很多活魚、香蕉、蘋果、茄子、西紅柿和其他新鮮蔬菜。

她有時會吃一些水果,如蘋果,但必須是那種切成長條用溫水浸泡的到度適合時才吃。這還不算,就連她喝水也有很嚴格的要求,不能涼,也不能燙。有一次她要水喝有點急,水溫稍微高了些,她便說護士是估計燙她,並把水杯摔個粉碎。

江青有很多衣服,各種樣式的,光大衣她就有長的、短的、中的、單的、夾的、棉的、便衣和軍用的等等。因為容易出虛汗,她的內衣更多,只要覺得身上稍有汗漬就要求立即換掉,每天要換幾次,不論季節。

在換內衣時,還需要用毛巾擦乾她的身子,擦的時候必須輕重有緻,因此光供她使用的毛巾就足足有上百條。而無論江青走到哪裡,護士總是背著一個大包,裡面裝的全都是備換的衣服和毛巾。

有時心血來潮江青會去中南海游泳池游泳,只要她說去,池裡的水要全天用煤氣鍋爐加溫。下面的人雖然不知她什麼時候去,但還是要不停地加溫。一次,游泳池的水連續加溫一個多月了,她的秘書就壯著膽子問她還去不去,如果不去就通知他們停止加溫。江青聽後回覆說:「我去不去,由我自己決定,關你什麼事?你一個小芝麻粒的幹部,竟敢干涉我的生活,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

二 江青有四怕。

一是怕風。她經常對工作人員講: 「室內的風可厲害了,針大的孔,斗大的風,風對我是殺人不見血的刀子,它究竟是一把軟刀子還是一把硬刀子,你們是知道的。你們如果不能給我解決風的問題,就是沒有盡到保護我的責任,就是對我沒有階級感情。」

她經常命令人在她屋裡找風源,找不到她就說你對她不忠,是在故意捉弄她。為了證明屋內有風,她有時讓人點燃一支香菸,然後她屏住呼吸,睜大眼睛仔細觀察煙往哪個地方飄動。往東飄她就說風源在西邊,往西飄她就說風源在東邊,然後讓人立即採取措施。如果煙是筆直的往上飄,但她還是感覺有風,就會非常緊張,突然冒出一句:「這裡有鬼了。」

因為怕風,江青外出散步的時,無論什麼季節,她都會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而她的身後,也會有一輛小轎車緊跟著,只要她一說有風,汽車立即開過去讓她躲進去。

二是怕聲。江青怕聲是出了名的,與她居住不遠的張春橋、姚文元都知道她怕聲,從來沒有從樓內發出過響聲。儘管這樣,她還是把房子的窗子和門都密封的嚴嚴實實,防止有聲音傳進來。倘若外面有什麼風吹草動,她就會覺得非常恐怖,甚至用手摀住兩隻耳朵。她經常讓工作人員專門為她轟鳥、趕蟬、打樹葉、砍竹子。

三是怕熱。江青所居住的房子,無論南方還是北方,都是冬有暖氣,夏有空調。她要求四季室內的溫度要控制在冬天21.5攝氏度,夏天26攝氏度。可即使工作人員按照她的要求調好室內溫度,她有時也不能適應,經常說:「溫度表不能說明問題,我的感覺才能說明問題。」

這個時候她通常會親自去看溫度計。她感覺熱時,就從下往上看,感覺冷時便從上往下看,這一上一下視覺溫差就相差兩三度。而江青的目的就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感覺是正確的,溫度計是「假的」,然後便把溫度計摔個粉碎,拂袖而去,只留下工作人員滿臉的驚愕。

除了上面的三怕,江青還怕光。她白天看文件的時候,為了防止陽光射進屋內,就讓工作人員把三層窗簾全都拉得密不透光,自己一個人在蓋著一塊黑布的落地燈光下工作。

因為怕光,所以江青在全國各地所居住的房間光線都很暗。尤其是上海的房間,燈光、屋頂、牆壁和地板等經過顏色的調配,使裡面即使打開燈也會讓人感覺害怕。但是江青卻覺得正合適。

其實,江青的這「四怕」與其說是一種病,倒不如說是心理在其作用。當然,心理作用到了一定程度,最後也就是一種病,一種變態的病。而江青把這種病發揮到了極致。

江青的難侍候還不光表現在她的一些生活習慣上,在其的性格上也有很深的體現。江青是屬於那種想了就干,干了再想的人。

1970年北京冬天的一個雪夜,江青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在海南島。那裡沒有北京的酷寒,溫暖如春,遍地鮮花。她醒來後向護士講述了這個夢後,立即叫人請示毛主席,並報告周總理給她安排專機,要求下午就到海南島。

工作人員因為沒有準備,需要帶的東西又太多,就勸她明天出發,但她執意下午必須到達海南島。最後實在沒有辦法,只好告訴了周總理。

總理對她說:「我中午通知空軍準備飛機,你下午就要走,連檢查飛機的時間都沒有,在飛機安全上沒有把握。為了保證你的安全,還是明天動身的好。」江青聽了總理的話感覺安全確實重要才沒有繼續堅持。

這還不算誇張的,雷人的事情還多著呢。1969年6月,江青在上海了一段時間感覺沒意思,就想去杭州南京去溜躂。上海離這兩個城市的距離都不算遠,但江青還是下令從北京調去專列。調專列也就罷了,但問題是當專列到了上海後,她又改變了主意,不去杭州、南京了,又將車放回。果然是玩的就是心跳啊。

上面調的是專列,但和接下來的事相比就是小巫見大巫了。1971的一天,江青突發奇想,想要在釣魚臺種植茶樹。理由很簡單,一是可以用採茶來消遣,二是採的茶可供給中南海、大會堂、釣魚臺和京西賓館。她說:「中央領導人經常活動的這4個地方,喝茶的問題我全包了。」

說幹就幹,很快她就命令空軍派了4架大型運輸機,從杭州運來品種上等的茶樹,並從浙江調來幾名茶農精心管理。但由於氣候原因,不到一年,那些名貴茶樹就枯萎了,她只好又叫空運用飛機把茶樹運回杭州。

為了滿足自己的私人消遣,最後居然動用軍用飛機,這種事情在全世界怕也是絕無僅有的。但江青向世人證明她能做到,可惜我們現在回頭看看實在是高興不起來,因為頃全國之力侍候一個人的成本太大了。

但願江青和她所經歷的這段歷史是不能複製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