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任志強:今年政策注定短命

2010-11-15 14:57 作者:黃燁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每家媒體都想約任志強的專訪,但這是不可能的。」11月12日,還沒見到傳說中的「大嘴」任志強,記者就吃到了主辦方給記者的「閉門羹」,「任總他實在太忙了,也太受歡迎了」。

當然,任志強給人印象最深刻的不僅是他來去匆匆的身影,更有他在上海交通大學海外教育學院舉辦的名為《新政下的中國房地產》講座中,留下的一系列幽默直白、發人深省的問答。

「今年政策注定短命」

「沒想到今天來的人這麼多。這可能有兩種情況,一是需要找罵人的發泄對象,二是要問這個時候該不該買房。」任志強以一席幽默的開場白開始了主題演講。

任志強首先談到了今年以來我國出臺的一系列房地產新政。除「新國十條」和「新國五條」外,不少城市還出臺了「一刀切」的限購令,並在信貸、土地等方面多管齊下。

對此,任志強認為,新舊政策相比較,信貸政策的限制量、稅收、監管等諸多政策均已發生顯著變化。「政府管得越來越多,越來越細,不僅管‘結婚證’,還管‘睡覺姿勢’和‘床單顏色’。」他反問:「不知道管這麼多還要不要市場?」

事實上,此前就已有專家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質疑樓市調控「行政色彩過濃,不一定能達到預計效果」。任志強則認為,「目前政府以價格為目標的調控,不僅可能削弱市場機制,還會削弱金融體系,中國金融目前已無法由銀行來發揮經濟效益。」

任志強更擔心,目前抑制需求的調控政策不能真正解決問題,只是大大提高了進入樓市的門檻,「如果皮球的氣沒有放掉,你卻按到水裡,可以按多久?就算按再久,最終也會浮起來。我們現在就是這樣的困境。我還想問,今年的政策之後,明年和後年怎麼辦?」

「其實,如果你們仔細觀察,不少政策都標明著‘暫定’。」任志強說,「在樓市平穩之後,‘暫定’的政策或許就都沒了。從經驗上看,從2003年開始的每個調控政策,沒有一個措施超過一年。所以,今年政策注定都是‘短命’的。」

「開發商就是驢」

任志強還不忘為開發商正名。「蒙牛與伊利互相攻擊,QQ與360打得你死我活。但房地產企業卻沒有出現這種現象。」任志強說,房地產是特殊行業,競爭遠不如企業之間的相互學習重要,「假如有一個企業開新盤,至少會有50多家企業前去祝賀。我們房地產行業非常團結」。

但人們更關心,為什麼開發商屢屢出現囤地行為?為什麼開發商不好好執行國家政策?為什麼部分開發商參與過強拆行為?對此,任志強直言,「國家政策,哪個開發商不敢執行?很多問題,開發商是被誤解的,因為有些問題是地方政府說了算。是他們決定批這個項目給你,還是不批這個項目給你。」

「開發商就是驢,需要的時候就被提溜出來。不需要的時候,就藏起來,或打壓你。」任志強稱,「以北京為例,北京是全世界地鐵最便宜的城市,每年都需要給相關部門196億元的補貼,這麼多補貼,幾乎全部都是從土地收益中來的。換種說法,富人正在用高房價、地產商正在用高地價為城市的基礎設施提供服務。」

此外,任志強還提出,我國比較合理的住房體系是「60%至70%是市場化住房,20%至30%是市場化租賃房,5%至10%為廉租房等保障住房」。其中,對於界定為窮人的人來說,國家應該考慮為其「居者有其所」,而不是「居者有其屋」,且「窮人應首先通過廉租房等保障性住房解決住房問題」。而任志強再次強調,商品房並不是為「窮人準備」的。

「房產稅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房產稅是今年的熱門話題。從今年3月底從重慶傳出開徵傳聞以來,深圳、上海等城市相繼被傳出可能會進行房產稅試點。對此,任志強說,「幾乎沒有哪個發展中國家對房產征這麼重的稅。我們的土地使用權是70年,使用完後還會繳納一筆費用延期使用這塊土地。這方面的稅都繳了,為什麼還要再繳房產稅呢?」

「同時,從抑制房價上說,靠房產稅抵制房價上漲只能是暫時之舉。而前期調查、評估工作十分複雜,專業評估人員也有限。此外,與徵收房產稅的國家相比,中國並沒有相應的配套措施、完善法律和法治體系的保障。」任志強說,「這些因素雜糅在一起,房產稅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