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吸納流動性的「最佳水庫」是黃金

2010-11-16 15:22 作者:張庭賓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加息、提高存款準備金率是「割肉飼鷹」

繼2008年10月後,中國能否第二次改變全球金融市場趨勢呢?

在10月19日中國加息後,11月10日,中國再次上調存款準備金率,不僅國內市場風聲鶴唳,國際金融市場也風雲變色。

上週五,A股上證指數收盤2985點,自11月11日的高點跌去了6.34%,週五一路潰敗,大跌5.16%。11~12日,全球主要股市普跌。受到衝擊最大的是大宗商品。從11日高點到12日收盤,黃金跌3.45%,原油指數跌3.92%,倫銅指數跌4.45%,棉花指數跌6.38%,玉米指數跌6.85%,糖11月指數更是狂跌了21.9%。

這表明中國對農產品暴漲的反擊已初見成效。10月底,30萬噸臨時存儲食用油和21萬噸儲備糖被拋儲。11月8日,多部委正聯合制定相關的價格控漲措施。11月10日,央行再次提高存款準備金率0.5%。從增加市場供給,到價格管制,到收縮貨幣流動性,反擊可謂「三箭齊發」。

接下來的問題是,中國是否有決心、有能力繼續調控農產品和房價?這一次調控的性質和目的是什麼?這一輪調控有可能成為中國經濟的轉折點嗎?會成為中國改變全球金融市場趨勢的第二個拐點嗎?上一個拐點是在2008年10月份的四萬億救市。

這一次加息和再次提高存款準備金率的主要目標不是股市。排在第一位的是農產品暴漲,中國超過13億人口,吃飯問題是最大的經濟社會和政治問題。過去幾個月,國際農產品價格飛漲,正嚴峻挑戰中國的底線;第二位的是房地產泡沫,它是唯一能夠導致中國像日本那樣失去20年的泡沫,李克強副總理今年來已再三表明瞭對控制房價的強硬態度。而目前的股價上下兩可,不會構成影響決策的重要因素。

對於經濟基本面的影響會成為決策考慮的因素。而十七屆五中全會上確定的「十二五」規劃的基調:經濟結構調整,會給調控更足的底氣,因為加息和提高存款準備金率會加快優勝劣汰,推進結構調整。但是其副作用將相當明顯,即在基層金融服務嚴重缺位的現狀下,中小企業的生存將變得更加困難,如果像2008年二、三季度那樣出現大規模倒閉和失業的情況,會動搖調控的意志。

此次調控,就國際環境而言,有其對沖發達國家流動性氾濫的必然性。美國採取第二輪量化寬鬆政策,流動性氾濫,湧向中國等新興市場國家;而歐洲又新發生愛爾蘭危機,12月份西班牙、葡萄牙不排除還會出問題,也需要歐洲央行的救助,其救助的方式也只能是注入更多的流動性;日本和英國的財政債務壓力越來越大,也勢必採取更氾濫的貨幣政策。至少在2012年美國國債到期高峰之前,發達國家更氾濫的貨幣政策趨勢不會改變。

現在世界的首要問題是,這些滔滔洪水能向哪裡引,能蓄水到哪裡?發達國家金融機構現在連信貸都很難發出去,更別談再創造什麼新的金融衍生品來吸納蓄水。它們只能通過貨幣貶值和零利率將洪水向新興市場引。對它們最有利的情況是,新興市場國家被虛假繁榮沖昏了頭腦,大搞股市、樓市泡沫,盛極而衰,泡沫破滅,而發達國家渡過難關後,熱錢倒捲而去,新興市場國家將重蹈亞洲金融危機的覆轍。不過,這一輪它們如願以償的概率大大降低,各主要新興市場國家對熱錢都已相當警惕。

另一個方向是引入大宗商品和農產品上,這對於資源優勢國家非常有利,比如最大農產品生產儲備國的美國和礦產資源豐富的澳大利亞,但中國將是最大的輸家。中國此輪調控的本質就是要扭轉(至少是阻擊)這一流動的方向。而中國進行主動的經濟結構調整,提高資源使用效率,可以對國際熱錢炒作「中國需求」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

但中國面臨的挑戰並不那麼簡單,特別是在人民幣被外部壓力升值,國際熱錢繼續湧入中國的情況下。真正的結構調整可以對石油、銅、鐵礦石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但農產品問題相對更難解決,它是一種剛性需求,經濟蕭條會讓大眾取消購買液晶電視,入不敷出會讓他們減少買衣服,如果真到縮減吃肉的開支,那麼經濟將相當糟糕了。除非中國有足夠多糧食儲備供給民眾並給予補貼,熱錢不會輕易放棄對農產品的炒作。

原材料價格下跌對實體經濟有利,但是人民幣升值和加息對企業經營不利,相對而言,發行央票和提高存款準備金率副作用較小。然而,央行也要為巨額央票和存款準備金率支付利息。打個比方,人民幣升值和加息,就如同割中國的「肉」(中美息差及升值幅度收益)——來飼美國的「鷹」(國際熱錢),會讓中國經濟越來越弱;而發行央票和提高存款準備金率,就如同中國央行出工出力替美聯儲筑了水庫蓄水並付看管費——不是存車者付錢,而是看車人付錢,實在不是一個好生意。

這就是全球的現實,發達國家都在打開水龍頭,而新興市場國家都想或正在筑水壩,或者建個堰塞湖水庫將水圈在其中。

有趣的是,各國都有意無意地忘記了一個天然吸收流動性的工具——這就是實物黃金。如果中國人購買了1000噸的實物黃金,那將收縮約11730億元人民幣流動性[441億美元(以每盎司1368美元計)×6.65(美元與人民幣匯率)×4(貨幣乘數)],相當於提高了1.67%的存款準備金率。

這時候,黃金的低實用性成了它的優勢,既不會因為其價格上漲而造成中國人吃飯問題,也不會對實體經濟造成嚴重危害,也不會因為存儲實物黃金而使央行或金融機構支付利息——因為黃金是零利率——而將其成本轉嫁到企業身上。這樣,中國就可以以黃金的零利率來對付美元的零利率。

最妙的是,中國官方、金融機構和民間大量增加黃金儲備,可以形成對沖紙幣主權債務危機、美元惡性通貨膨脹的制衡工具。即當美元真的失去了舊的貨幣信用之時,很可能只有黃金能夠重建新的貨幣信用。

因此,無論是中國還是其他新興市場國家,無論是各國金融機構或者國民,他們遲早將發現——黃金是對沖國際信用貨幣流動性氾濫副作用最少的蓄水池。

現在就做出判斷——中國調控將成為國際金融市場拐點為時尚早,在這一很可能會繼續加強的調控中,礦產品受的影響較大,農產品其次,短期利空黃金,中長期利好黃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