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亞運會的裁判

2010-11-21 13:18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廣州亞運會至今最大的新聞當屬跆拳道比賽女子49公斤以下級1/8決賽,中華臺北選手楊淑君對陣越南選手武氏厚。在9比0領先的情況下,楊淑君因為所穿襪子出現了問題,而被取消比賽資格,這一判罰引發巨大爭議。17日晚些時候,楊淑君也宣布永久退役。

被取消比賽資格後,楊淑君久久不願離開賽場,教練也衝入賽場拒絕離開,抗議裁判對她的判罰。來自臺灣的媒體記者也集體退席以示抗議。

賽後的官方新聞發布會上,韓國籍世界跆拳道聯盟秘書長梁振錫宣稱,因為在楊淑君的電子襪中發現了違規的感應器,運動員被取消了比賽資格。梁振錫介紹,根據跆拳道的比賽規則,感應器應該是放在電子襪裡面,已經安裝好,而不是自行安裝的。每個腳套有一個感應器,放在腳跟後面,作為得分的感應設備。而楊淑君的電子襪中發現在腳後跟部位又各有一個違規的感應器,這樣自行安裝的感應器更有利於得分,對於其他運動員是非常不公平的。

如此解釋很明顯,楊淑君屬違規作弊理當被罰。但事實上還有隱情,否則事實確鑿,也不會出現如此大的爭議了。

據悉,生產跆拳道感測器襪子的兩個國家是韓國和西班牙,而現在世界跆拳道聯合會和亞洲跆拳道聯合會都由韓國人掌控,畢竟跆拳道起源於韓國。在這次廣州亞運會前,亞跆聯規定運動員必須穿韓國供應商生產的感測器襪子,因為這是指定產品。這種類型的襪子分為舊款和新款,這個品牌的新款襪子本身並無問題,但在產品說明書上,卻要求使用者再在襪子後部裝兩個感測器以加強敏感度,「完全按照說明書要求的方法來操作,也經過了檢錄和裁判員的檢查,但最後發生的事件讓我們根本想不到,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我們被取消了比賽資格。」中華臺北隊相關人士表示說。

廣州亞運會的裁判問題還不只發生在中華臺北隊身上。日本媒體《東京新聞》也以「規則對中國似乎無用」為內容報導了相關裁判問題。比如16日的籐球比賽,賽前組委會突然宣布「所有裁判員都來自中國」。這招致了馬來西亞隊的強烈不滿,因為他們的首個對手就是中國隊。結果,中國隊在這樣的背景下贏得了一局。馬來西亞的一名官員說:「他們什麼都想贏。」

再比如13日的體育舞蹈比賽,中國選手每場都排在最後一組出場,顯然這會有更多的印象分從而佔有優勢。結果,中國贏得了當天全部5個項目的冠軍。面對這種情況,日本隊的官員只有苦笑。

觀眾們的助威更甚。在游泳賽場,助威的大鼓本來被禁止帶入賽場。每當中國運動員出場時,看台上的鼓聲卻響成一片。不知道那是如何通過安檢的。

乒乓球比賽場上,則已經分不清觀眾與工作人員。志願者們在看臺的最前面引領觀眾鼓掌助威,並大聲喊著「中國最棒」。這種平時在國外幾乎「不可能」發生的場景令經驗最豐富的外國記者也不禁搖頭。

堂堂亞運會,屬國際奧委會旗下的正式比賽,何以出現如此多不可思議的情況?比賽的權威何在?在本屆亞運會開賽前,中國代表團官員表示「作為東道主要表現出主人的熱情,支持所有的運動員,而不要只關心金牌」,但現在的問題在於,不僅是東道主的觀眾只關心中國運動員,東道主的官員似乎更甚。否則何以出現有中國隊參加的比賽,全部由中國裁判執法?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也許組織者知道籐球比賽無人關注,否則在其他比賽中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情況。比賽的公平何以體現?中國隊滿足了自己獲勝、奪金的願望,對於其他國家的隊員呢?他們同樣為比賽努力訓練刻苦奮鬥數年之久,卻不能獲得公正的待遇。

羽毛球等中國隊的優勢項目,也屢次出現明顯的誤判。體操等打分項目偏向東道主就更不用說了。這些也屬於「國際慣例」。可問題是,中國隊在亞運會上,其實不需要裁判幫忙,光明正大,也必然會是鐵定的金牌榜第一。何必如此授人以柄,勝之不武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